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九十八章 我来当坏人

  贾章柯是一个,没有被现实狠狠殴打过的导演。他很幸运,遇到了北野武这么一个大导演的公司,市衫尚三对他非常宽容。
  也因为第一部投资仅30万的《小武》,通过海外发行和授权放映,赚到了近500万元;进而第二部电影一开拍前他就能到手500万资金,以及极大地自主权。
  可能现在的人很难想象,一个在2000年拥有这么多投资的电影,导演会这么疯狂临场大改剧本。甚至更难以想象,一部拥有这么多投资的文艺电影,居然还会超支。
  市衫尚三反复告诉自己,要心平气和,对待年轻导演要多加以培养,但还是忍不住头疼。之前本来挺好的,回到京城以后,冬季素材的剪辑很快完成了。这已经差不多是一部电影的长度了,是八十分钟长,影片和当时在现场的想象的距离相差不大,历史感和气氛都非常的好,大家都有信心做出一部好电影来。
  当时不管是他还是余力为,都觉得很不错。并且从法国传来消息,说戛纳电影节的选片人愿意邀请影片参加当年度的电影节,当然了,必须赶在报名时间结束也就是电影节开幕一个月之前完成拍摄。
  戛纳啊,如果说一部电影商业上去参加世界三大,最好的也就是戛纳了。而且T-MARK在戛纳的人脉,相对来说冲奖还会容易些。
  谁都知道,这是件好事。
  但这时候贾章柯犹豫了。
  他不想这种倒计时一样地拍摄,这部电影需要春节的场景很多。因为没有春季的场面来调剂,影片的历史感,年代感确实很难表现。
  “所以现在不可以提前拍吗?我是说,演员这边的档期肯定越早沟通越好协调。”
  “不,还没到时间。”
  “为什么?”
  贾章柯看向窗外:“树上还没长出树叶,春天就还没来。”
  ...
  记住,这是一家北野武的公司。
  所以,忍,为了电影的质量大家也确实忍了。因为你知道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些事情而导致影片质量不佳,那确实是顾此失彼,因小失大了,所以最后大家也是同意等到春天来。
  然后终于等到树上长叶子春天来了,随之而来的不是剧组努力拍摄争取赶上戛纳,而是贾章柯的念头又变了——他重写了一个近乎全新,且量为以前三倍的剧本。
  所有人包括市衫尚三都疯了,但问题是,贾章柯已经不管不顾了。他们昨晚辛辛苦苦沟通,贾章柯就只答应删去十场戏,还是万分肉疼一个一个磨下来的。
  可这依旧远远不够。
  “我们不能放弃这次机会,也不能超支。”
  “我会凑钱的,我也不会放弃戛纳的。”
  “但这明显不可能完成这么多戏!钱不够,时间不够。”余力为有些激动:“你以为你是王家卫吗?给我玩这一套?”
  “...”贾章柯又沉默了。
  问题就卡在这了,贾章柯死猪不怕开水烫。他说从79年到九十年代,他有很多话想说,所以他要完成他的史诗。而剧组到这里不上不下,撤资没什么威胁?钱基本上全都到位了。
  而且北野武那边看好贾章柯,要求“尽最大可能保有这次合作”。乡港这边投资没那么多,只要市衫尚三不撕破脸,大家都没得玩,其他小投资商就更没有话语权——或者也不愿意因为这点钱得罪一个有潜力的导演了。
  ...
  这样的场景,余力为感觉已经发生无数次了——哪怕剧本才没改两天。他感觉自己心力憔悴,整个人气血往脑子上冲。
  这个剧组,每次开拍前都要闹这么一出?先是第一次拍换主演,然后导演和演员吵架跑路,演员又再次跑路。
  这次,直接来个大的,炸死得了。
  “滴滴~”
  院子里忽然传来汽车声,然后就是院子里急匆匆的脚步声,好几个人。呆在屋子里的人顿时精神一振,大家都知道最后的希望在哪里。
  碍于北野武不能撕破脸的市衫尚三,碍于情谊和资本不能说的余力为,碍于导演权威其实自己也没有什么权利的演员...
  都默默地数着:
  一楼了,二楼了,三楼了...来了!
  “碰!”
  门直接被推开,重重地砸在墙上,把大家都吓了一跳。进来的是林浩,他一脸看起来并没有听起来那么愤怒,却又带着那么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脸:“哦,都在啊,刚好,我希望来跟大家谈谈我的赔偿计划。”
  “啊?什么?”余力为愣住。
  “我是说,贵剧组严重违反了我与您方签订的合约,私自大量篡改剧本,导致本人无法正常与贵剧组合作。所以我想,我应该获得相应的赔偿。”
  ...
