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沙漠帝皇 > 终章二 镜砂君王 苍白皇帝
遥远的彼端。
  
  黄沙遍布的巨大世界之中。
  
  十根通天的巨柱,正矗立在这个无边荒漠世界上。
  
  每一根巨柱的边上,都有一个巨大的城市屹立着。
  
  而在最中央,一个巨大的城市,宛如倒逆的山脉,漂浮在天空之中,在无尽荒漠之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黑影。
  
  众神之乡,中世之庭,飞升之城。
  
  黄沙世界的中心。
  
  在这座巨大的城市中央,一座由无尽黄沙堆积而成的王座上,一个金发的青年,正翘着左腿,右手肘抵在王座扶手上,撑着脸侧,注视着这无尽的黄沙世界:
  
  “已经吞没了几个世界了?”
  
  说着,他扭头看向旁边撑着阳伞的少女。
  
  尽管她脸上挂着微笑,但是,任何人都不会觉得那是微笑。
  
  她脸上流溢出的、本应该称之为微笑容的表情,在任何人看来,却只会联想到狞笑之类充满了恶意的描述。
  
  “已经三个了,伊兹尔先生。”
  
  平淡的声音中,夹杂着异响,仿佛无数恶魔怒吼声隐藏其中。
  
  仅仅是声音,就让周围笼罩上了恶意。
  
  干燥流转的风沙,都仿佛活过来一般,附和着她的音声发出狞笑。
  
  伊兹尔眺望着远处,在通天巨柱之外,被黄沙的建筑,那些被黄沙世界吞没碾碎的世界废墟。
  
  “三个世界啊,已经三个世界了,也差不多该.....”
  
  说着,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看向黄沙世界之外,露出了一抹笑容:
  
  “来了。”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天空之上,巨大的裂纹崩开。
  
  虚空破碎,一个个大大小小的、世界之影遮盖了天空。
  
  随即,一个身躯遮天蔽日的巨人虚影浮现而出。
  
  身躯虚幻而又真实,犹如实质却又像是镜中的幻影。
  
  仿佛那身影就是一个世界。
  
  仿佛铠甲一般的、半鹰半人的巨人。
  
  在出现的瞬间,巨人头部的两张口,同时张开,向着他喷吐出澎湃的紫黑色砂砾。
  
  “直接就动手吗?”
  
  “伊兹尔”露出了笑容,出声道:
  
  “荒芜——”
  
  伴随着他的呼唤声,十根巨柱之中的其中一根,上面的图腾纹路荡漾起来。
  
  而在巨柱下方的城市,那由黄沙铸造的城市中,一个个形体奇异,仿佛砂石铸造的生灵,齐齐匍匐身躯,向着显现“神迹”的巨柱高呼:
  
  “无尽荒漠之子、沙之子、地之民!枯寂庭院的守卫者,赞美吾主——魔神荒芜!”
  
  流沙汇聚,一只巨大的暗蓝色巨爪,撕裂了地面,从无尽荒漠之下伸出。
  
  伴随着一声充斥着邪祟气息的呼喊声,仿佛整片大地都震颤了起来。
  
  下一瞬,以这只巨手为中心,周围的土地以极快的速度干涸碎裂,化为砂砾。
  
  无数流沙抛溅而起,风暴涌动,流沙聚拢在那只巨大手臂之下。
  
  轰!!!
  
  又是一只巨大的手臂伸出,指间尖锐的爪子轰然砸在了地面之上。
  
  伴随着咆哮声,这恐怖的魔神的头颅和身躯,也出现在了大地之上。
  
  随即,一个深蓝色的、鹰首巨人从地面之下站了起来,通体由砂砾组成,棱角分明的倒三角形身躯显得壮硕无比。
  
  沙之魔神,荒芜。
  
  魔神荒芜长满利齿的鹰喙张开,没有任何情感地凝望天空中的敌人——
  
  与那遮蔽天空的巨人相比,祂这只有数百米高的身躯,显得渺小不堪。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整片大地上的流沙都汇聚了起来,不断地汇聚在祂的身上,不断地抬高祂的身体。
  
  以极快速度变大的魔神荒芜,对着天空中那镜中幻影一般的巨人迎击而去。
  
  轰!!!
  
  剧烈的撞击声响起。
  
  秦人的分身之一,镜砂君王与魔神荒芜的爪子,对撞在一起。
  
  爪子对撞之后,魔神荒芜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彷如战斧又像是十字刃一般的坚实权杖。
  
  斧杖凝聚出现的瞬间,魔神荒芜便狠狠地挥斩而出。
  
  但几乎是瞬间,镜砂君王的手中,也出现了一柄形制近同的巨大斧杖。
  
  轰!!!
  
  ......
  
  魔神荒芜与镜砂君王的对撞发生之时,另一个身影出现在黄沙世界之中。
  
  他身着一身白色的长袍,脸上戴着一张宛如鹰面的骨质面具,手持一柄狭长太刀。
  
  没有任何犹豫,鹰面长袍男直接向着王座上的伊兹尔冲了过来。
  
  挥动手中长刀之时,他低语道:
  
  “埋葬他,沙皇。”
  
  伴随着低语,他手中的太刀崩碎裂解,掀起了无穷无尽的白色砂砾。
  
  而面对斩击,伊兹尔没有丝毫躲避的动作,依然端坐于王座之上,发出一声轻笑:
  
  “动土——”
  
  伴随着他的呼唤,黄沙世界,十根巨柱之中,另一根巨柱陡然泛起波动。
  
  而在那巨柱边上,那一具具宛如冰兽的生灵,也高呼出声:
  
  “冥界之子、凛冬之民、冻土之灵!幽冥之城、冻土城的守卫者,守望吾等之主——魔神冻土!”
  
  下一瞬,无尽沙丘之上,死寂的霜冰涌现。
  
  一位头戴暗蓝霜冠的狼首魔神,走冰柱之上显现的瞬间,便宛如奔狼一般袭向了那鹰面白袍男,每一步踏出,沙丘就会被冻结一片。
  
  虽然是“一步步”踏出,但是,祂的步伐,并不慢。
  
  正相反,因为速度极快,祂就像是一道幻影般掠过无尽荒原,凝结的冰霜形成了一条霜结大道。
  
  他那寒冷死寂的利爪,直接向着那白袍男抓去。
  
  面对袭击,白袍男,或者说......秦人,无法无视。
  
  右手虚握已经碎裂崩解的太刀,白色鹰面之下传出一声低喝——
  
  “卍解!”
  
  “流烬苍响白皇!”
  
  伴随着低喝,那崩碎裂解成细碎砂砾的无形斩魄刀,再度凝聚。
  
  无穷尽的白色砂砾流转,在一声声咆哮与嘶吼当中,凝结成一柄仿佛十字架一般的白色长杖。
  
  凝结的瞬间,长杖杖首便挥动而出——
  
  那无数流转的白色砂砾,在这个瞬间,裹挟了一股骇人的寒意。
  
  轰!!!
  
  死寂冰寒的狼爪与白砂对撞,以对撞地点为中心,瞬间,直径几十公里的范围内,冰霜爆散,流沙固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