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二十九章 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你还想活着离开?”
  耶律大石冷笑道。
  此时他已经被手下扶起,正在混乱地解开衣服包扎。
  实际上他伤的不轻,王跃一斧子差点劈开他半边身子,要不是那个肉盾舍命相救,他这时候已经是死人了,但即便这样肩头上也劈开一个恐怖的伤口。
  就连锁骨都已经外露。
  甚至锁骨上也被斧尖划开一道子。
  可以说哪怕再晚零点一秒,他的命也就没了,但现在仍然很难说是不是能够保住,毕竟还有接下来的感染问题,此刻他虽然强撑着镇定,但浑身也在不断哆嗦着,因为失血脸色也很难看。这个人长得还是很英武,颇有几分电视剧里正面英雄的风采,但现在就不好说了,王跃手中肉盾依然带着哀伤看着他,恍如被抛弃的怨妇。
  “你这厮挟持女人,算甚底好汉!”
  一个壮汉催马上前喝道。
  此时王跃背靠着峭壁,左右都是泥土遮挡,最容易被攻击的双腿,直接被他用盾牌护住。
  神射手倒是有可能一箭射死他,但更大的可能是射死肉盾。
  而这是肉盾的哥哥。
  不过王跃处境仍然很危险,虽然仓促之间这支漫长的骑兵队伍中,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光最近的上百人也足够剁了他,这时候很多骑兵都已经下马,他们正从两边冲出河滩从他后面包围,一旦他们形成包围,那就真很难逃走了,所以留给他的时间很短。
  实际上说话只是掩护,他一直在不断地向上移动。
  “好汉?
  我不是好汉。
  更何况此刻我们是敌人,对敌人需要做好汉吗?
  大石林牙,你设计骗我们,我砍你一斧子,咱们这也算扯平了,至于这位小妹妹,我会把她带到涿州的,如果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已经身受重伤,那就尽管去涿州抓我吧!”
  王跃说道。
  说完他骤然间纵身而起,在下面一片愕然的目光中,带着肉盾到了沟顶,而就在同时第一个士兵也冲上来,就在他拔刀上前的同时,王跃扛起肉盾向着远处狂奔而去。而更多士兵纷纷爬上来,呐喊着在他后面徒劳的追赶,紧接着几名骑兵也从一处缓坡冲上,不过这时候王跃已经钻进了前面的树林中。
  这家伙扛着肉盾在依旧黑暗的密林中向北狂奔,一直跑出很久,直到头顶朝霞满天,而他也跑出密林到了旷野上……
  四周再无契丹骑兵。
  他随即把那肉盾扔在一旁,这个混蛋粗野的动作让后者闷哼一声。
  “很痴情啊!”
  王跃坐在她身旁饶有兴趣地说道。
  此时在晨光中细看,这个肉盾还是有几分姿色。
  而且这个气质和张家小娘子,还有方七佛身边的那个完全不同,倒是颇有几分野性。
  后者躺在那里默默望着头顶的天空。
  “话说你一个女人,怎么也跟着打仗?你是耶律大石的女人?正妻?姬妾?”
  王跃问道。
  “别再跟我提这个名字,我与他再无瓜葛!”
  后者缓缓说道。
  说完她猛然坐起,但却疼得惨叫一声,然后用仇恨的目光看着王跃。
  “懂了,一厢情愿,一往情深,看他像个盖世英雄,想着变成他的女人,为此不惜以一个女人跟着他上战场,幻想着战场并肩驰骋,然后还舍命救他,最终他被你的深情感动,从此一起白头携手。
  结果,
  砰一声,梦碎了!
  自己在他眼中居然只是一个可以随便抛弃的啊!
  太伤心了,一腔痴情却得到如此结果,盖世英雄变渣男,痴情少女终被抛弃,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话说你们睡在一起过吗?”
  王跃问道。
  “你这个狗贼,我杀了你!”
