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带着武馆做农女 > 072 六六大顺
        本来挺尴尬端着竹筐没人接手的刘氏,赶紧回车里又装了几个杂面馒头出来,李华数着人头也来盛豆腐脑,这会儿功夫就有几个闻着味儿的路人凑上前吸鼻子……
  
      “多钱一碗?馒头恁软,禁饿不?”
  
      “这啥豆腐乳,要钱不?”
  
      李丽李强已经被嘱咐过的,这会儿夹夹缩缩答应着:“三文钱一碗……馒头……两文钱……”
  
      要被吓哭了有木有?在窝里都不敢耍横的性子,出来了更白搭,提前教多少次练多少次都赶不上跟陌生人实战一次。
  
      不然李华怎么就没安排刘氏来盛豆腐脑?看到她的双腿一直哆嗦着呢,勉强能端着个竹筐子不给扣喽。
  
      一家之主的作用总是无处不在。
  
      李华:“每次消费超过十文钱的都奉送一块儿豆腐乳,数量有限,晚来的可就吃不着啦!”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没事儿上个街头耍一圈拳脚功夫做个宣传都大大方方的,卖点吃食是小菜一碟!
  
      除了不乐意动脑子,十八代传人真不犯怵啥。
  
      何况现在也开始动脑子了……
  
      她想多创造跟那个时代的联系,就得多挣钱,多准备些能回馈武馆的东西去激发信号。
  
      这是来的路上安安稳稳驾车不跑不跳不动四肢只动脑子琢磨出来的。
  
      于是,她目前也是被打了鸡血的状态。
  
      守门的军卒不差钱儿,拒绝接受沐扬兄dei的免费早餐,李三哥抛给李华一个钱袋子,让她看着收。
  
      较真的话,该收三十二个铜板,李华数出二十六枚,说是六六大顺开张大吉。
  
      李三哥觉得这黑小兄dei挺仗义,另一个长了脑子的军卒低声嘀咕:“六六大顺,不应该要十二文钱吗?”
  
      没脑子的觉得你好烦……
  
      收了空碗跟汤匙回来给李丽清洗,刘氏带着李强已经照应了两单生意,只可惜这是在城门口,交通要道,李华指示收了碗就换地方,别等李三哥他们来撵。
  
      那个打听了好大会儿才要了豆腐脑尝鲜的男顾客,在付钱时磨磨唧唧,非说杂面馒头太软,吃两个才顶一个的量,要少交两文钱。
  
      刘氏面红耳赤的低声争执,她是胆小比较怂,但有关钱财的问题,她拼死都不会让步。
  
      “可你还白吃了一块儿豆腐乳……”
  
      “我就是为的豆腐乳才要了两碗豆腐脑,好家伙现在还齁嗓子!”
  
      刘氏……
  
      李强:“你欺负人!”
  
      “你个乡下……”
  
      话没说完,开山斧飞斧炫技,在他面前舞出一个三百六十度斧花儿,又飞旋回李华手中。
  
      戛然而止。
  
      付钱没商量,你敢少收我跟你急!
  
      能动手就别瞎哔哔,费耳朵。
  
      牛车再次动起来,刘氏扯着李强跟着走,小儿子这会儿犯抽似的俩腿都不会迈了,眼神也呆滞,一点儿都不如李丽干活儿机灵。
  
      谁都不知道这个五岁的小子憋什么大招呢。
  
      别小瞧人,这娃儿还是李家的户主。
  
      总之今天的信息量有些大,第一次进皇城的刘氏跟俩孩子看花了眼,露着怯儿也硬撑着跟在李华的指挥下。
  
      目前李华最熟悉的也就是外城的集市,里面摆摊儿的虽多,倒没见过这样正式出摊卖小吃的,而且里面弯弯绕绕挤挤挨挨,确实撑不开场面。
  
      牛车在集市外兜了半圈儿,李华有主意了,既能兼顾街上的行人,还能搭上集市里面的商贩。
  
      这样主动去交税的行为可亲可敬,守着集市大门的税官都有点蒙,难道真的在集市外面摆摊儿也归他们管理?
  
      可是送上门来的铜板板也不能推拒不是?主动上交的,两文就两文吧,没毛病。
  
      “你们可得给打扫干净了哈。”
  
      “当然!咱们做吃食生意的,里里外外就讲究个干净。”李华答应着,回去帮着摆好桌凳,亮出豆腐脑跟杂面馒头的棉被包瓷坛,又故技重施,先给税官送了一份过来。
  
      集市外面这块儿场地不小,李华有心长期占用,跟官老爷打好关系的话,真遇上点事儿,而自己又恰好不在,刘氏也有个求救的地方。
  
      十八代传人动了脑子再抹下脸来,也能无敌。
  
      一时半会儿没生意也不要紧,招呼着两小只做个引子,一人捧半碗豆腐脑吃的喷喷香……
  
      “下次再想来的时候,提前煮一锅茶叶蛋配着卖。”
  
      李华对于摆摊儿前景倒是挺看好的,只要刘氏肯坚持,这种物美价廉的小吃适合每个时代。
  
      “都听你的。”刘氏时不时去捏捏藏在袖笼里的二十个铜板,这是她在城门口挖到的第一桶金,给了她不少自信。
  
      “瞧一瞧看一看了哈,新鲜出炉的豆腐脑,三文钱就能尝个稀罕!”
  
      李华的花式吆喝可不是头一次面世,远远过来的林木森一听就兴奋了,丢下他爹就跑过来问:“怎么又出来摆摊儿卖吃的了?”
  
      头茬儿买卖最适合雇佣亲朋好友当托儿了。
  
      李华眉开眼笑指着桌凳安排:“快去尝尝鲜,林叔呢?”
  
      看到好朋友,终于想起来这两天还忽略了一件正事儿,笑容便有点儿尴尬了。
  
      她们一家子都穿着棉衣裳,林木森还是叠穿的单衣呢,上次留到牛车上的布料跟棉絮肯定被刘氏收起来了,可是自己还没告诉她给谁做……
  
      “爹,爹,这里坐!”林木森是个小买卖人,长期跟着父亲赶集锻炼出来的嘛,都不忘学着李华做宣传,“来两碗……脑儿!真香!”
  
      你确定?
  
      李华脚底下一个小趔趄,她能跟林木森飞速成为好朋友,莫非就因为都缺脑儿?需要补两碗……
  
      毕竟国人讲究以形补形。
  
      “豆腐脑儿,香香的豆腐脑儿,好吃下饭还补脑子……”
  
      实在编不下去了,摊子上两桌都有了顾客,小孩子占了大半儿。
  
      都是来补脑子的么?
  
      两个小引子可以退场了,李丽带着李强负责给客人送馒头收碗洗碗擦桌子,刘氏负责盛豆腐脑倒调料,李华收钱,兼坐镇指挥其他三人。
  
      林青是来捧场的,模样挺局促,但是真心觉得好吃,还主动招呼了两个熟悉的摊贩一块儿尝鲜,吃完后坚持付钱,不收就是看不起我那种坚持。
  
      他们父子除了常来销售自己捕获的猎物,还会帮着猎户村其余家代销,吃完了就得去集市里摆摊儿。
  
      李华扬声嘱咐:“再有好皮子给我留着哈,我出……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