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指挥官的无限打工之旅 > 第58章 2492年命运的波纹 JIO脸

  在雷曼搭乘的飞船向斯洛飞去的时候,莎拉-凯瑞甘也在某艘飞船上醒了过来,联邦的幽灵环视着四周,她的教官鲁姆正坐在那里不苟言笑的看着资料,就在凯瑞甘要说话的时候,鲁姆先开了口,不过说话对象却是飞行员:
  “我们到Fujita实验室还有多久?”
  “距离降落还有30分钟左右。”
  得到了飞行员的答复以后,鲁姆才将视线转向了凯瑞甘:
  “总算是醒了,不过真的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比你的灵能更加强大的人类,联邦的高层到底有多少漏洞现在谁也说不清楚了,不过好在下一个任务所在的Fujita实验室正好远离联邦中心,在那里好好调整一下,真的是见鬼了………..”
  凯瑞甘沉默的点了点头,鲁姆也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在凯瑞甘刚刚接受训练的时候,他就被迫给凯瑞甘这个用父亲的姓名逼迫都不肯合作的倔强货植入了灵能调节器,这种装置配合记忆调整将凯瑞甘变成了忠于联邦的幽灵战士。
  如果雷曼没有出现的话,凯瑞甘的任务不会受到拖延,她本来在2491年的时候就应该投入这个Fujita实验,一个针对虫族的实验,然后被袭击的明斯克带走,接着在突袭塔桑尼斯的幽灵学院的时候亲手杀掉鲁姆。
  但是这一切未来波纹的起点,都在于当初植入凯瑞甘脑部的灵能调节器,这种装置的抑制强度是根据当时凯瑞甘的灵能强度制造的,但是在遇见雷曼并且在亡人港被雷曼的虚空灵能和瞎猫碰死耗子一样的【我是你爹】记忆挑衅以后,凯瑞甘的灵能上涨了不止一个级数,在这种提升之下,凯瑞甘的灵能抑制器虽然还在工作,但是功率却跟不上了。
  伴随着这些小东西的失效,莎拉-凯瑞甘逐渐的拿回了自己的一部分记忆,心中对联邦的忠诚也逐渐消退了,精明残忍的幽灵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感应着自己的灵能情况,决定跟自己的典狱长,那个讨厌的鲁姆先玩下去。
  毕竟她现在没有把握直接控制住鲁姆的精神,也没有把握这船上没装什么炸弹或者灵能抑制装备,万一突袭失败被对方炸了船,她自认没有在宇宙真空中活下去的本事。
  鲁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能随时监视凯瑞甘脑内的抑制器工作的情况,现在抑制器工作正常,他就觉得没什么好怕的。
  于是,在雷曼不知道的宇宙的一个角落,飞船载着已经几乎要完全挣脱自己的抑制器枷锁的莎拉-凯瑞甘向着维克托5(Vyctor5)进行实验的Fujita实验室开去。
  而在另一个方向上,阿克图拉斯-明斯克通过自己的渠道得知了亡人港上发生的事情以后,知道自己必须暂时放弃追逐那种强大的力量了,他想获得那份力量的协助,但是他也知道,他自己的军略和行动又不是完全依靠那个力量的,获取同样强大的力量的支持有很多办法,比如说他现在拿的这份联邦内部的情报上显示的地方:Fujita实验室
  “航海长,下一个目标。”
  随着明斯克下达命令,克哈之子的战舰调整航线,也向着Fujita实验室开去。
  所有的人都迟到了,本来的2492年的时候,Fujita实验室应该已经化作了一片废墟;本来凯瑞甘应该在那里度过了一段残酷的控制虫族的实验,而联邦应该运用凯瑞甘的数据发展出一种装备,那种装备后来被克哈之子投放到塔桑尼斯上,迎来虫族,制造了星球范围内的大屠杀。
  而本来在那里,应该是明斯克解救了凯瑞甘,取出了凯瑞甘的灵能抑制器,这一系列的事件带起的波纹最终导致了一个宏大重要的事件的发生,现在,由于花了些时间去追逐雷曼这个如同幻影一样的人物,双方都迟到了。
  在命运奇怪的波纹牵引下,莎拉-凯瑞甘和阿克图拉斯-明斯克,向着Fujita实验室进发,各自思考着各自的目的以及在那里能得到什么。
  当然,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雷曼对此并不知情,他此时已经抵达了在梦中出现了很多次的故乡---泽拉图确认了行动方针,运输船利用自己携带的黑暗水晶直接发送了空间传送,传送了一批小心的探测机和搭载了隐形装置的海盗船,找到了斯洛附近薄弱的防空网的漏洞,直接将雷曼和另外两名暗黑圣堂武士送到了星球的表面。
