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五十一章 久别重逢

  许魏没想到的是,今天就出门交了个水电费,回来开门第一眼看到了林浩。
  是的,哪怕就是个背影,他也一眼就认出来了。毕竟两人也在一起住了那么久,说认错是不可能的。
  “林浩?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
  林浩走过来拥抱了一下许魏,才道:“胖了嘛,啧,早就听说你们这边吃面食吃得多,果然回来了就胖了啊!”
  “去你的。”
  听到这熟悉的调侃,许魏条件反射般回嘴,然后也是脸上久违地挂上了笑意:“你们应该还没放假吧,怎么过来了。”
  “拍戏。”林浩扯了个谎:“回来的时候路过西安,顺便玩两天再回去。请的假还有好几天呢,不着急。”
  “拍戏了?什么时候播?”
  许魏一下子就想起当时他问林浩,什么时候才能拍戏,林浩说还有一阵子呢。只是没想到啊,时间过得这么快。一晃眼,他离开京城已经一年多了,离开以前在那租的房子已经两年多了。
  “是啊,就是那个导演吧...总之感觉不一定能上电影院。”林浩摊摊手,然后转过头看向冰箱:
  “有吃的吗?我还没吃饭呢,好饿啊。”
  “有!不过没什么好吃的,就是些...”
  “有就成!”
  ...
  一阵忙活,许魏试图给林浩煎个鸡蛋下个面条,当然最后结果是林浩自己来的。
  “煎鸡蛋之前,在锅里倒一点油。烧热了再打鸡蛋,鸡蛋就不会粘锅了啊。”林浩熟练地拿着鸡蛋一磕,然后单手打蛋,并且装作若无其事地用筷子夹出碎蛋壳。
  淦!还是翻车了。
  但即使是这样,也大大颠覆了林浩在许魏心中的印象。他不禁感觉久违地来了点兴趣,精神也更好了些,问道:
  “浩子,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下厨吧?”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你下厨啊,但你好像比我还惨。”林浩继续奋斗,试图把蛋翻一个面,但好像眼看着又要翻车。
  于是许魏就又想起了在京城的日子,他是没见过林浩下厨的,还以为两人都不会。不过那时候有厨师,做得都很好吃,他离开林浩家的时候其实就挺想念的。
  “诶,大功告成。”
  林浩成功地用锅铲把鸡蛋翻了个面——别高估他,颠锅什么的,不存在好吗。
  “水,接水,我想想啊,煮到水冒小泡的时候下面条,你吃多少?这么多够吗?”
  “...多了吧?”
  “我还怕你少了呢,你在京城的时候,可不只吃这么点。”
  ...
  又提到京城了。
  也是,林浩的到来,无论如何都让他想到京城。有人说京城是一个人情冷漠的城市。北漂的梦想家一旦到了北京,要么功成名就,要么狼狈从哪来到哪去。
  但无一例外,都会很快失去自我。
  所以他后来离开了京城,找回了那么些自我。而现在想起来,当时的繁华都是虚妄的,林浩算是那时候为数不多的温暖之一,但自己一次又一次推开了。
  也是,当时他一度志得意满。然而以为要大干一场的时候,红星的老板陈健添却告诉他:“你形象一般,你不像郑均那么偶像,想要把你捧红太难。”
  哈,不就是因为自己不同意公司的一些条约么?可同意这些条约,就无法坚持音乐,无法保持自己的尊严。
  他一下子就被冷落了。
  没关系,他还认识一些人,借钱自己做,但最后还是从林浩那里用借条借来了钱。于是他有些不爽,圈子里借钱不都是爽快么?
