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长宁帝军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青衣楼外人
青衣楼外声音嘈杂听起来应该是来了不少人,韩唤枝和叶流云两个人站在二楼的窗口往下看了一眼然后就笑了,叶抚边刚刚露出的笑容则逐渐凝固,因为楼下来的不是程家鸿远斋的人,而是一群捕快,看官服应该是长安府的人。
  
  为首的是一个副捕头,带着大概有三十名左右的帮手和弟子,还有大概六七名正经捕快,各地官府,哪怕是长安府,其实正规编制内的捕快人数都不多,长安府还算多的,正经捕快不到五十人,但是要把所有行使捕快职权的人都算上就能有大几百人。
  
  一般来说,一个捕快手下有几个帮手弟子很正常不过,这些帮办和弟子不是从官府领银子做事,而是从捕快手里领。
  
  长安府副捕头这样级别的人物,挂在他名下的帮手和弟子有几十个也很正常,这些帮手和弟子们的工钱并不高,但毫无疑问的是长安城之内的法纪也多亏了他们。
  
  副捕头叫苏培伦,接到鸿远斋那边的报案后也有些为难,青衣楼是最近长安城里崛【m】起的暗道势力,人数不多,但格外能打,最主要的是这些家伙也没在明面上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今天这么明目张胆的惹事是第一回,而且暗道势力上的这种彼此打压,长安府其实不愿意怎么插手,相反,乐见其成。
  
  以暗道势力打压暗道势力,历来都是长安府维持秩序的手段之一,况且是青衣楼这样一个讲规矩的暗道势力崛起,他们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只是长安府也有些不爽,因为青衣楼的人到现在也没有去长安府那边走动,这种走动不是说去送一些银子礼物,而更类似于报备,那是对官府的尊重。
  
  若青衣楼的人早早就去长安府那边说一声,在那边留个底子,长安府对青衣楼的态度会更和善一些,然而青衣楼并没有这么做,所以哪怕苏培伦觉得为难也还是要来敲打一下,况且要敲打青衣楼的不是他,是长安府的府治大人。
  
  连苏培伦都有些不理解的是,你一个暗道势力起什么高楼,挂什么牌匾。
  
  若是如当初流云会那样,最早叫登第楼后来叫迎新楼,好歹是正经生意,你青衣楼挂了牌匾不做生意,这算什么?
  
  当年流云会都没有这么嚣张,红酥手也没有这么嚣张。
  
  来之前府治大人对苏培伦说,若是青衣楼可以控制那就放一马,控制不住那就打一打,想在长安城这种地方混暗道还不和官府知会一声的,不是大有来头就是没有来头,摸清楚底细再说。
  
  长安府这种地方掌握的东西比其他衙门都多,也许在某些事上比廷尉府掌握的还要多,廷尉府的人是没事不打交道,而长安府的人是有事没事都会打交道,那就是长安府的人该做的事。
  
  比如这些勋贵旧族他们手里的生意,长安府就必须了解的清清楚楚,鸿远斋是程家的,笑笑楼是盛家的,大通镖局和银毫赌场是徐家的,泗水街上半条街的门面铺子是高家的
  
  长安府的人也累,小心翼翼,还不能不顾法纪。
  
  所以苏培伦也确实担心这个青衣楼又是那个大家族搞出来的东西,趁着流云会没有了就在长安城里圈地盘,可他也有恼火,不管你是哪家的,你都应该
  
  来知会一声打个招呼,程家的人苏家的人高家的人,那么多名门贵族的生意都会来打招呼,你青衣楼再怎嚣张再怎么来头大,还大的过那些公卿世家?
  
  “先把这楼子围了。”
  
  苏培伦一摆手:“前后都围住,不准放走了人。”
  
  手下的捕快帮办们立刻分散开,不多时就把青衣楼前后都堵住。
  
  青衣楼二楼,韩唤枝看向叶流云:“你处置还是我处置?”
  
  叶流云:“何必呢,小青衣六刚回来。”
  
  叶抚边:“大善。”
  
  于是三个人就回了三楼,一点儿都不客气。
  
  小青衣六刚进门,还没从一楼上来就听到外边的声音,他朝着楼上喊了一声下边来客人了,然后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楼梯上响起,可是怎么听都不像是下来的,而是上去了,所以小青衣六长长的叹了口气,心说一个都靠不住。
  
  和官府的人打交道其实不难,小青衣六只需把他的将军铁牌取出来给长安府的人看看就足够,可是这将军铁牌目前不能取出来给人看,不然的话怎么解释?长安府的人是保守不住秘密的,最起码一块将军铁牌的分量不足以让他们保守秘密,而韩唤枝与叶流云又不方便露出身份,这样的话青衣楼和军方有关的事很快就会传遍长安,到时候也就没有办法继续执行打草惊蛇的计划。
  
  所以往外走的时候小青衣六脑袋里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然而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就是外边那些人才能给他了。
  
  从青衣楼出来迎面遇到苏培伦,小青衣六客气的抱了抱拳:“捕头大人好。”
  
  苏培伦:“你是谁,你认识我吗?”
  
