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密战无痕 > 第642章:主动
“江波怎么说?”
  
  “我以为三哥你把这事儿给忘了呢。”小七嘿嘿一笑,“吴道坤这个人不光是个小人物,他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他在江波那边买马,抽成百分之三十,一开始,还挺规矩的,后来一次黑了他一笔钱,他还找过他,但这吴道坤背后有人,所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林世群?”
  
  “他没说,都能从时间上推算,应该是。”小七道。
  
  “还有什么?”
  
  “为了逼吴道坤吐出这笔钱,江波唆使人抓了吴道坤的一个相好,但是吴道坤根本就不在乎这个相好的死活,结果很戏剧,他这个相好的倒是跟江波好上了,两个人如胶似漆了几个月,现在也分了。”
  
  “吴道坤过去的社会关系呢?”
  
  “这家伙社会关系太复杂了,虽然不起眼,可三教九流都熟悉,碰到什么人都能说上话,江波还说,这家伙脑子特别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可惜没走正道,不然,前途不可限量。”
  
  “看来这个人没什么是非观,典型的有奶便是娘。”陈淼基本上可以分析判断出这个吴道坤是个什么人了。
  
  “三哥,这就是个祸害,要不要除掉?”
  
  “暂时不要,林世群将他派到我身边来,目的就看我是否对他有没有异心。”陈淼道,“他若死的不明不白,林世群必然怀疑是我所为。”
  
  “那就任由他待在我们督察处?”
  
  “督察处不是好待的地方,犯了错是要被罚的,不管他是谁的人。”陈淼呵呵一笑,“盯着,找到错,就罚。”
  
  “您这不是让他在林世群面前说您坏话?”
  
  “他要是在林世群面前说我坏话,那我还得谢谢他。”陈淼嘿嘿一笑,“而被罚,还在林世群面前说我好话的话,那我就该警惕了。”
  
  “明白。”
  
  ……
  
  愚园路,杜公馆。
  
  吃过晚饭,洪四被杜海鹏叫进了书房,翁婿俩几乎每晚都要在书房谈上一段时间,除了联络加深感情之外,还有逐步将义信社的事务交给洪四熟悉的意思。
  
  杜海鹏为什么舍得放权,也是因为他查出自己患了绝症,医生都说了,最多一年,不超过这个时间。
  
  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着急的让洪四熟悉义信社的事务了。
  
  一个习惯了掌权的人,是不会轻易舍得把自己的权力让给别人的,那怕是至亲也不行,只有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情况下,才会这么做。
  
  这个秘密知道的人不多,除了杜海鹏自己和杜婉心之外,现在有了第三个人知道,那就是洪四。
  
  “洪四,明天备一份厚礼,去拜见一下西村先生,义信社能够发展壮大,没有西村先生在背后支持是做不到的。”杜海鹏坐下来,交代一声。
  
  “好的,爸。”洪四答应一声。
  
  “你跟婉心还分开睡?”杜海鹏抬头问道。
  
  “爸,我跟婉心还没正式结婚呢。”
  
  “江湖儿女,没有那么多讲究,要不是你们俩坚持,我直接让你们把婚礼办了,哪来这么多事儿。”杜海鹏道,“我就是想在我闭眼之前,能看到我的小孙子出世,我也对得起杜家的列祖列宗了。”
  
  “爸,您身体还好着呢,一定会看到的。”
  
  “我的身体我知道,你也不用安慰我。”杜海鹏道,“前天我约了圣玛利亚医院的劳尔大夫又做了一次检查,他说,这个病最多还有半年。”
  
  “爸,不行咱们试试中医,沪上名医贺云笙的医术高超,明天我陪您过去看一下?”洪四道。
  
  “不用了,自从检查出这个病,贺大夫那儿我就去过了,他跟我说,少操劳,制怒,再用中药调理的话,能活三年。”杜海鹏摇了摇手,“可我在这个位置上,不操劳能行吗?”
  
  “爸,要不然出国治疗,国外的医术要比国内强,兴许有办法呢?”洪四换了一个想法道。
  
  “不了,我一个中国人,万一死在国外,回不来,怎么办?我不想死后连祖坟都进不了。”杜海鹏道。
  
  洪四能说什么,杜海鹏这样的人,骨子里都很轴的,认准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我估计是看不到孙子出世了,不过,婉心要是能怀上,我也能瞑目了,你说呢?”杜海鹏道。
  
  “爸,这事儿我一个人说了不算的。”洪四道。
  
  “你呀,一个大男人,不能事事顺着她,宠着她,这女人传宗接代是职责,岂能这么由着她?”杜海鹏道,“今天晚上,你就给我住到一起去。”
  
