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一百一十六 这山更比那山高

  拍摄精益求精,进度不是很快,这还是建立在年纪不小的郭宝昌基本上一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的前提下。
  《大宅门》拍摄这事其实挺麻烦的。
  毕竟是人导演几十年的心愿,所以标准肯定不低。演员们也是明白,所以一开始就是火力全开。于是现在搞得大家但凡有一天状态不好,都会被看出来。
  这就要再说一件事情,张一谋来客串了个角色。因为拍的不好,自己都不好意思,就提出来到时候再来拍一次。
  这张导现在国内算是数一数二吧,他都这个态度,其他人自然是很知趣。基本上别的困难能克服就克服,但真的是太难搞了啊!
  林浩面条泪,他这个角色真的尺度很难拿捏。往前一步是深渊,往后一步是沼泽,可以说是他演过的角色里最难拿捏的一个了。关键是还有着重重的外部压力,也就是其他演员也演得很好。
  人人都在逼自己。
  但林浩感觉自己一滴都木有了啊!
  他看着水开了,沸腾的水已经完全融化了火锅底料,切得比较大片的牛羊肉,蛋饺,方便面,各色荤菜很多,还有一些时令蔬菜。一股脑下下去,然后边吃边感慨:
  果然是昨天火锅底料没放够,放够了还是好吃的。
  唉,咋这么难呢?
  然后瞬间回到现实,其实他每天都有那么一二三四五秒想着要是当初推了就好了,但不说别的,他要真敢推光是张一谋都得骂他骂个好几天。
  何况他需要这部作品,他现在基本上算是“流量明星”那种类型:大家只听说过他的名字,没看过他的作品。
  ...
  对了,倒也不是完全没看过,《卧虎藏龙》7月8号上了,他这个角色算是比较瞩目。
  “我同学看了啊!都说你在里面表现得很好啊,还说只有你才演出了武侠片的样子!”一块来蹭饭的蒋文丽表示不存在啊。但是看着她吃得油亮亮腻乎乎的嘴唇,林浩深刻怀疑她这是典型的吃人手短。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呢!”
  看林浩一副“真的吗?我不信”的鲁豫样,蒋文丽挥挥筷子,自顾自又夹了一片腰片,道:“你啊就是不信,全篇就你一个人出场那一段最受欢迎,还嫌弃个啥。”
  “就是啊。”
  摄像何跃更是点头,他是临时进组的,所以还真看过:“我们看武侠片是去看武打的,不是去看文绉绉讲道理,也不是软绵绵的打斗,还是你的那一段最精彩了。”
  说白了,国内的认知里这种影片的重点都落在动作上。尽管在部分影片中,真正动作戏的开场前,有长时间的文戏铺陈。但这就是个铺垫,为了动作戏的高潮来临做人物个性和戏剧张力的铺垫,以便让随后到来的动作场面具有充足的爆发力和冲击效应。
  李桉啧不太看得起这种,觉得忒俗。
  但看电影的多少人不就是一帮俗人么?
  而且《卧虎藏龙》里面的爱恨情仇都太隐晦了,电影里最多的是文绉绉的言语,想尽办法把男欢女爱和欲望情结用隐晦而模糊的暗示表达。这种在《断背山》《色戒》里面凑效,但是不在国人认知里啊!
  所以一来二去,就不难想象:
  林浩的戏份帅气的开场,前半段是打断干净利落的武打戏,后半段感情戏也直接且带有床戏,加上最后一个有情有义的结尾。
  罗小虎这个角色,反倒是整部电影里最符合大家对传统武侠想象的,潇洒帅气的。所谓矮子里面拔高个,不过加上林浩自己之前吹的东西,他现在说实话业内好评,业外也是好坏参半:
  吹牛票房,现在这么遇冷也是惨了吧?
  年轻人,醒醒吧,此时不过何时过,一给我里giaogiao!
  ...
