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四十章 村子

  《我的父亲母亲》剧组是要求严格保密的。所以即使是收到张导表示章紫衣还不错的信号,即使是他知道章紫衣后来被挑出来,他也没有多嘴半句。
  这不是他的分内之事。
  所以这次聚餐并没有什么特点,或者说,或许这次聚餐以后都不会给章紫衣提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日子还是依旧照过。
  离期末考还有一个月,又是紧张刺激的时间,所以章紫衣现在最关心的,其实就是林浩给她排的戏。而素来“我办事你放心”的林浩,两天就和她一起排好了戏,然后才是他自己的戏。
  搞的章紫衣蛮不好意思,但大家也都是朋友,她每次也是积极做林浩的戏的演员。
  学生时代的情谊其实很简单。
  你对我好,我也会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努力对你好,甚至加倍的好。所以其实林浩一般情况下也蛮愿意帮助人的,现在的学生相对重生前他上学的时候,比较单纯。
  一开始他有点觉得单纯到“犯蠢”就不太好,但后来觉得“犯蠢”总比心机好。
  而刘晔,就是那个“犯蠢”的人。
  ...
  这已经是吃完饭后一周了,而胡静的消息,也算是官宣了。
  考完试之后,她就离开学校拍戏了。
  这一行为无疑让众人艳羡,甚至包括林浩本人:他是真想演戏,很久没拍戏了,更关键的是他和其他学生还不一样。
  他是已经拍戏多年,现在又在学校学习了一年多。这一年沉静下来,有了很多肉眼可见的进步。所以他现在就像是武侠人士去宗门修炼有成归来,迫不及待想下山行走一展神威。
  演员是需要舞台的,需要被更多人看见,认可,这很重要。如果只是周围同学老师看见,就是一直夸你...你也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好,还是说同学见得少,老师捧着你了。
  林浩需要机会验证。
  而刘晔则很想要机会演戏,所以临到下课,他一脸艳羡地就过来了:“还真的去了啊,她就不担心期末考试么?”
  “期末考试比以前压力小了很多了。”
  林浩无奈,但还是实话实说:“其实要不是出了停课这种事情,包括你和章紫衣,其实都不用担心这次期末。”
  不过命运也真是神奇,两位吊车尾的同学,在重生前的时空里,后来混的比那些学霸都好。
  “也是。”
  刘晔摸摸头:“希望我也有这种机会。”
  ...
  机会暂时还没有来临,大家也只能按下浮躁的心,准备期末。而直到期末考试之后,似乎也没有传出来谁接了新戏。但可以肯定的是,假期班上有心思有路数的同学,或许就要准备起来试探一下了。
  但多半也是没机会,因为这年头戏太少。中戏的学生虽然想演戏,但现在也都是拿自己当块宝,因此接触的时候最主要争取的肯定是男女主角。
  然后,有部分人会看配角了。
  不过这些和林浩关系不大了,他考试结束之后,先是去了舅舅当兵的地方,团聚了一下——因为今年过年,他不一定有空在家。然后,直接赶去了《一个都不能少》的剧组。
  对的,导演又把他征用了。
  林浩是看出来了的,毕竟难不成导演真缺他一个人?肯定不是。其实就是张导看好他,所以带着他学点东西。
  这一点他很感激。
  而如果功利一点想,就像那天林浩和周讯之前聊天提到的,周当初陈恺歌的《风月》原女主演技不过关,临时找人要去替代。周讯先是成为候选人进了剧组,后来陈导为了保险用了巩利的事情。
  周讯虽然伤心,但陈导也给了她在风月里一个小角色,并让她留下来学习。她学到了很多,陈恺歌也把她推荐给了李少红,这才有了现在她有机会和荣兴达签约,并成为主推艺人。
  才有了后面的周讯。
  因此不管是带不带功利心,他都肯定是去了。这也是林浩接这部戏的主要目的——他看中的,更多的是角色背后的隐形福利而不是单纯角色本身。
  ...
  赤诚县,泉水村。
  在一个贫困的地方拍戏是很苦的,林浩去之前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和上次探路去个几天就回宾馆的情况不一样的是,这次的艰苦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尤其是他内心还是一个在优渥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城里人。
  是的,他当天去到剧组的时候,惊了。
  因为他住的地方,是主要以一块门板铺在地面上做的一个床,安放在柴房里。而且按照剧组的工作人员讲,还有些羡慕的意思。虽说是临时弄出来的,但这是已经看在他是京城来的给的好条件了。
  毕竟剧组那么多人,统筹安排不容易。
  睡大通铺的大有人在,大通铺的问题想想就知道不少。不洗澡,呼噜,空间...想想就确实够了,林浩某种意义上,睡在这里也算是保留自己的隐私空间了。
  只是夜晚这个屋子还是有点冷,林浩也不可能未卜先知还带着被子来。他包里带着的是零食,打算分给当地孩子的糖,剧本之类以及必须的生活用品的,所以当晚他可以说没有睡着。
  刚步入98年,而这时候的贫困村,ZJK市CC县的水泉村,比他去探路的地方还要条件差不少。并且在CC县内,这样被认定为贫困村的,有四百多个。
  这个村子人均年收入两百多块钱,大多数人住的是土胚房还有窑洞。
  林浩自觉自己不是乱发善心的人,他对周边的人好,对喜欢的人好,但对待远处的人都比较冷漠。但是吧,在剧组两周,他就把所有自己打算吃的零食,还有糖果都分出去了。
  “怎么给自己不留点?”
  大概是和原生态演员讲戏的时候沟通太多,张导也比以前爱说话,且随和了很多。
  “算了,本来就不够吃。到时候没得吃了,反倒是馋了。”林浩站在台阶下摇摇头。
  于是张导笑了笑,也终于有机会做了一件事,就是摸了摸林浩的头。
  这小子问题不少,比如说硬是每天自己多少里地挑水回来洗头洗澡,但某方面讲,张导自己以及一些剧组成员也是沾了光了。这得承他的情,毕竟剧组人手有点不够。万一哪天剧组没去挑水,有时候大家就也不是很好意思多用老乡们挑来的水。
  ...
  视线移到京城,某餐厅。
  这里如果让林浩评价,那就是这一家老招牌了。菜品不错,来这里的人应该还是在吃上面有点追求。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来这里,都是开开心心吃东西的。而不算便宜的价格,不是热门就餐的时段,以及颇为寒冷的天气,让这里的人并不多。
  娄烨在这种天气里出来,更多的是因为心里有事。他在这里慢慢捻着点花生米就酒喝,然后他就终于听见上楼的声响,以及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导演。”
  “嗯,先坐会暖和暖和吧。”
  周讯知道导演状态不对,也没有多问。顺从地安静坐了一会,然后才听见导演道:“你上次说的那个林浩,能不能约他出来见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