  临时改剧本这个事情在现在算是严重了。经常有一些传闻:某知名演员拿到的剧本,和进组以后拍的剧本根本不是一样的。到了剧组一看,才发现资本方捧的新人/金主捧的人/不知道哪来的人给自己加了一大堆戏,魔改。
  这是很严重的事情,他重生前段时间某个大IP就发生了,以至于已经是一线演员的赵包子都只能派人盯着一条一条地拍,全程不离开剧组。
  而林浩这边,说实话虽然现在很早期,他的意识肯定是有的。所以安乐公司,哦,也就是江治强那边的公司暂时给他管着这方面的事务,出具的合同自然是包括这方面。
  贾章柯是野路子嘛,对这种东西不在意。而且他第一部电影都是朋友,第二部也基本都是,包括现在进来看似还算平静的林浩也是朋友的朋友,所以可能真的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发生。
  大家会因为这个撕破脸。
  毕竟之前改过,林浩也是接受了。但想想这次,能是一样的吗?
  “...浩儿。”有人准备劝他。
  林浩扯过一张凳子,大马金刀地坐下:“剧本大改,我白准备了,怎么拍?这么多戏,我只签了一个月档期,怎么拍?剧组资金就这么多,时间超了怎么拍?”
  “...”
  “不说话,没关系。大家都不愿意做坏人,我来做,反正你们以后都还要和导演合作,没关系,我是恶人。咱们轻松愉快,解约吧,我这肯定是拍不完的,我必须按时去戛纳。”林浩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没事咱们合作不成买卖在,行吧?”
  ...
  屋子里所有人都傻了,谁都没想到,林浩会是这个样子地进来。
  本来他们都以为,林浩也会是走温和派的。毕竟当初觉得他是个大少爷,结果进了剧组基本算得上是任劳任怨没什么架势,要不是过年那阵看见他打电话跟张一谋拜年,你都不会知道这家伙有钱又有资历。
  对了,还是友情价过来出演的《站台》,所以就算想到林浩生气走人的情况,也不会想到他还会来要钱的情况。
  众人都不吭声,全场安静。
  而林浩的火气只能是越憋越大,他于是又笑了一下,语气忽然变得轻松起来:“好吧,那现在不方便谈也没事,我也不是急着现在就要钱。今天大家可能都辛苦了,那等我回京城以后,再给你们发律师函好吧?”
  “林浩!你阴阳怪气地干什么?”
  贾章柯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我阴阳怪气?贾章柯你几岁?临时改成这个样子,你觉得自己很伟大,而且剧组所有人他妈的陪你玩,你很好玩是吗?”
  “这他妈的是我的电影!”
  “是!所以老子不奉陪了,给钱我走人!”林浩也吼得更大声。
  贾章柯怒极反笑,转过头,本身就熬夜写剧本的他眼睛里布满血丝:“给他***钱,让这个东西从老子的剧组滚出去!”
  “贾先生,恐怕不行。”市衫尚三温和回应道。
  “账上有钱!我删戏,十场,不,二十场!把钱给他让他滚!”
  终于,是可以不违背老板,也可以不违背原则了,市衫尚三笑了,他也可以发挥出他应有的水平:“很抱歉贾先生,这个钱不属于你个人,属于剧组,而这边需要通过全体投资人的同意。介于本公司在剧组的投资占比,我可以单方面告知您:不行。”
  “...”全场于是又是一阵沉默。
  显然,他们都不会愿意出这笔钱。
  “老子自己给!赵涛!我的卡!”贾樟柯朝者门口怒吼,他感觉自己的理智已经几乎下线。
  “...以及T-MARK不同意解约林浩君,贾先生,我们的老板看了剪辑好的部分,也很欣赏林浩君呢。”市衫尚三依旧温柔。
  然后,贾章柯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碰”地摔门冲出去。不久之后,院子里响起了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我如果是你们,就不会让类似的事情发生两次。”
  “林浩,都这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
  “是么?”林浩好端端地坐在原地,但此刻散发出来的气场,却无比陌生又压迫感十足。他懒洋洋用手机在桌上磕了磕,提醒道:“是吧,又想当表子又想立牌坊,没事,我是个商人,我替你们做了。但你们他妈要是再得寸进尺?老子也不是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