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十九章 军训

  下午的动员会,比林浩想象中的还要激动人心。
  如果说开学典礼是大学常见的慷慨激昂的话,那下午的军训动员大会,则是各种热烈,把他看的一愣一愣。但林浩也没有特别不合群,就是跟着大家一起热烈响应就对了。
  而等到开完会,就男班长带着几个人去取各种东西。主要是军训服,皮带,水壶之类,质量还是比较好的,不是那种比较差的迷彩,而是很好看的作训服。
  以前吧,林浩就特羡慕班上国防生的作训服体能服之类,觉得特别帅气。当然那也是对比自己的来说吧,现在自己也到手了,就感觉也不错。
  总之牛青峰带着他们宿舍的领回来东西,分发到手还是美滋滋。在确认了都比较合身的情况下,大家于是各自散去,等待明日的军训。
  可毕竟都是大学新生,哪有可能好好休息?
  男生这边,拿到军训服已经是炸开了锅,因为这个时代的男生多数还是有着一个军人梦想。就连林浩,拿到衣服穿戴整齐之后,都忍不住在镜子面前照了照。他身高腿长,又能沉下来,真的穿上很有一番气质。
  而其他人,比如刘晔...
  好吧,又提他了,但他的确穿上去上蹿下跳,像个猴子一样,各种兴奋。
  顺便提一句,林浩帮他也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两人的关系就随着这个小举动缓和了不少。只是林浩心里感慨,每次和别人有冲突,最先让步的肯定是自己。
  ...
  但男生这种意气之争,其实要化解,也很容易。当两人开始真正生活在一起,各种了解了之后,其实大概也慢慢开始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这一趟过后,两人的关系快速缓和,然后变好。宿舍其余两人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大家都不希望在这样的氛围下度过开学时光甚至后续几年——毕竟别的宿舍一到晚上,就是热烈的卧谈会。
  他们宿舍前些日子,还是安安静静地大家各自睡觉。
  总之缓和了以后,刘晔发现林浩这个人说话喜欢客气,但不是喜欢装X喜欢表现,反倒是有什么事情都往后躲。
  但有些事情躲,是躲不掉的。
  负责这次军训的首长看中了林浩,要拉他去国旗队。这种命令可是无法拒绝的,所以林浩就算再懒惰,也只能答应。
  这好像是学校第一个国旗班,他看着其他选上来的队员都是一八几的大个子,长相都很不错的,包括刘晔这个家伙。此时都满脸的好奇和兴奋,他只能叹气:表面上有多帅,私下就有多辛苦,要不了两天你们就会喊累的。
  而事实证明也是,他们作为重点照顾对象,训练项目都不一样。比如立正、稍息、跨立他们的训练时间就是两小时,比如停止间转法是三小时,再比如齐步的行进与立定和跑步的行进与立定,是前者两小时后者一小时等等。
  当然有些项目也是循序渐进的,但这也意味着,不包括跑步之类的日常项目,他们每天的训练时间是8小时,早8晚6。但实际上,开始多半是不合格,还要多加练。
  这就惨了?不止!
  林浩这家伙,是扛旗的那个,所以加练?那叫日常工作。他也没想到自己上个艺术类大学,居然碰见教官要搞国旗班,还选了他,要命了。
  ...
  正午时分,众人吃完饭,在树荫下看着烈日底下的国旗班,感慨万千。多数庆幸自己没被选上,少数看见他们的规章制度之后,也是望而生畏。
  “帅是帅了,但真的太辛苦了。”
  牛青峰第一个感慨,他178的身高自认不差了,结果却是宿舍最矮的一个。结果还好,他现在庆幸自己不是最高的。
  “我要是林浩,我晚上根本就累到不行,啥都不想做了。”党昊有些同情地看着被教官无时无刻不注视着的家伙,教官对林浩是喜爱有加,但喜爱的方式就是是不是拍他两下。
  你知道这时候的军官吧,不善表达,所以林浩要是一不留神晃悠了一下,就是一顿挨批,只能站的时候都全身绷紧。而对林浩的喜欢呢,无非就是别的人出错了要挨踢。当然也不重,而林浩很少出错,错了也是被批几句。
  “就是,你瞅刘晔本身就够黑了,还晒得哟。”宋允皓也笑。
  “诶,男生还好点,女生那边...”
  党昊挤眉弄眼地给大家示意,于是男生们很快转移注意力到了女生那:班上女生在那边的阴凉处,说说笑笑,可是一道魅力的风景线。
  你别说表演96班的男生了,就是开学典礼上,表演96班的女生名气就传开了。到现在,休息的一大半男生都是望向那个方向的。
  ...
  男生讨论女生都比较含蓄,毕竟是九十年代,但女生这边似乎比男生活跃一些。
  章紫衣,对,又是她。
  一到军训场上就蔫了,但一下来就生龙活虎。教官们都怀疑,这姑娘瘦小的身体里存的能量,都留到休息时刻了。但漂亮女生,教官们都不好苛责。
  男生那边还不能大声喧哗,女生笑嘻嘻讨论着什么:“诶,你看,我打赌今天又只有林浩能够按时完成。”
  “我觉得不一定。”秦海路接嘴。
  国旗班作为不同于普通班的存在,自然是操场上最受人瞩目的风景。
  “嘿,我今天还就跟你打个赌。”
  章紫衣来劲了,她从小学舞蹈,对这方面很有自己的见解:“你看刘晔,还有那个叫白建国的家伙,都晃了好几次了,一准一会算总账。”
  转头,她又寻求胡静的认可:
  “是不是?静儿?”
  “赌什么?”曾黎也是个嗓门大,讲话冲的姑娘,她更关心赌局。
  “输的人...就去叫林浩和我们吃饭!”
  章紫衣眼睛一转,计上心来。
  这时候男生女生之间还是比较羞涩的,秦海路比较内向一点,但也没有那么内向。就比如胡静,每次大家调侃她和林浩,几乎都是红一脸,然后躲开,那就不太好。
  “那算什么,你和林浩本来就熟。”秦海路并不上当,她可不傻。
  “好吧,你说赌什么?”
  “就赌...”秦海路正要说什么,曾黎凑到她耳边说了什么,于是她就改了主意:“到时候都请吃饭,不过输的人得替我们问林浩三个问题!”
  就像漂亮的女生被追捧一样,长相气质在中戏独一份的林浩,第一天就获得了“小尊龙”的称号。现在听起来有点土气,但那时候可是很高的评价。所以这边的女生,又有多少不是在盯着他呢?
  近水楼台先得月,看似一时兴起的赌注,其实又隐藏着多少青春的悸动和好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