  小青衣六是军队出来的人,耿直,回答道:“不认识你,认识这身衣服,我叫小青衣六,在青衣楼的地位大概就是打杂的。”
  
  这话小青衣六说的时候没有觉得怎么样,可是在苏培伦听起来就嚣张的不得了。
  
  “一个打杂的就敢如此蔑视本官。”
  
  苏培伦眼睛微微眯起来:“你们青衣楼的人是不是都对大宁的律法不了解。”
  
  小青衣六下意识的回头望楼上看了看,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大人,青衣楼上有两个人对大宁的律法无比的了解,可能天下间都没有多少人比他们两个更了解。”
  
  这话对于小青衣六来说也很正经啊,楼上一个原廷尉府都廷尉,一个原刑部尚书,这俩人确实都很了解国法啊,这个天下比他们两个更了解国法的人也确实不多啊。
  
  然而在苏培伦眼里,面前这个王八蛋真是嚣张到了极致。
  
  “既然你们了解律法,那我想问问你,光天化日之下打砸商铺,威胁勒索,还明目张胆的说是要跟人家正经商人收保护费,更是打伤多人,了解律法?你现在告诉我,你可知道这些事够判你们青衣楼的人关多少年的吗?”
  
  小青衣六正好脑袋里有个疑惑,出门之前还想着呢让他来解决这些捕快又不能把将军铁牌取出来,所以貌似只能打了,可是打起来的话影响会很大。
  
  于是他认真的问:“那那个,请问打伤一个长安府副捕
  
  头会判多少年?”
  
  苏培伦懵了。
  
  然后是气炸。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小青衣六又特别诚恳特别认真问了一句:“再加上三十几个捕帮办什么的,会判几年?”
  
  “给我把他拿下!”
  
  苏培伦向后退了一步,脸都狰狞起来:“把青衣楼给我封了,楼子里所有人全都锁了带回长安府问罪!”
  
  门外的捕快和帮办们应了一声,抽刀就要向前。
  
  小青衣六叹了口气,心说我这么认真的问你,你为什么要生气?
  
  又想到总不能真的打伤打残了官府的人,所以把扛着的那把长刀放在一边,他是出于这种考虑,可在苏培伦看来他把武器放在一边,那是真没把他们长安府的人放在眼里啊。
  
  就在一群捕快朝着小青衣六冲过去的时候,一辆马车在青衣楼外边停下来,车夫从马车上跳下来,小跑着到了人群这边,把一块玉牌递给其中一名捕快还压低声音说了几句什么,那捕快听完了之后脸色变了变,连忙又拿着玉牌跑到苏培伦身边,本来怒气极大的苏培伦在听手下人说完后又看了看玉牌,气好像一下子消了不少。
  
  他拿着玉牌转身到了马车那边,马车里的人把帘子拉开,和苏培伦说了几句什么什么,苏培伦点头,把玉牌还回去,然后回身招手:“收队!”
  
  原本还要往前冲的捕快们也愣了,心说这就收队了?
  
  他们没明白怎么回事,小青衣六也没明白怎么回事,可是副捕头大人下了令那听就是了,一大群捕快呼啦呼啦的收队回来,跟在苏培伦身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苏培伦甚至都没有回来说些什么,走的很干脆也很快。
  
  小青衣六想着不该说几句什么吗?
  
  真的不该说几句什么吗?
  
  所以他举起手挥了挥:“再见,有空来哈。”
  
  远处的苏培伦脚步踉跄了一下,回头狠狠瞪了小青衣六一眼。
  
  小青衣六看向那辆马车,车里的人却没有下来,车夫朝着小青衣六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然后还古怪的笑了笑,甩了一下马鞭走了。
  
  小青衣六隐隐约约的看到马车里是个女人,但是没看清楚,想着是哪个女人这么大的力量,能一句话让长安府的副捕头立刻就走。
  
  “谢谢啊。”
  
  小青衣六朝着马车挥手。
  
  然后看到车夫好像也摇晃了一下。
  
  “今天的人都很奇怪。”
  
  小青衣六自言自语了一句。
  
  另外一边,苏培伦的弟子之一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师父,这马车里的人是什么来头啊。”
  
  “是贵人。”
  
  “贵人,宫里的?”
  
  弟子更好奇了:“陛下在太山,宫里的贵人们全都跟过去了,如今未央宫里还有什么贵人在啊。”
  
  “贵人不在,但也是宫里的。”
  
  苏培伦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里也都是不解,一瞬间又有些后悔不该和弟子说这些,那位贵人交代了,不许对任何人说出去。
  
  可是这青衣楼,和皇后有什么关系?
  
  皇后,当然是现在的皇后,原来的珍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