  但很快他发现周围人情也冷落了。
  住在公司提供的仅有6平米的宿舍里,他有些想家了。
  不是那个遥远的家,是那个,就在京城的那个。家里面住这一个年少老成的学生,整天教育自己,每天吃饭的时候是他最幸福的时刻。
  那天晚上,他抱着吉他在山上坐了很久,但还是没有回去——或者说,都已经搬出来了,不成功有脸回去么。
  后来《在别处》发了,业内开花业外哑炮,有点名气,但钱是没有多少的。然后,王霏请他写歌,他带着林浩见了一次偶像,把钱还给林浩,然后就离开了京城。
  ...
  回忆总是模糊的,但想起来这一路,或许自己没签约红星之前反倒是快乐的。
  他甚至有点后悔,当初为什么要一块钱把《执著》卖给田震,是不是自己也能唱红?或者是不是自己也学一点林浩的金钱观,之后都会好一点?
  不知道了。
  他看着眼前的林浩忙上忙下,终于是把面条煮的差不多。
  “软点硬点?”
  “都行。”
  “那就硬的吧,我喜欢吃硬点的。你家碗在...哦,这里,辣子,我记得你家有辣子,在哪啊?”
  一阵忙活,两碗面终于是摆在桌上了。
  热气腾腾,许魏吃了一口,竟然味道还是不错。温热的,辛辣的,还有点油。他突然有那么点感觉到一股生活气,就感觉好像突然就...活过来了。
  “诶诶,我知道了,没事,你继续忙就是,我这好着呢。”林浩接了个电话。
  “怎么了?”
  “没什么,咋样啊我做的面条,好久没做了,呼...”林浩开口问,他刚才被面条烫到了,还没吃呢。
  “挺好的,不,很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面条。”
  “嗨,一般就一般吧,而且最好吃的不该是你女朋友做得面条么?”林浩朝他挤了挤眼睛:“可别让她听到了,她一准跟你急。”
  于是许魏也笑了,林浩比以前活泼了好多了。也是,人总要慢慢成长嘛。
  “我们领证了,你可以叫她嫂子了。”
  ...
  吃完面条,林浩跑过去要洗碗。
  许魏死活不让,让这个大少爷给自己做面条也就算了,洗碗是怎么回事?所以很快,在客厅看书的林浩就听见哐啷一声,碎了个碗。
  碎碎平安吧。
  于是林浩下午就拉着许魏出门,买了一大堆生活用品。锅碗瓢盆,杂七杂八的用具。还有吃的,林浩特别奇怪的叫它们,还说可惜没有cu莓...
  那是什么?进口水果么?
  “我给钱吧。”
  “可别,你要买就不会买我这个价钱的东西了,所以这是我买的。”林浩拦住他:“我要在你这住几天,但你这的东西太次了。而且中午还打破了一个碗,拢共三个大碗,你让袁枫回来拿什么吃啊?”
  “她刚才来电话,临时有事被派遣走了,没事的。”许魏解释。
  “与我无瓜,你不可能就看着我住你家啥都没得用,也不可能赶我出去住酒店吧?”林浩说我不听我不听。
  许魏想说,确实你可以住,但他就还是没有开口。然后就笑了,还是那个大少爷嘛,只是现在的他已经看得出大手大脚的背后,是什么了。
  于是他很罕见地接受了。
  其实这段日子,郑均、也被也打电话问他:“你需要钱吗?需要就开口啊。”他说不了,然后把自己最喜欢电子吉他,去典当行给卖了。
  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拎着东西,回到家里。
  他才发现那个位置多了把吉他,而且是和自己原来一样的,刚才自己竟然都没有看见...是因为太熟悉它放在那了吧。
  一时间,许魏突然明白了一个词叫百感交集。然后这一次,他终于感觉好像一切真的又回来了。
  “诶诶诶!你要抱我也别这时候啊,你等我把东西放下来行不行,大哥很重的。”
  “好啦,我知道你很感动,但睡觉我才是二十七八你是十七八呢?不对,两三年过去了,我应该是三十,你二十了。”
  “好了好了,在门口这样很奇怪好吗!上次有人喝醉了这么抱我都害我丢了大脸,你就别给我再添点辉煌历史了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