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二十三章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你也太大胆了,从九品小使臣面斥正六品右武大夫,纵然你非他管辖,此事传开,也是一个狂妄无礼,你如今好歹也是个官身,这官场上的规矩得学,否则总有一日会受其害。”
  出门的刘錡,很无语地对王跃说道。
  “难道这不正符合我的人设吗?”
  王跃说道。
  “何为人设?”
  刘錡问道。
  “我这个人在童太师心中的形象啊。
  我在他心中不就是一个淳朴,无心机,有什么就说什么的莽夫,既然我是一个这样的人,那当然就有什么说什么,话说难道以我的人设,会知道一个右武大夫和知州是什么吗?我只知道太师老爷的话必须听,知道王禀是我的上司,你们俩算是朋友,但这个和,他叫和什么?”
  王跃说道。
  “和诜,右武大夫,威州刺史,知雄州,其父狄武襄部下大将和斌。”
  马扩说道。
  “和珅?”
  王跃愕然道。
  好吧,这个名字的确起的不错。
  “那么我能知道他是谁吗?”
  他紧接着说道。
  刘錡目光复杂地看着这个家伙……
  “你这厮是惯会演戏啊!”
  他感慨道。
  “戏嘛,该演还是要演。
  但咱们也算兄弟间了,这个就没必要演戏了。
  不过说起来,咱们太师为何会出这个安排,战场上的事哪有这么安排,要打就打,不打就不打,既然出兵怎么还畏首畏尾,他离京时候的豪情壮志都到哪里去了?在京城时候你们都说咱们十几万大军,就是冲上去淹也把辽军淹死,虽然我一再提醒你们没那么简单,你们反而觉得我杞人忧天。
  如今证明我对了。
  可既然事已至此,也就必须以这种处境下的方式来对待。
  该打就得打,如今人家倒是摆出真要打的架势,咱们这边却反而开始畏畏缩缩,就算是为了招抚,首先也得先打出威风来。
  只要一场胜仗,耶律淳自然老实了。
  可为何自己先又害怕打仗?”
  王跃说道。
  “来,来,我带你去看看。”
  刘錡说道。
  然后他们三人直接出了行辕,很快到了一处军营,大批刚刚赶到的官军正在扎营,这些几乎清一色的步兵,而且一个个看上去面黄肌瘦,身上的铠甲多数都残破不堪,上面的铁锈都没擦干净。至于武器也差不多,锈迹斑斑的刀枪,明显损坏很久的弓弩,还有的连污垢都没擦,甚至很多人手中都没有真正的武器,就是随随便便找根木头棍子镶了个枪头。
  而且也不全是青壮年,胡子都白了的为数也不少。
  他们身上看不到任何军人的气质,就是一群拿着简陋武器的贫民,甚至有不少破衣烂衫倒像是乞丐。
  气质也像。
  王跃很怀疑他们没来前的职业就是乞丐。
  整个军营全都如此。
  “河北路第六将所部,刚刚从河间府赶来。”
  刘錡叹息着说道。
  王跃用惊悚的目光看着一个瘸子,后者正拄着他那根所谓的锥枪,一边歪歪扭扭地走着,一边和几个士兵吵架,因为王跃那莫名其妙的语言挂,他倒是听的很明白……
  这货是个拉皮条的,那几个士兵欠了他钱。
  “你问太师为何没了豪情壮志?
  这就是。
  河北路禁军,自檀渊之盟至今,近一百二十年不识兵戈,纵然白发之人亦未睹战火,一百二十年,一百二十年不打仗的军队,会糜烂成何种模样?辽人已然糜烂至数十万大军,辽主御驾亲征,尚且败于不足两万野人,这还是当年那横行河北的铁林军?
  辽人如此,难道我们就会更好?
  我们只会更糜烂。
  太师的确想过河北禁军不堪用,故此带了不少西军,可西军终究还是以防范西夏为重,能调来的不过是少数,这仗还得靠着河北禁军,太师虽到过河北,但终究不过是走马观花,难以知晓河北禁军实情。如今各地禁军云集之后,才知这河北禁军早已糜烂至此,这般军队纵然二十万又有何用,巡边大军看似十余万之众,实则堪用者不足三成。”
  刘錡说道。
  “还有,你以为这十几万大军就真是十几万?”
  马扩说道。
  “呃,难道我大宋也吃空饷?”
  王跃愕然道。
  “崇宁年间仅熙河路逃亡军卒近四万,熙河路总共九将,所有加起来不过五六万人而已,逃亡军卒近四万,你以为将领为何不管?不只是如此,还有那临战时候雇人顶替的,看看这几个状如乞丐者,估计就是哪个有钱的禁军雇来顶替自己。
  太师此行账面上调集十五万大军。
  但实则多少,估计就是太师自己都不清楚,能超过十万就算好的。”
  马扩说道。
  “果然这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啊!”
  王跃感慨道。
  这也可以解释宋军为何输的那么惨了。
  要说制度问题也不尽然,因为这时候的禁军已经不是过去将不知兵,兵不知将了,在经过了熙丰变法之后,宋军实际上是将兵法和旧法并行,但将兵法逐渐成为主体,也就是类似明朝后期的总兵制度。各地军政主官招募军队,然后这些军队由将们指挥训练,需要打仗时候这些将们带着部下调往战场,总之这时候将是宋军的基本作战单元。
  人数并不固定。
  有一将上万的也有两千的。
  而童贯这十几万大军,就是这样一将一将凑起来的,可要吃空饷,那就很难说有多少了。
  更别说绝大多数还是一百多年没打过仗的。
  难怪杨志如此得童太师器重,好歹这还是个真正能打仗的啊!
  “他这是想空手套白狼,想学人家玩军事讹诈啊!”
  他说道。
  童太师这是美梦破灭,不得不玩一把垂死挣扎,就像赌桌上那些手握一把烂牌却在诈对手的赌徒一样。
  开牌是真不敢。
  只能把这十几万精兵强将的戏演下去。
  说不定就赢了呢?
  毕竟对手也不可能拿出什么好牌来,万一耶律淳先撑不住呢?
  “也不尽然是赌,毕竟辽军是真少。
  就算咱们这边河北禁军不堪用,但终究还是有几万西军,真要是开战,咱们兵力仍旧远超辽军,据说对面新城辽军也只有几千骑兵而已,虽说地方上都还有些汉兵,另外涿州也还有郭药师部几千人,再就是萧干那里也有几千,但加起来对面真正可战之兵也就一两万而已,我军还是有足够胜算。”
  刘錡说道。
  这胜算的前提是西军的战斗力得和辽军差不多。
  更何况这边主帅和那边主帅不是一个等级,童贯对耶律大石,这就像是某个跳起来打人膝盖的啊!
  “咱们何时启程?”
  王跃问马扩。
  “王兄弟,你可想好了,此行是真要冒死,耶律淳既然斩杀使者,自然也就没想过归降,一旦咱们在析津城与其周旋,白沟战场上双方却开始交战,辽军败了还好,辽军若胜了,那就难保不会杀咱们了。”
  马扩说道。
  “无妨,王某别的不说,还就不怕这种事情。”
  王跃笑着说道。
  他怕个毛啊,他又不是不知道,马扩根本就没死在析津城。
  他已经记起这个人是谁了,《金瓯缺》的男主角,被徐兴业写的老惨了,最后老婆被抓去当女奴,自己潜入沦陷区原本想赎回,却没想到已经被折磨得油尽灯枯,终于见了临死前最后一面,然后抱着骨灰擦着眼泪走向茫茫前路……
  但是,他并没有死在这次出使中啊!
  此行有惊无险啊!
  那有什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