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不晚刚刚好 > 第十七章 事实

  杨昕玥觉得有些呼吸不畅,迷迷糊糊醒来……
  发现自己躺在李慕颀的怀里。
  她侧着身躺李慕颀的臂弯里,整个人都快埋进被子里了,有些呼吸困难。
  她把被子往下移了移,静静地躺着没动。
  两个人昨晚聊着聊着就滚一块去了……
  怎么发生的她有些记不得了。
  有些事自然而然就那么发生了。
  她努力回忆起昨晚的片段……
  发现竟有些奇异的合拍。
  这真的很新奇。
  李慕颀在杨昕玥有动静的时候,其实就醒了。
  他没有睁眼。
  静静的躺着。
  抱着怀里的这个女人,感受着这一刻淡淡的温情。
  他觉得奇怪,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竟没有一丝陌生感和晦涩感。
  好像他们原本就是很亲密的人。
  他们如此合拍。
  他感受到杨昕玥在他怀里蹭了蹭,抬手在她头上轻柔的抚了抚。
  问她:“是要起了吗?”
  杨昕玥没想到他醒了。
  听他说话忽然僵住了身子。
  李慕颀微笑着拍了拍她的头,说道:“我醒了。”
  又说:“你拿手机看看几点了,我不方便,手麻了。”
  杨昕玥给闹了个大红脸。
  起身拧开床头的开头,把房间灯开了,拿了手机一看,十点一刻!
  又过十点了。
  拿着手机朝李慕颀示意。
  李慕颀边揉着胳膊,边笑道:“又没早餐吃咯。”
  杨昕玥瞪了他一眼,又躺回床上。
  李慕颀侧着身支着头笑着看她:“是没早餐吃了啊,你瞪我。”
  两个人经过昨晚,已是亲近许多,没那么距离感和尴尬了。
  这会李慕颀还心情很好的在被窝里挠她。
  “别闹。”
  杨昕玥挣扎了两下。
  她怕痒。
  “你平时也起这么晚吗?”杨昕玥问他。
  “不啊,我平时起挺早的。不过我不像你们上班要打卡,所以早上时间还算充裕,能在家里煮份早饭吃,再锻炼锻炼再出门。”
  杨昕玥喟叹道:“真好!我感觉每天都睡不够,早上哪还有闲情煮早餐。”
  “那你早餐怎么解决的?”
  “最好的时候就是煮两个蛋。如果没时间呢,就边化妆边啃片面包,喝杯牛奶。大多数时候是到公司才吃。到我们公司路上有家KFC,也会买份早餐带到公司吃。”
  “你到公司都快九点了吧?那么晚才吃啊?”
  “是啊,有时候,都来不及吃,我们早上有早会,有时候开到很晚,结束后都能吃中饭了,中餐经常当下午茶点吃。”
  李慕颀听完摇头道:“你这不行啊,早餐还是要按时吃的,还要吃得早一些。早餐是一天的元气来源。”
  又说道:“不过我能理解,你时间大多浪费在路上了。从家里出门到公司,路上要一个小时吧?”
  “嗯,要的。我还算近的。我们部门有同事住川沙的,还有住普西花桥的,住松江都有,大家说地铁能一小时车程的,都算近的。海市这地方是真大!”
  杨昕玥感慨不己,她每天两个多小时浪费在路上。
  “你知道我刚来海市时,在松江工作,回海市城区要多久吗?”
  “啊?你还在松江工作过啊?”李慕颀一直以为她都在陆家嘴。
  杨昕玥看他一眼:“对啊,在那边呆了一年多。回海市城里,要先从工业区回松江城区,这就大半个小时了,再从松江城区的长途车站坐大巴到闵行的辛庄,这光车程就要一个半小时!再从辛庄回普东,又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想想都可怕。”
  “我刚来海市时,现在还好几条地铁线都没修呢。”
  杨昕玥想起刚来海市那时候,是真的难啊,一个人奔波在路上,偷偷哭了不知道有几场。
  “我妈听我说的直哭,说大老远跑海市,这么折腾是为了什么。”
  李慕颀听她说得心疼,把她往怀里使劲搂了搂,想给她些力量。
  “以后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有我在呢。”
  杨昕玥听了没有说话。
  又跟他感慨地说道:“刚来海市时真的是很多地方都不适应。当时我住的那个小区,外面有家桥家珊,做的是本邦菜,我跟我妈哭,说连鱼都是甜的……”
  现在想来有些想笑。
  李慕颀把她抱得紧了紧,下颌在杨昕玥头上蹭了蹭。
  跟她说起他刚到英国的事:“你不知道,我当时连吃了一周的西餐,把我吃的都快吐了!英国的餐食是全世界公认的难吃!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多华人超市,我就跟我妈诉苦……把我妈心疼坏了,给我邮了两大箱吃的!”
  “有一箱全是方便面!另一箱是零食!两箱东西光邮费就比东西贵了好几倍。也是那时候起,我才学会自己烧饭的。一到周末就到处找中餐吃,那时候能吃到口中餐是多么幸福的事。”
  杨昕玥有些能体会这种感觉:“那你吃了七年的泡面?”
  “那倒没有。顶多三年吧。我是读了三年的硕士,又在那边工作了四年,工作后,就能经常吃到中餐了。”
  “那你是跟崔媛媛一起去英国读书的?”
  李慕颀沉默了好一会,抱了抱她,给她调了个舒服的姿势。
  才说到:“我是她去英国后的第二年才去的。我跟崔媛媛,我们俩都是加兴的。她家离我家很近,两家人都是认识的,我小时候是扔在家给我爷奶带大的。而她爸妈是做生意的,也没精力带她,两家的孩子就经常一起玩。她小我三岁,我读大三时,她才读高三。她家里条件好,国内高考都没考,直接就到英国念了一年语言学校,大学直接在那边读的。然后我大学毕业,就过去读研,然后又等她读完研,再一起回国的……”
  “她其实不想回来的,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到了英国,又在那边生活了七年……很多习惯,都有些西化了,她父母也是想移民出去的。但我跟她想法不同,我还是觉得国内的机会更大一点……”
  “她跟我回国,并不是很乐意。所以这些年,我也一直顺着她。她想工作就工作,想在家呆着就呆着,想去旅游我就陪她去,她想跟别人一起出去玩,我就随她去。她家就她一个孩子,有些娇生惯养的。”
  杨昕玥听了很羡慕崔媛媛。
  有个喜欢她的人一直陪着她在陌生的国度。
  两个人艰难困苦一起走过,共荣辱过共患难过,这样的感情……
  她忽然没有信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