  简单而粗暴,雷曼本来的计划是搞到身份,合法进入,然后带着自己的养父母正规渠道的离开那里,不过……在他那个计划失效的现在,能平安的接触自己的养父母的方法,似乎也只有泽拉图的办法了。
  雷曼此时此刻就走在沙尘覆盖的大地上,太阳炙烤大地,灰尘满天飞,这和他记忆中的故乡没有什么区别,有区别的大概是路边的田地里本来应该有大片的麦子的,只不过现在只有干涸的大地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雷曼紧了紧身上那身不久前刚从路边的一户人家外面顺手偷来的衣服,心中一片疑惑—他感觉自己现在都快不认识这地方了---这附近明明应该是生气十足的,会有人来人往的商店街,会有农业机械掀起的尘土,但是现在只有各种各样的空屋和上面挂着的晃来晃去的【出售】的破牌子。
  这到底怎么了,雷曼继续带着疑惑向前走着,他不停的思考离家这几年,家里忽然发生了什么,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忽然的,他看见了一个东西,一个突兀的东西。
  那是用家乡的褐色岩石雕刻而成的巨大雕塑,上面是联邦陆战队的英勇冲锋的姿态,还有一股小小的火苗在跳动着,雷曼定睛一看,那是一座凯联之战的纪念碑---雷曼仿佛被什么吸引一样走了过去。
  在那纪念碑光滑的表面,雷曼跪了下去,那上面有着一串串的名字,他伸出颤抖的指尖抚摸着那些名字,他看到了欧姆家的汤姆小子的名字---汤姆斯-欧姆,看到了那个并没有死在凯联的战场上的汉克-哈耐克,甚至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看到了无数他熟悉的名字。
  一个个名字在雷曼被泪水模糊的眼睛里化作一个个人影,纪念碑的表面化作了阴阳的隔膜,那一个个熟悉的人影站在隔膜的背后,拿着枪,向他一样伸出手,和他指尖相碰,但是入手处却尽是冰凉。
  但是没有看到自己的兄长的名字,雷曼哭着哭着就笑了起来,他看着故乡失去的诸多儿女中并没有自己的兄长的名字,不禁破涕为笑,摸了摸眼泪,起身离开。
  雷曼走的很快,很久就来到了雷诺家的农场门口,这里和他的记忆中没有多大变化,房子还是像补给站一样埋在地下,以便躲开风暴和剧烈的温差,门口的土地尘土飞扬,所以每次回家第一件事都是用声波洗澡除尘,而那架老旧的收割机器人还是站在门口附近。
  雷曼笑了笑,正打算往里面走的时候,他忽然看见特雷斯父亲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满嘴骂骂咧咧的拿着一堆工具冲着收割机器人就走过去了,看样子是要去修那破东西,雷曼正在近乡情怯的犹豫要不要喊的时候,他忽然惊恐的发现,那收割机器人居然摇摇晃晃的要倒,而他的养父,就在机器人下面!
  “父亲!!!!!”雷曼焦急的喊了出来。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特雷斯-雷诺明显的一愣,他缓缓的转过身子,看见自己的那宝贝的养子,被告知已经战死的养子站在那里从自己焦急的挥舞着双手,特雷斯觉得自己一定是中暑了,不过就在老农民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头上出现了一大片阴影,猛的回头看去,发现收割机器人正在以一种泰山压顶的姿态砸下来。
  特雷斯心中一凉,整个人正要向侧面扑倒的时候,养子的声音忽然如同闪电和幻影一样出现在特雷斯的面前,双手猛地向上撑去,然后在特雷斯一脸见鬼的表情中,老农民看到那沉重的机器人被自己的二儿子猛的丢了出去。
  是的,就像丢沙袋一样,扔飞了!
  特雷斯呆若木鸡的站在那,直到妻子卡萝尔听到巨响冲了出来,他才僵硬的回头说了一句:
  “老婆,出来看上帝。”
  啪叽,刚才经历过大喜大悲大惊,刚刚用尽力气扔飞了机器人后放松了下来的雷曼,听到这句话,再也坚持不住,一个狗啃泥就摔了下去。
  “Ray,Ray!!!!哦,我的天哪,Ray!!!!”母性让卡萝尔扔掉了手里的食物,先从震惊中挣脱出来,直接扑到了雷曼的身边,将雷曼翻了个身。
  “Hey,妈,爸,我回来了。”雷曼一脸尘土的咧嘴笑了一个。
  特雷斯和卡萝尔-雷诺,泪如泉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