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二十四章 铁拳无敌王都头

  五月十八日下午,王跃和马扩正式启程。
  他俩因为这件可以说义举,都得到了升官作为奖励,马扩升到和刘錡一样的閤门宣赞舍人,王跃由从九品升到正九品,承信郎变成了成忠郎……
  连升三级。
  他那个承信郎是小使臣的倒数第一级,马扩的承节郎是倒数第二,而现在的成忠郎是倒数第四,或者说正数第五,准确说还是杂鱼,最多是条稍微大了一点的杂鱼,只要还是小使臣就都是杂鱼。小使臣之上的大使臣才勉勉强强脱离杂鱼的行列,但依然很低微,真正到稍微有点地位的官,那至少也得诸司副使,比如刘錡的武翼郎,还有杨志的武功郎。
  当然,这个稍微有点地位是相对王跃这样的来说,实际上在大佬们眼中,只要还是郎,那就都是杂鱼。
  大夫才彻底脱离杂鱼。
  即便是升级的杂鱼,其实也不是实授,而是借职。
  也就是童贯用携带的空白告身给他们先封上官,回头是不是得到朝廷正式任命得看他们办事结果。
  一般没问题。
  他们成功了当然值得奖励。
  他们失败了……
  朝廷还不至于舍不得给他们刻在墓碑上。
  白沟驿。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黎明时分的界河桥上,王跃转头看着身后黑沉沉的大地,恍如抽风般挥手作别……
  “赶紧走吧!”
  马扩无语地说道。
  他们身后又没人,哪怕刘錡也只是送他们到白沟驿,昨天傍晚紧接着就返回了雄州,他俩在白沟驿住了一晚上,这才正式跨过界河,再向前的桥另一边就是辽国的土地了,宋辽就是以下面这条并不宽的拒马河为界。
  双方的确已经和平了一百二十年。
  这期间除了辽国趁着宋与西夏战争,摆出调解人姿态讹诈了两回,双方事实上的战争从未有过,甚至辽国饥荒时候大宋还救济,当然,界河上有土匪抢劫大宋的运输船,这个就不影响双方的和平了。哪怕抢的频繁了些,也只能说辽国那边的治安不好,毕竟就算大宋自己这边,也一样有逃兵为盗,抢劫运输粮食的官船的。
  “我只是觉得此情此景应该念这句诗。”
  王跃说道。
  说完他看了看旁边。
  十五名重赏招募的士兵,正带着明显的惶恐走过。
  这是王禀给他们配备的手下,原本因为重赏激励起的精神,正因为他这句诗烟消云散。
  除了这些当然还有武松,不过武松还是以游僧的身份,所以不需要担心会被耶律淳杀了,说到底辽国也信佛,而武松这种有证的大师别说辽国,就是去女真人那里也不会有事。至少官方上是不会有事,这就是大师们的优势,无论到哪里都能保命,至于遇上孙二娘这种开黑店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但真要是这样的,有事的也不会是武大师。
  王跃满意地转回头,与马扩一同催马向前。
  仅仅十几秒钟后,他们就踏上了辽国的土地,北岸其实也有一座属于辽国的白沟驿,但已经无人,估计是知道要开战所以跑了,走出十几里之后才看到零星的农田,随着东边朝阳逐渐升起,眼前的大地也在他们视野中分明起来。辽国这边远不及大宋那边,人烟稀少,多数都是荒草,偶尔见到的零星村庄也都是些破破烂烂的草屋,倒是有些放牧的,就这样一直走到太阳完全升起才看到一座夯土的城池。
  新城。
  还没等他们到城门,里面几个官差就迎出来,问明身份后,在路边行人好奇的围观中,带着他们直接到了城内的驿馆等待,而驿馆外面则迅速挤满了看热闹的老百姓……
  “没人招呼咱们吗?”
  王跃好奇地说道。
  那几个官差把他们带到这里就走了,而本地驿站的官员只管送饭,并不与他们交流什么。
  “等引伴官,普通地方官无权招呼咱们。”
  马扩喝着茶说道。
  这里依然喝煎茶,而且还是加料的,王跃喝不了这种高级茶。
  “汉儿尽做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
  王跃看着门前吵吵嚷嚷的人群感慨道。
  幽燕与中原分隔近两百年了,尽管只有一道界河相隔,但两边的语言已经完全不同了,南边更多受宋朝官话影响,而北边则更多受契丹话影响,虽然根源仍旧是一种语言,但却更像是两种不同的方言。而且这些百姓在门外指指点点的目光,也不像看待同胞,倒是更像看待敌人,充满警惕,丝毫没有大宋朝衮衮诸公们期待的比肩系颈,箪食壶浆。
  “你那张揭榜呢?”
  王跃说道。
  马扩随即给他取出童贯的那份揭榜。
  王跃拿着直接走到门前。
  “这位使人从何而来?”
  人群中一个老头问道。
  “汉人的地盘!”
  王跃回答。
  “欲何往?”
  另一人问道。
  “析津城。
  本官奉大宋太师,知枢密院,陕西河东河北宣抚使楚国公童贯童太师之命出使析津,晓谕耶律淳早日归顺大宋。
  这里有童太师揭榜一份。”
  王跃说道。
  说完他打开那份揭榜。
  “幽燕一方本为吾境……”
  在那些围观百姓一片愕然目光中,他开始宣读这份榜文,不过效果不大,那些老百姓没什么反应,整整一百八十年的时间,足够抹去这些百姓对中原王朝的认同感,而且这时候女真人还很远,他们也没什么紧迫的压力。辽国的南面官制度在这个比烂的时代里,也不比大宋更烂,至少对老百姓来说,他们对于大辽比大宋更认同。
  一百八十年。
  咱大清一百八十年时候都一堆好奴才呢!
  “这就是南朝礼仪之国?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而已!”
  人群中一个壮汉鄙视地说道。
  他身旁几个人立刻跟着起哄,怒斥大宋不顾兄弟盟好乘人之危。
  马扩已经走到王跃身旁,他刚要说话就被王跃拦住。
  王跃面带微笑地看着那个人……
  “我大宋不只有礼仪,还有一双铁拳?”
  他说道。
  那人愣了一下。
  紧接着就发出了一阵很欢乐的笑声。
  “宋人铁拳?莫不是睡昏了头,还在梦里?当年赵光义乘着驴车仓皇逃亡之时不知道铁拳何在?”
  他说道。
  他身旁那几个同样一片哄笑。
  很显然高粱河车神已经成为大宋的标志性形象了。
  王跃静静地看着他们的表演,脸上继续保持着笑容,然后缓缓举起了自己的右拳……
  “这就是!”
  他说道。
  下一刻他骤然大吼一声,紧接着一拳轰在旁边半掩的大门上,丝毫不比方七佛差的力量,瞬间击穿了房门的木板,带着飞溅的碎木穿出,那碎木甚至撞在了那人身上。就在同时这扇内开的大门也凶猛的撞击门框,甚至整个门楼都在撞击中剧烈颤动着,尘埃甚至泥土都被震落。
  门前一片惊叫。
  而王跃则在对面一片石化的目光中,抽出了自己的拳头,但下一刻他的左拳轰出,再一次轰在了门上,原本就已经破损大半的房门,伴着这个拳头的落下直接折断……
  “这也是。”
  他举着左拳说道。
  (感谢书友亡灵恶龙,汉族网麦冬,晋安明月,跃马扬刀踏东瀛,飞龙夕惕若厉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