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三十四章 蜻蜓点水

  这对林浩来说有点奇怪。
  两个按理说上午都还不认识的人,下午就找上门来,坐在一起吃火锅。而火锅,绝对是属于要好朋友才能一起吃的类型。
  曾经有人笑着说,如果自己和不熟的人吃火锅,到时候自己下的肉被不熟的人夹走了...会气死。但好在一个重生前熟悉,一个好像并不在意熟不熟悉
  周讯就在那坐着,安静地夹着毛肚往火锅里面烫几下,然后放在香油碟里蘸两下,再呼噜呼噜吃下去。
  发出这种声音肯定是很认真地在吃东西,而且她好像吃川味火锅也不喊辣。这个架势搞得好像两人本身就是好友,约好的在门口等他吃个饭一样...
  两人话都不太多,就这么默默地往火锅里面下东西,然后吃。而且周讯吃的并不少,林浩估摸着到现在差不多有一半的量是她吃的。
  “今天没吃饭呢。”
  似乎是注意到了林浩的目光,她轻声解释了一下。
  “...你早说,不应该空腹吃这么辣的。”林浩皱了皱眉,还是道:“你今晚回去,可能会拉肚子的。”
  “没关系。”对面的人眼里浮现出一点笑意,然后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毛肚挺好吃的,我能再要一份么?”
  他看着她的眼睛,叹了口气,然后招手道:“老板,再要一份毛肚!”
  “要得!”
  ...
  又是一盘毛肚上桌,老板并不在意你吃的热不热闹,反倒是有些人太大声了甚至还会被邻桌的人投诉。所以他只是快速地送上来东西:“来了!毛肚3号桌。”
  说完,又赶快去招呼别的客人。
  “诶,你个宝批龙,那是8号桌的!”
  于是周边的氛围依旧热烈,但这个小角落的空气就又安静了下来,直到这份毛肚结束。
  “吃饱了么?”
  林浩看她停下了筷子,便问道。
  周讯点点头,道:“吃饱了。”
  然后才恢复正常状态,轻声道:“今天谢谢你了。”
  她今天和男友窦鹏一起去看许魏,结果出来的时候,又因为一间小事情吵了起来。其实她和他都知道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而争吵,而是因为两人之间横贯着一个巨大的矛盾。
  周讯的事业开始有起色了。
  四年来,事业终于是变好了,她被人看上了要签公司。然后接下来,她就要接好多戏,而窦鹏不想要她接那么多戏。
  两人都很坚持,所以谈不拢。
  于是这些日子哪怕在一起,也是矛盾不断。直到今天中午,窦鹏吵完架扔下她一个人走了。她身上没带钱,也没吃饭,就剩了一包烟。
  你知道没吃饭心里是很烦躁的,在门口抽完了这这包烟的最后一根,他也没回来。于是就刚好遇见个也是许魏朋友的人,她就借来了电话,说了分手。
  但窦鹏似乎,比她还要干脆地答应了。
  分手是她提的,似乎很是潇洒,接着她就感觉后悔。这是一段四年的感情,19岁的她是跟着窦鹏一路来到京城的,年轻时候第一次这么深刻爱一个人,她以为两人以后会结婚的。
  可她不想告诉别人,又想倾诉。
  所以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人已经莫名其妙来到了中戏门口。或许,不太熟的人会好一些?
  ...
  晚上的周讯似乎跟白天的她不一样,林浩也看出来了。叹了口气,没说什么,果然还是跟着感觉走的一个人么?
  结账,出门,林浩询问了一下需不需要其他帮忙。
  周讯摇摇头就走了。
  真的就好像是,只是来找他吃一顿火锅。或者说,在周公子的眼里,这只是一件随性而为的事情?林浩就这么慢慢散步回去,愈发觉得自己不能以常人的逻辑揣测她。
  因为在学校门口看到周讯的时候,他确实有那么几分觉得,对方是有一部分冲着自己来的,尤其是她说自己分手了。毕竟林浩这种人,实在是对这件事想不到任何符合逻辑的理由。
  所以刚才在去的路上,他认真想了下:
  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感觉到了愿意试一试,然后两人是不是合适?结果一顿饭吃的风平浪静,所以事实证明,不是所有事情都是有逻辑的,不要胡乱猜测。
  更不要尝试去猜测周公子。
  或许着对她来说,只是蜻蜓点水的一次相遇罢了。而如果是真的有缘分...早晚还会再相见吧,毕竟今天实在不是什么好时机。
  ...
  熟门熟路地穿过狭窄逼仄的胡同小道,再到同样并不宽敞的学校门口,林浩慢步进入并不大的校园。
  回到宿舍,似乎周围的寝室都还算热闹,表演班几个宿舍却很安静。当然了,是因为今天常老师的事情。现在是期末期间,表演课临时停课,而这个又按照缺课处理...
  这对于这个期末就要甄别的同学来说,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我觉得,可能没去练早功应该确实是按缺课处理了。”林浩进来的时候,牛青峰坐在床上,脸上有些迷茫。
  他手里拿着一个本子,应该是开学发的学校规章记录的本子。而对面两人的脸色也不太好,不说刘晔这个学渣,就连秦昊也是有三次没去的。
  因此看到林浩进来,几人似乎找到了点希望:“浩子,你回来啦!你看看,这个出早功是不是按照缺课处理?”
  林浩有点晃神,稍稍反应了一会,才道:“按常规来说可能是,但这次人挺多的,我再去求求情,也许老师会网开一面吧。”
  是啊,再去求情看看!
  似乎是真的被安慰到,宿舍里的氛围舒缓了那么一点。只是大家也都很清楚,明天的事情说不好,所以注定今夜难以入眠了。
  ...
  周公子的到来来去像一阵风,也没留下什么联系方式,所以似乎过去了水面上也并无涟漪。林浩还是老实面对期末考试,以及班上停课这些事情。
  第二天大家就齐齐早起练功,并且下午就写好了检讨。依旧由三个没有逃过早功的人去上交,这次好歹见到了老师,但多的也没说,就让他们出去了。
  第三天众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开始一个个自己去老师那谈话,做检讨。常老师很认真负责地,一个个都聊了一遍,但停课一周的惩罚,仍旧是要继续。
  最后一周下来,心怀忐忑地接受了期末测验。然后等到测验结束,老师才让他们保证以后不会再犯,这才宣布:因为是初犯,所以这次停课不算做旷课处理。但是对于缺早功的,依旧是算作旷课。
  不少人心情忽上忽下。
  女生还好点,普遍是周六周日两次没去早功。男生这边,三次没去的都算好的,还有一次都没去的。这一学期就要甄别,不合格的就会被退学...
  但也没得改变了,学校已经网开一面了
  于是就这么忐忑的,大家各自回家,等待假期的消息。而大一的生活,就这么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