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九章 锋芒

  “呼,终于是完了!”
  等一试学生们都走了,主考们也终于卸下严肃的面具,露出放松的一面。
  “这人真是越来越多了,诶,可得跟领导们说一下,我觉得明年要是和今年一样,我建议分两天至少啊。”张主考上来就开玩笑:“不然啊,今天中午就吃个饭,感觉着也吃不安宁。”
  “我觉得明年可不止这么点,现在这个市场啊,以后会越来越多的。”其他人有不同意见,确实人民生活不断变好之后,文娱生活开始多了起来,市场在不断变好。所以这位主考最后总结:“所以啊,未来几年内应该会有一波上升期。”
  这个趋势大家是都认同的,至于年限都说不好。有觉得未来四五年就行的,这群学生说不定刚好一出来赶上;有的觉得七八年吧,发展那又那么迅速的;有的觉得怎么也要小十年,国内市场起来是起来了,但是乡港那边,基本上是压住了内地呢。
  这一下子,提到港台的事情,大家都有点也不说别扭,总之不自在。基本上差距是真的,被压着也是不太舒服。
  总之有人转移话题:
  “对了,今天这些学生你们最看好谁啊,我就记得有个叫林浩的不错。形象气质好,看起来挺沉稳,可塑性也很强,是个好苗子。”
  “确实还不错,一看就有明星相。关键这孩子不怯场,大气,能压住场子,他上台了底下人都安静了。对了,他是不是有演过什么了?”
  “还真没有,我看资料的时候都给我吓了一跳...”
  ...
  并不知道自己成为谈资的林浩,回去以后就抓紧排练自己的藏族舞。
  因为二试之后,接着就是三试了。
  而为什么选藏舞...这件事情主要来自于有一次朋友带着他跳锅庄的时候,说他跳得不错。于是现在他就找了这方面的老师,老师觉得他条件也不错,就是没有训练过,所以那段时间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训练。
  就说有一次,老师有事出差去了,没监督他练功。两周回来后,一次都没练的林浩,撕腿的过程...
  都是泪。
  但有一句话叫有所劳就有所得,训练辛苦了,但是成果还是不错的。就这半年肯定也是到不了什么专业水平,但至少有那味了,单练这一个舞,怎么也出了点功效。
  按照老师的编舞来说,这一段是丰收的欢快庆祝。舞蹈动作大开大合,有非常有力的部分,也有相对比较跳跃的片段,总之舞蹈动作上是很强壮的感觉。
  当然还有欢庆,这就少不了各种跳跃,还有跳全场的这种。一场下来,一开始还是累的不行,现在好些了,但也不轻松。
  按照老师的说法,你要真跳下来轻轻松松,那就绝对是没有把力气用足,再来!
  而除了抓重点舞蹈之外,其余的也没落下,总之这两天还是总复习了一遍,而后就看现场发挥了。
  ...
  时间并不长,两天后就出榜了。
  看榜这天,许魏陪着林浩来了。说是专辑进展并不顺利,可能又要开始慢慢弄了。
  是的,虽然给田震写的《执著》红了,刚开始两三个月有很多应酬,但归根结底都是找他邀歌的。而他自己又想出专辑,所以他前段时间固然忙碌,但这阵子已经降温了。
  随之而来的少量商演也没了,他用钱大手大脚,林浩估摸着他过不久又要回归一穷二白。不过今天显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现在也不是这个时机。
  许魏自己红了一首歌,得意着呢,说话也开始大套了。戴着个墨镜就拉着林浩往前凑,结果一眼就看见第一名旁边写着的就是“林浩”两个字。
  “可以啊!第一名啊!”
  “...”林浩有些蛋疼,不是说好了不管怎么样都低调处理么。
  结果就是这一吼,周围的人全都投来了各种目光。惊奇的有,白眼的有,羡慕的也有,总之一下子成为了人群的焦点。而显然许魏还是蛮享受这一点的,还打算继续嚷嚷什么,就被林浩拖走了。
  “诶诶诶,干嘛了,拿第一还不乐呵乐呵?”
  “...说好了低调处理的。”
  林浩心里还是有些不爽。许魏这红了一波后,朋友交了不少,小弟认了不少,现在都开始做出一副老大哥的姿态,这让他很是有些不爽。
  不是别的,他是独生子女,还真就没有多喜欢除了父母外的别人管自己。当然了,他可能心里始终有一种“我知道未来,我和你们不一样”的优越感之类。
  不太能容许没那么厉害的人教训自己
  “那...也没什么嘛,不说就不说了。”许魏也似乎想起了什么,觉得有些扫兴,便问道:“然后呢?这就算考上了?”
