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 451.能让我留下主上的孩子吗

  大周历212年的夏天,宁宁离开,而如今是232年的盛夏,前后刚好20年时间。
  随着黑月的离开,这一支东游的小队承载着妖族最后的希望,也终于彻底地金蝉脱壳,在一系列骚操作以及巧合之后,彻底地脱离了仙佛的视线。
  没有人再会知道他们的存在了。
  前有妖元的铺垫和提前勘测作为铺垫。
  夏极做好了一切准备,复活了三大圣,以及自身成为了终极吸收器。
  过去妖元吸收灵气还需要“细嚼慢咽”,但如今的夏极根本就是粗放式的“兼容并收,来者不拒”。
  如果问三大圣,跟着正主和跟着妖元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大概就是妖元如果想要转化掉一千年的灵气,在配合上外物的情况下,需要至少一年多的时间。
  在他转化之后,还需要一段时间来分配,并且最终是和三大圣平分,一边是两百余年这样。
  但夏极却完全不同。
  他如今的躯体完成可以承受灵气的海量冲击,就算是撑爆了身体,再重新组合就是了。
  而分配?
  不存在的。
  他得多少,三大圣就得到多少。
  此消彼长,效率提高了不知多少倍,妖元需要足足七八年才能完成的提升,夏极只需要一个月就足够了,其中绝大部分时间还是赐予祝福的“喂食”时间。
  从前妖元还需要四处探索,一是不知道东海是什么样,二是需要为主上勾勒海图,三是使用大灵帝还需要掂量着灵气的使用,不能太过分,否则之后的大元帝无法使用太久。
  但现在,夏极完全不用顾忌,海图已经有了,而在海图标注的地点之间,他又会寻找到新的怪异地点。
  万事俱备,再无顾忌。
  岛屿上的升级速度已经起飞了。
  六人配合默契,日常就是变成了打怪,经验全给夏极吃,然后夏极在反哺祝福。
  一道道月华投射到三大圣、宁宁身上,四人发出舒服而羞耻的声音。
  白桃花无法接受祝福,但她也不难受,因为此时的她走的根本不是正常灵气路线。
  这般没羞没臊的作弊的日子飞快过去。
  偶然会遇到一些巡弋的仙人小队,但因为妖皇右瞳的存在,都会提前发现,并且避开,毕竟都是一些连纳戒都没有的穷鬼。
  人间,修士界的信息也会通过梦域不时传来。
  妖皇的死去、妖族的覆灭,带来了仙佛的放松,两者之间的信仰矛盾终于在酝酿里爆发了。
  人间。
  道还真在四处求论道,她隐姓埋名、压制实力、戴上面纱,四处寻找可以论道的对手,从南到北正一一挑战着,在其中寻找着“道无心所说的道”。
  红尘历练,所向披靡,她终于开始把目光看向地下世界,以及佛门世界。
  修士界。
  因为以战养战的缘故,妖丹提升了很大一部分新兴仙人,雷劫不断,而修士界的实力也是水涨船高,仙人成群,常常随着巨飞艇组队征伐妖魔。
  红莲台座的轰击未曾停歇。
  每一次轰击,都会带来妖魔大批量的死亡,也会带来新一批修士的突破。
  储存了千余年的整个妖族的资源,全部都便宜了这些修士。
  对于修士而言,这自然是大机缘。
  妖王们自然也不是善茬,各大氏族群起反抗,但在红莲炮轰了几次后,便是大多开始隐藏起来了,一退再退,望着深海逃去。
  如今的四海,以及过去修士无法企及的孤岛都成了可以落脚之地。
  ...
  涂山氏族的巨龟“噗噗噗”地在东海巡弋。
  这辽阔无垠的版图,已经成了夏极的后花园。
  其间的每一个怪异聚集地点,都成了这一支东游小队的食物。
  时光荏苒。
  春去秋来。
  这般枯燥的升级就飞快过去了。
  大周历235年冬。
  夏极拿起笔在那“副本地图”上在最后一个“副本”后打上勾。
  随手丢开。
  “这一块区域完全清空了,那需要再去其他海域寻找妖气聚集的怪异点了。”
  他懒懒地躺在大雪下的巨龟岛上,眉心的灵纹也从两年半前的一纹,直接突破到了七纹。
  这等力量通过圣学的【鬼神图录】所获得,换句话说,换做别人根本是不可能的,吞吃妖丹,已经是他们可以寻找到的最快提升手段了。
  神识笼罩,再看宁宁与三大圣,却是都在修炼,距离大妖王也只差百尺竿头的更进一步了。
  夏极左眼睁开,瞳孔如血金的海洋,四道浓郁的月光分别投向四妖。
  舒服的轻吟里,四妖终于开始突破大妖王之境了。
  涂山宁宁越发年轻妩媚,九根尾巴仙气十足,衬托地她整个人飘飘欲仙,如是做出去,定然是真正祸国殃民的祸水,那一身浓郁仙气,又有谁知道她是妖魔?
  仙佛里,除了最顶层最顶层的那些人,大多是无法把魔动的身份和脸对上号的,宁宁如此,即便去了仙界,也会被当做其他魔动。
  其余三位妖王也各有变化。
  孔雀擅长结妖阵,让妖气以各种形式进行攻击,此时一道道黑烟在她周身缠绕。
  猴子周身毫毛璀璨,其上充斥着妖气,每一根都如有了生命。
  大鹏玄之又玄,如是老僧入定,周身禅意无穷,有那么几个刹那竟是不在五行中,而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一般,但再定神去看,却又在那里。
  远处脚步声传来。
  夏极侧头看了看。
  是白桃花在缓缓走来,她终究未曾能够达到仙人,或者说她此时的力量和修仙是违背的...
  虽说她已完全不需依赖躯体,而可以存活在梦境里...
  虽说有着人类神话境界的延年益寿...
  但她终究是跳脱不了轮回加在这具躯体上的衰老。
  强大的力量赐予了她在梦境里自由,但却无法让她躯体忘记衰老。
  在三大圣和宁宁修炼的这些日子里,她就经常做梦,梦里去了哪里也只有夏极知道,她也在以别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变强。
  此时...
  大雪飘零,纷纷扬扬地落在这深海的巨龟岛上。
  白桃花已经有些贵妇人的模样了,而不复少女的青春,只是却更成熟娇艳,双眸迷离,带着星空梦幻般的神秘。
  相反,夏极因为生命奥秘的原因还是原本模样。。
  她静静坐在主上身侧,轻叹一句:“主上,你我认识,一转眼已经快三十三年了...我正在老去,而主上却依然年轻,那么嫣然冒昧,能否恳求主上,让我这具躯体留下主上的后代...”
  她坐在少年身侧,双瞳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