  肉盾怒吼一声,发疯般向他扑过来,不过紧接着又疼得倒下了。
  很显然王跃那些乱七八糟的调侃,并没有影响她理解这番话的意思,不过她现在也无可奈何了,她被王跃踹了一脚,可是受伤不轻,那时候王都头又不知道她是女的,那一脚可是很实在,没当场吐血而亡,就已经是仓促间王跃顾不上用全力了。
  “真没睡过?”
  王跃笑着问道。
  “没有!”
  肉盾吼叫着。
  “那还不算太吃亏!”
  王跃颇为感慨地说道。
  肉盾羞愤交加,却又无可奈何他。
  “不过你一个女人,跟着行军打仗,你家里人是怎么想的?”
  王跃好奇地问。
  “我契丹女儿岂是你们宋人可比,女人上战场又算得了什么,我契丹女儿一样上阵杀敌,我承天太后还把你们皇帝打得跪地求饶,若非你这狗贼偷袭,今日我就砍了你的狗头。”
  肉盾高傲地说道。
  “吹牛这种事情要现实一点,你说当年萧燕燕暴打大宋,这个我的确是无话可说,我承认她把大宋揍的挺惨,可你这两下子就老老实实的吧!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打不过我就是打不过我,你再吹牛就能打得过我了。还有,看起来你家里倒是有些权势,你哥哥居然敢硬顶着耶律大石,你姓什么?
  王跃问道。
  “萧!”
  肉盾说道。
  “名字!”
  王跃问道。
  “你不配知道!”
  肉盾高傲地说道。
  “我是文明人,但你不要逼我野蛮,这地方可就咱们俩,我想对你做什么可都是随便的。”
  王跃说道。
  肉盾深吸一口气。
  “萧塔不烟!”
  她咬着牙说道。
  她倒是还算懂事,就是这个名字有点冲击力。
  “呃?”
  王跃愕然地看着她。
  “你真不是耶律大石的女人?”
  他很不确定地问道。
  “不是!”
  萧塔不烟几乎用尽全力大吼一声。
  “不是就不是吧,没必要这么大声!”
  王跃不满地说道。
  好吧,应该还不是,两年后耶律大石在从金军手中逃出时候,就已经有五个儿子了,他这时候其实都三十五了,早就已经结婚生子,甚至儿子都很大了,但他被金军抓住后又娶了一个女真女人,而且是作为正妻,也就是说他的正妻肯定已经没有了。那么这五个儿子就与萧塔不烟无关,事实上之后这五个儿子也没了记载,估计也死在乱军中,之后他抛下那个女真女人带着儿子们逃走,后者宁死不说出他去向。
  话说这家伙倒是很会哄女人。
  然后那个对他至死不渝的女真女人也就被粘罕射杀了。
  至于萧塔不烟是他跑到可敦城时候,才第一次出现记载的,而且是直接就封为元妃,他死的时候萧塔不烟生的儿子还不大,以至于我大辽感天皇后不得不垂帘听政,一直到七年后还政于儿子也还没死。
  也就是说萧塔不烟肯定是耶律大石在可敦城之前新娶的。
  很可能是一起逃难的贵族。
  而耶律大石的嫡系就是他从析津西逃的那批,那么萧塔不烟这时候跟在他身边就很合理了。
  王跃看了看我大辽感天皇后……
  话说这个女人也不是善茬啊!耶律大石死后,她也把中亚折腾的不轻,还直接把金国使者给射死了。
  萧塔不烟颇有些不安的看着他,话说此时荒郊野外,四下无人,这个恶贼真要是对她做些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她可是真的无力反抗啊,尤其是此刻他看自己的眼神还如此的奇怪……
  “起来吧,赶紧走啊!”
  王跃说道。
  “我站不起来!”
  萧塔不烟怒道。
  王跃很无语地抄起她,然后又直接扛在了肩头。
  “你这个狗贼,你就不能背着我!”
  萧塔不烟怒道。
  这种头朝下的感觉让她很屈辱。
  “闭嘴!”
  王跃喝道。
  “我砍了你的狗头,啊,你敢打我!我,你还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