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错付之不悔不归 > 第五百七十四章 我长的……很吓人?

  “你跟我来。”井绍云拽了赵荞就走。
  赵荞:“……!?”
  寒荞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看向桃李,不可思议道:“姐,你不会告诉我,咱们家二荞现在还没有开窍儿吧?!”
  桃李生无可恋的看她:“我能怎么办?小时候教育上的问题,现在又不能倒回去重新教习,我也很绝望啊,那妮子脑子里就没有男女之情这回事儿,她那个该死的义父教给她的,不是尔虞我诈就是阴谋算计,再不就是替人挨刀,她整天面临的考题都是生存,又怎么能奢望她有时间去学情感这类课外读物呢?她能保留对我的这份亲情,我都要谢天谢地了。”
  钱松宇:“……”他家兄弟这追妻路,还真是遥遥无期啊,明明是天之骄子,偏偏就看上一个不懂爱的,哎……
  齐晓峰在一旁瑟瑟发抖,完全听不懂这些人在聊什么,又十分迫切的想要弄明白这些人在聊什么。
  寒荞有些心疼的道:“要说命苦,还是妹子命更苦一点儿,我好歹情感方面是长全了的。”
  桃李:“……咱能不扎心吗!?”为啥她好不容易有了俩妹子,一个比一个扎她心啊~
  肖聪也扎心,因为桃李的境遇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他们都是一帮可怜人,摸爬滚打到现在,也还依旧是可怜虫。
  ***************
  “有什么事吗?”赵荞被井绍云拽着到了露天阳台上,悄摸摸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井绍云也由着她收回去,眸子讳莫如深。
  “……”赵荞突然感觉有些手没地方摆,她下意识的想要去摸自己随身携带的武器,但又猛地想起面前人不是需要自己防备的人,于是乎就尴尬的停在了自己腰间。
  井绍云显然是看懂了她的动作,眉梢一挑,道:“是需要拿着武器你才能心安吗?”
  赵荞:“……”这种蜜汁尴尬问题让她如何回答?
  “想拿着就拿着吧。”井绍云十分坦荡的道。
  赵荞抿了抿唇,手握成拳放在身侧,抬头看向井绍云,再次问道:“找我有事?”
  井绍云幽幽叹了口气:“我是不是很孱弱?”
  赵荞懵逼:“什么叫你孱弱?”
  井绍云低头看她:“在你们眼里,像我们这样的人,是不是很废物?”
  赵荞更加懵逼:“这根本没有可比性,我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吧?”
  当赵荞看到井绍云脸色越来越难看之后,就察觉到自己话语里的漏洞,登时消音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赵荞沉默良久,才道。
  井绍云深吸了口气,道:“我在这里只会给他们拖后腿,关于齐晓峰的家族那边,我还算说得上话的,如果有我在的话,你们的谈判或许会更顺利一些。”
  “你想和我们一起去?”赵荞闻言不由瞪圆了眼睛,道:“虽然那边危险系数比较低,但是……”
  “他们不敢碰我的,相信我,有我在你们会少走很多弯路,我们家里与他们的家族有很深的合作关系,咱们可以通过我爷爷直接联系他们现在的朱家老太爷。”井绍云再接再厉试图说服道。
  赵荞沉吟了一下,觉得凭借自己和寒荞的能力,带着井绍云也没什么,况且他们还能跳过小鬼儿,直接和阎王接头,这无形中为她们也省去了不少麻烦,更何况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那也行,一会儿我和荞商量一下。”
  井绍云长舒口气,笑道:“能用得上我就好。”
  井绍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没用过,似乎自从他认识赵荞以来,他对自己能力方面的认知越来越卑微了。
  ******************
  阳光照耀的海面上翻出粼粼微光,齐昊已经站在船头半天了,寒清远也是差不多状态,两人就这样站在船头,却再也没有上次那样得到回应时的感觉了,导致他们都有些怀疑,当初他们得到回应时的感觉,是不是因为太想找到他而产生的错觉了。
  寒淼此时从船舱里出来,端来了两份饭菜,眉宇间都是愁绪,道:“爸,阿昊,你们吃点东西吧,就算要等,也要顾着身体……”
  齐昊动了动站了一个上午有些僵硬的双腿,回身看向寒淼,见她满脸愁绪,下意识的就扬起了一抹安抚性的微笑,道:“午饭吃什么?”
  话音刚落,齐昊就顿住了,他皱了皱眉,目光又落到了身后的海面上。
  寒清远上前,从寒淼手里接过饭菜,哑声问了一句:“你吃过了吗?”
  寒淼点了点头:“刚才在船舱里和船员们一起吃的。”
  “那就好,来,小昊,过来吃点再找,补充了体力才有力气找。”寒清远招呼齐昊道。
  齐昊收起心里的那点不自在,整理了一下被海风吹乱的衣服,从栏杆前退了下来。
  “不知道荞儿她们那边怎么样了。”齐昊端起饭碗,看着餐盘里一整条色香味俱全的鱼,道。
  而就在几人在船上食不知味的吃午饭时,寒荞已经带着赵荞和井绍云踏上了前往齐晓峰本家的路程。
  寒荞皱眉看着海面:“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走水路?”
  井绍云不好意思道:“我爷爷……我爷爷说想一起去(见见未来孙媳妇儿)。”
  赵荞百无聊赖的在船舱里看了一圈,道:“没有尾巴。”
  寒荞嘴角抽了抽,道:“知道了,你能不能坐好?脖子不会断吗?”
  赵荞从椅背儿上将自己的脑袋收回来,摸了摸鼻子道:“我这不是怕齐晓峰同学跑了吗,你怎么会安排他坐我们身后?他不是应该做我们中间?”
  齐晓峰被人这样紧迫盯着,整个人都处于极度紧张状态,脸绷的死紧,此时真恨不得把自己打包扔下船去。
  寒荞无奈道:“他已经吓破胆了,你没事别盯着他看了,万一这筹码半道儿被你给吓死了可怎么办?”。
  赵荞抿了抿唇,拿出一个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狐疑道:“我长的很吓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