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三十一章 期末

  张导这一句话,其实把事情又推到了不同的方向。无非意思就是,我管的是我电影的事情,至于你的电视剧?
  和我无关。
  这句话无疑是很具有吸引力的,也似乎有着无限的可能。但是林浩稍稍愣神之后,便笑了:“谢谢张导,但是我一开始就想好,如果能确定接到您的角色,我就不去那边了。何况现在,我也认清我自己了。”
  说完耸耸肩,意思不言而喻。
  人心中的贪欲都是无限的。
  就好像林浩刚重生回来的时候,试图把自己记忆里的曲子扒拉出来,然后乘机来点不一样的人生。但最后他还是毅然放弃了,主要是扒不出来...咳咳,当然,也是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情。
  他之前想着的是能确定演张导的戏,就不管其他,现在就不要想更多了。
  毕竟,你真去演了电视剧,还真以为在张导心里都没影响?他可是记得,当初张导培养章紫衣的时候,可是反复告诫她,除了电影都不要演的。
  “嗯?”
  于是这次,不仅张导笑了笑,张总也是终于转向他。点点头,才终于主动开口道:“行,小伙子不错。认识一下,我叫张伟平,是这部电影的制片人。”
  ...
  也许张伟平一开始只是顺带带着人过来看看,也许林浩难得的这个年龄的懂事知进退打动了他。
  总之到最后,张伟平对林浩观感不错。
  所以难得的,他这个制片人愿意多和这个演员聊几句。而制片人肯定是剧组的二号人物,某种意义上还要压着导演,或者至少说是合作的关系,因此得到他的好感也是非常有价值的。
  当场就谈了别的事情。
  在制作电影上,制片人某些时候比导演还要靠谱。因为资金,时间,还有后续发型之类的,有很多时候都要制片这边来协调。所以很自然地,张伟平给林浩透露了一些别的东西。
  包括电影应该会在明年下半年开拍,因为在这之前张导还有别的工作。
  包括这部电影是张导为了纪念他的父亲拍的,所以你给我好好表现。
  包括他的片酬,二十万。
  听到这个价格的时候,不止是常莉惊了一脸,就连张导都有些意外地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显然,这个价格是蛮高的一个价格了,起码是比一开始打算的要高。
  但张伟平和张一谋都没有意见。
  林浩最后的醒悟是聪明的,因为张一谋确实认为,拍电视剧没有前途的。
  而说起来林浩的开局就是个烂开局:
  张导的电影和这部电视剧争赢了他会高兴吗?并不会!好在林浩的第二次选择,挽回了不少,甚至还加了一点。
  ...
  回到学校,林浩接了电影的事情并没有告诉其他不相关的人。而已经接到手的消息,也是让学校领导自然放弃那边剧组的事情。
  有了一部电影打底,还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导演,还有相当高的片酬,林浩后来不但没有后悔,反倒是越想越满足了。
  嘿,咱这电影咖,还真就当定了。
  他现在就安心地先上学,不急。
  不过既然是恢复正常生活,那期末考试就如期而至,下午三点,林浩和张彤进行最后的表演。
  他们的作品名字叫《不要告诉他》,讲的是一对小时候分开的兄妹,女儿跟着父亲,儿子跟着母亲在国外长大。后来因为父亲病重,儿子回国,却在现场看见父亲依旧不知情地乐呵呵的。
  这才知道,女儿竟然瞒着父亲不让他知道自己的病情。从小在外国长大的儿子认为父亲要有自己的知情权,女儿侵犯了父亲的权利,他对国内的这种隐瞒表示不理解。
  而女儿则表示,大家都是这样做。当初爷爷去世的时候,父亲也是这么瞒着的。从而中西方文化碰撞,进而产生的一系列化学变化的故事。
  ...
  “你说!凭什么不让父亲知道!”
  在空荡的教室里,同学们席地而坐,中间的两人相对而立,林浩对着对面的张彤怒目而视,不仅怒吼,脸上也颇有些怒意。然而对于这个,张彤却只是一脸无奈地转过头继续扫地:“你在国外长大,不知道我们国内的传统,我们一向都是这么做的。”
  林浩继续转过去,对着她道:
  “可这是不对的,你凭什么不让他知道他自己的状况?他已经癌症晚期了,你们还要继续瞒着他!你一点都不痛心嘛?”
  “是!!!”
  像是终于刺痛到了什么,张彤突然,或者说终于爆发了,“啪”地把手中扫把和撮箕一扔:“我从小和爸爸生活在一起,我比你痛苦一万倍!可是你告诉我...”
  说着,她瘦小的身体朝着林浩逼近:
  “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没救了,他没救了!我一开始没有发现我爸生病,到他走之前,我还要让他再绝望之中离开吗?是我该死,不是我爸该死!”
  一步步逼近,直到把有些呆愣地林浩逼到墙边,然后似乎她的精神也终于到了边界,一边叫着,一边要把头往墙上撞。
  “是我该死!是我该死!!!”
  从小在精英家庭长大的儿子,哪里见过这个架势,只能拼命把她往外推,不让她撞墙。直到张彤哭喊着在林浩怀里:
  “是我该死...”
  屋子里一片安静,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了这相拥的两人。
  ...
  安静,又是安静。
  额,这接下来不是什么德国骨科的情节,而是终于忍不住的林浩从情绪中出来,拼命给刘晔眼神。
  “啊,啊!”刘晔这才反应过来,推“门”而入:“吵吵嚷嚷的干什么?哎呀,怎么了小彤?”
  刘晔在里面演的是两人的父亲,此时应该他推门进来问发生了什么,而决心今天就要告诉父亲的儿子,此时却选择和女儿一起掩饰。算是剧情转折点,两人的认同沟通开始的起点。
  “没什么,我,我刚才被吓到了。有,有老鼠!”
  “额,对,有老鼠!”
  “没事,我来!”父亲老当益壮,立马就要上阵,于是又是一阵之后几人退场,准备下一段。
  刘晔颇为愧疚,他是帮忙客串的,但差点出事情。
  林浩不得不安慰一番,然后张彤也渐渐收拾眼泪,大家一起演完了最后一幕。就是林浩帮着她作假,伪造了假的体检报告,晕倒而送去检查的父亲也放心了。
  故事最后,过年了,大家欢喜地站在门口迎接各种远道而来的亲戚。鞠躬,故事完。
  “啪啪啪啪!”
  “好!”
  于是今天第一次,在紧张又有些无趣的期末考试现场,想起了潮水一般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