  “还有二试三试,明天二试,考朗诵和即兴表演。”
  “朗诵?上次不是考过么?”
  “上次是自己准备的,这次应该是抽选散文朗诵。”林浩答道。
  啧,有些没趣。许魏又开始觉得,还是和自己那帮哥们一起玩最好,和小孩子说不到一块去。
  ...
  次日,校园里依旧是人不少,但相比最开始还是好了很多。
  林浩分到了第三组的第三号,而他初试认识的几个人也都进了。不够这也不奇怪,他凑过去聊了会天,开了会玩笑,章紫衣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很放松,笑笑闹闹的。
  胡静也比一开始放松了一些,大概是因为第二次考了?不知道。
  这次他没有和认识的人分到一组,倒是在人群中见到了秦海路。并不好认,不是每个人都像小燕子和何炯一样,没怎么长变的。只是他这般到处打量的动作终究还是惹恼了别人,有女生还直接回了他一个白眼。
  林浩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地等到和同小组进去了。进考场,因为先是考朗诵。于是抽题,一分钟的时间准备,然后朗诵。
  林浩运气比较好,抽到的是《背影》...
  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
  咳咳,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了,而是因为这是国内的文章。这次的朗诵可不只是国内的,还有国外的,你要把国外的朗诵的考官们满意,那可不好拿捏。
  就像是艾米莉·狄金森的《篱笆那边》
  篱笆那边
  有草莓一颗
  我知道,如果我愿
  我可以爬过
  草莓,真甜!
  嗯...当时林浩学这个的时候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觉着这是啥玩意?直到他长大了,读了英文的原版,才知道人家押的韵,以及翻译成中文真的有时候也会差了点意思。
  ...
  一分钟很紧张,但时间到了就要开始。
  前两个人表现一般,但没有了初试时那种奇葩错误了。
  等到林浩准备好起身,现场顿时响起一片窃窃私语。看样子,确实那天有不少人在现场看见了他。而考官们也是期待满满的样子,该抬头就抬头,搞的林浩自己还有点紧张。
  “3号,林浩,朗诵《背影》节选。”
  “我说道:‘爸爸,你走吧。’他往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虽然是后来这一句被赋有一些搞笑的意味,但是在现在,这绝对是很感人的一篇散文。而这节选也是非常有难度的一段,就在这一段前面的铺垫已经过了,正是点名主题的部分。
  这一段的语言平实简洁,偏偏情绪却不是那么简单,又要从中表现出自己的深情和怀念,但同样又不能超出生活的范畴。
  “...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读到这里,林浩的情绪终于是到达了最佳。
  点头,主考席上相互对了下眼神,这个第一给的不错。其中有两场都在的,所以如果说第一次是上面的情感收住,不超过一个度;那这次,就是下面的情感也收住,不低于一个度。
  “他和我走到车上,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轻松似的。过一会儿说:‘我走了,到那边来信!’”
  “我望着他走出去。他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边没人。’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了,我的眼泪又来了。”
  “谢谢老师,我的朗诵完毕。”
  好吧,随着最后两句落下,考官们也打分完毕。这两句情绪的转换很自然,可以说清淡质朴,却情真味浓。从依恋和惆怅的告别,到真正离去之后,独自一人心头的情感再度涌起。
  就连经历过第一次的考官都不敢信,他初试的时候,居然挑了一篇没有特别发挥他功底的。所以现场居然没人应答,而是把林浩晾在那,开始了眼神交流。
  ...
  “你给他选的?”有人眼神问张老师。
  张老师维维摊手:“不是我,我不知道。”
  咳咳,当然也不是真的完全不知道。这小孩有自己的想法,说是初试表现得还不错就行,到复试的时候给老师进一步惊喜,表示我还能更好,最后三试的时候就比较稳。
  张老师也不好直说,说你这个水平基本上我们都是要了的,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心理在,所以就由得他来了。
  只是看见其他几位老师闪闪发光的眼神,包括这一届的班主任常老师...
  得,都忘了这点,要坏事了。
  这几个老师,可能要压他一压了。这孩子表现太好,锋芒太盛,以这些老师的风格,这种学生肯定是要特别打压一番的。
  果然,下一刻余老师还开口点评了:“你这段朗诵会的时候,犯了大大小小好几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