  咳咳,不好意思,串戏了串戏了。
  蒋文丽嫌他,就像嫌那些班上考完说“哎呀考得不好”实际上拿第一第二的人,这部《卧虎藏龙》算是被男女两个年轻演员抢走了风采。章紫衣+林浩这个话题组合,基本上算捆绑在一起,而且都表现很好。
  林浩也是幸运的,基本上和章紫衣冲突的点都是他赢,输,那也是输在情感更讨喜。总之三人一边开小灶一边吐槽,聊到半夜九点多。
  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
  好吧,也没那么高,从海带到香肠还差不多。总之到了最后,林浩才期期艾艾地想请教一下蒋文丽,他表示他现在不好把握这个角色的度,不知道咋做。
  无论怎么调整各方调度,但林浩始终觉得差了点什么,又说不出来。而三人行必有我师,他就来找蒋文丽了。
  “我就知道你今天是来问我这个的。”
  蒋文丽吃的满足,便开始乐了:“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演戏很难把握一个度?”
  “...是。”
  “我看出来了,你这个角色确实很难拿捏。”蒋文丽叹气,这小子嚣张起来的样子莫名的太招人喜欢了,所以郭导也很苦恼,只能把林浩的表演范围进一步压索。
  而林浩呢,因为很难把握住这个度,电视剧拍摄任务又很重。所以他一旦找到这个度,就有点不愿意出来的意思。
  长此以往自然是不行。
  蒋文丽也没啥好办法,但是她还是老实道:“你这个事情我也没招,但你为什么不问问你‘爹’呢?”
  ...
  你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海螺呢?
  林浩站在陈宝国面前,觉得自己脑壳有包。陈宝国对自己要求本身就是很严的,也已经给他讲过戏,但林浩始终觉得差了那么点意思且自己不是很摸透。
  但无论如何,讳疾忌医是要不得的,他只能终于去解决问题。
  而面对林浩的深夜来访,陈宝国没说什么,反倒是端起来一本书,直接就来道:“怎么的,怎么的!我就想吃饭了,干嘛非得等人到齐!”
  他整个人语气不是那么笃定,眼神也飘忽不定,声音大却总是心虚。身体不自觉地迎上去,手也立马紧紧抓住那本书,整个人便僵直得不动,像是在努力对抗这什么。
  然后他又起身,换了粗嗓子:
  “怎么的!我就想吃饭了,干嘛非得等人到齐!”
  这一次他眉眼间尽是噪郁之气,脸色也变得有些通红,但是整个人却不自觉把碗往下放了。还是那种自以为隐秘的动作,自以为不被人注意。
  “怎么我就想吃了,非得等人齐?”
  然后又是下一秒,他又梗着脖子,抬着头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林浩。快速抿了一下嘴唇,肩也不自觉怂了一下,一下子有股畏缩劲儿出来了。
  然后...
  陈宝国一脸换了五种姿势,才转过头来看着他,林浩已经傻了。
  ...
  陈宝国第一个属于自己的表演方式,全用上了,第二个台词少了点感觉,第三个面部表情,第四个...总之之后每一次表演,都有缺失因素,但并不代表表演水平比第一次有所下降。
  这叫什么?
  我一只手都能打你。
  陈宝国见这小子有点受打击的样子,心中忍不住也是有些自得。因为其实正是这部戏拍摄到现在,他被周围高压逼出了这种潜力——要知道他可是主演啊!全场每个人的戏都要接下且拿捏得当。
  要不多会点十八般兵器,能行?
  只不过他也不是那么浮躁的性子,很快继续沉稳下来安慰道:“你很好,台词,形体,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没问题,只需要慢慢成长。但我就说一个:人物身上往往有很多空间,你自己可以用你擅长的方式填白,有时候你想要表现的更细化,恰当地在需要的地方用你不擅长的方式。”
  “得找到这些地方,否则你的自由发挥永远就在你的已有范围之类。这事我也不能说怎么样,但你可以注意一下...和道具的互动,肢体和口头语言的重心转换,甚至还可以稍微改下台词。”
  末了,陈宝国又定定地看着他。学习是无止境的,但切忌贪多嚼不烂,只是林浩吧...这小子进度着实惊人。
  他于是便道:
  “一般人我不建议他这么早就这么跳脱,你刚出学校,在学校教你的其实是你这个年龄最稳妥的,能老老实实演好就不错了。但...你既然都已经能察觉到了这些问题,那说明你已经不止于此了,那先来试试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