  “爸,您给我们一点儿时间,我保证很快就会让您听到喜讯的。”洪四只能拿话先拖延着。
  
  “你小子别哄我开心。”杜海鹏道。
  
  “真的不哄您开心,您放心好了。”洪四忙道。
  
  “西村先生是我们义信社最大的依仗,你要多去走动,请益,他这个人喜欢青花瓷,明天你就把我收藏的那个明青花窄口瓶给他送过去。”
  
  “爸,那可是您最喜欢的瓶子,送给日本人,是不是太不值得了。”洪四道,这些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艺术瑰宝,送给一个日本特务,他当然心里不舒服了。
  
  “拿下拐子,丧彪就自断一臂,用一只瓶子来换,值得。”杜海鹏道。
  
  “可是我觉得西村未必有这个能力能左右76号的决定。”洪四道。
  
  “西村可是市政府的高级顾问,就连江市长也都是敬让他三分的。”杜海鹏说道,“他出面的话,76号应该会给面子的。”
  
  “只怕未必,76号的后台是南京汪氏还有梅机关,梅机关可比一个西村高了不知道多少级了。”洪四道。
  
  “那你说怎么办?”
  
  “爸,这件事本来是丧彪惹出来的,他现在把皮球踢给您,就算咱们把拐子从76号弄出来,只怕他也未必会感激咱们,所以,您大可不必理会。”洪四道。
  
  “可是我是义信社的龙头,我若是不能将拐子救出来,那我的威信势必受到打击,丧彪已经去求那儿玉先生了,若是儿玉那边起了作用的话,那我们可就输给他们一阵了。”杜海鹏道。
  
  “儿玉誉伊夫也做不到,拐子得罪的人来头不小,他们这一次是踢到一块钢板了。”洪四道。
  
  “哦,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已经暗中找人打听过了,丧彪跟一个叫陆铭的人合作,想利用一个叫‘长丰’的米号帮他们将从芜湖收购回来的粮食利益最大化,但是,这个‘长丰’米号被76号的一个实权大人物看中了,抢先一步买到了手中,他们还自不量力,想要从人家手中强取豪夺过来,拐子就是去给陆铭助阵才被抓取76号的。”洪四道,“他们这一次得罪的人在76号内可不是小人物,外界可能不清楚他在76号内的地位,但是只要是稍微了解76号内部情况的人,都知道,得罪了这位督察处的陈三水处长,那是没有好下场的,这位陈处长在76号内部还有个绰号,叫做陈阎王。”
  
  “陈阎王,这个外号好霸道,就算他们那个林主任也没有这么霸气的外号吧?”杜海鹏惊讶熬。
  
  “反正,这个人不好对付,他跟特高课那边还有很深的关系。”
  
  “那这个人咱们能结识吗?”
  
  “其实他来过我和婉心的订婚宴,只是当时用的是化名。”洪四道。
  
  “什么,这么重要的客人,我们居然不知道?”
  
  “他应该不想让人知道,否则的话,就不会化名而来了。”洪四道,“不过,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他为什么会不请自来。”
  
  “阿四,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就是跟您聊了许久的程先生,三水贸易公司的总经理。”洪四解释道。
  
  “是他?”杜海鹏的记忆还是不错的,何况这才过去没多久,当然记得了。
  
  “爸,这件事可能没那么简单,我想再等等,再看看,把这里面的情由想清楚了,再出手。”洪四说出自己的想法道。
  
  “万一丧彪那边先出手呢?”
  
  “没关系的,他们以为傍上了儿玉誉伊夫就可以跟推翻您吗,没那么容易。”洪四嘿嘿一笑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爸,您很快就会知道的。”洪四道,“不早了,我送您回房休息吧,你这身体,多休息,少操心,会好起来的。”
  
  “嗯,社里的事情交给你我放心。”
  
  ……
  
  “头儿,今天晚上就行动,丧彪他们……”洪四亲自送杜海鹏进了房间,然后才找了个借口出来,抽了一根烟。
  
  老丁迅速的从墙角处跑了过来。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洪四混进义信社睡在一起的弟兄,如今都进了杜公馆,成了他的手下,像老丁这样的,更是被委以重任。
  
  “嗯,这么多的粮食,一把火烧掉,太可惜了。”
  
  “您放心,这批粮食早就被偷梁换柱搬空了,留下的很少的一层,就是给丧彪手下人做个样子看的。”老丁道。
  
  “那这批粮食你是怎么处理的?”洪四问道。
  
  “低价,卖给了……”
  
  “什么,卖给了新四军,你不怕掉脑袋吗?”洪四吓了一跳,虽然说现在国共合作抗日,可重庆方面对共产党比防贼也还狠,甚至不惜制造各种摩擦,军统在这方面更是马前卒。
  
  “他们又没说自己是新四军,我们也就当做不知道,反正卖给的抗日的队伍,咱最多也就是个不查之罪。”老丁道。
  
  “谁联系的买家?”
  
  老丁笑了笑。
  
  “老丁,你该不会是……”洪四掐了话尾,没有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