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四十九章 拆桥

  拆桥……
  “这小白脸心肠就是歹毒啊!”
  王跃在水草间探出头,一边感慨着一边看着白沟桥。
  话说这座桥真的和他很有缘,这些天他净是和这座桥打交道了,此刻这座桥已经成了耶律大石的后方,南岸一万五千辽军背水列阵,不断冲击着种师道的宋军中军阵型,而他们所有需要的都通过这座桥运到南岸。
  吃的。
  消耗箭支的补充。
  包括援军……
  步兵是没法涉水过河的,下游只有骑兵能涉水,但战马鼻孔的高度可比人鼻孔的高度要高得多。
  那么如果拆了这座桥会发生什么?
  王跃毫不犹豫地潜入水下,然后无声地游向白沟桥。
  这座桥两端守卫的辽军丝毫没有任何察觉,白沟河水含沙量还是不小的,尤其是这种汛期,太行山上倾泻而出的河水,虽然不说堪比黄河,但水下一米处潜游的身影也是看不出来的。
  包括在桥上巡逻的士兵也一样毫无察觉。
  王跃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桥下,悄然探出了头。
  眼前的白沟桥是一座八字撑的木桥,也就是枯水期在河床挖到底下坚实土层,夯实后再用石头修一个船型基础,上面插圆木桩固定好,然后很多根共同组成一组桥墩。在这个桥墩上面架起一个向上的放射状木撑,当然,这个木撑同样由多根圆木组成,最后再上面是桥面,同样也是圆木组成,与底下八字撑共同组成一个承重结构。
  然后在最上层铺木板桥面。
  而白沟河总共三个这样的八字撑,每一个的间隔约二十米。
  毁掉一个就可以了。
  大宋朝在这里修木桥而不是石拱桥的目的,其实也就是需要时候可以一把火烧毁。
  毕竟白沟是大宋的国防线。
  王跃带着一脸恶意满满的笑容,将手向半空一伸,祖传宝斧瞬间出现……
  “开挂的人生就是爽啊!”
  说完他一斧子劈落。
  组成桥墩的一根圆木瞬间被砍出缺口。
  甚至不能说是砍,就仿佛用斧子扫过一样,这根恍如大腿粗的应该是榆木就斜茬缺了一块,仿佛被什么给啃了一口,紧接着发出折断声,同时缺的那一块上面落下,整个桥身发出轻微的晃动,而这根圆木向一侧诡异的扭曲着。
  这足够桥上的人警觉了。
  一名巡逻的士兵疑惑地探身向下望……
  “桥下有人!”
  他骤然尖叫一声。
  与他四目相对的王跃对着他露出灿烂笑容,下一刻手中斧子再次劈落。
  然后这根圆木上又多了一个缺口,上面巨大的重量压得它再次弯腰,伴着刺耳的撕裂声,另一边终于断开,原本笔直的圆木,一下子仿佛苍老到了快九十的驼背老人。
  下一刻它彻底折断。
  整个桥身随即猛然一晃,但却随即稳住。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这样的木桩有二十多根呢,缺了一根还不至于垮塌。
  然后王跃在那士兵傻了一样的目光中,开始对着第二根圆木举起了手中的斧子,那士兵终于清醒过来,一边惊叫着一边倒持着长矛,奋力地试图从上面去刺王跃,但却因为桥的高度问题,根本就够不到他。
  而就在同时王跃又砍断了第二根。
  桥上一片混乱,紧接着十几个士兵探出头,一个个愤怒地咒骂着,拿着长矛之类武器徒劳地向王跃捅着。
  还有人干脆当标枪扔出。
  但依旧毫无意义。
  因为王跃站在这些圆木中间,这二十多根圆木组成一个圆木阵,就像密林一样保护着他,他只需要站在里面依靠这些圆木保护就足够了,有这些东西当做盾牌,别说是扔标枪,拿床弩都射不着他。
  在上面惊恐的尖叫声中,王跃继续像光头强一样砍着。
  很快岸边的士兵也加入,用他们手中弓箭向他攻击,依然徒劳,甚至还有骑兵冲到浅水区在下面向他射箭。
  但同样没用。
  这些圆木也不是全都直上的,还有是交叉以防止向外撑开的。
  这整个就是一个圆木的迷宫,恍如现代那些桁架桥的桁架内,不要小看这时候的造桥技术,古代版桁架系统早就很平常,开封城内还有一座铁桁架桥,蔡太师桥完全用钢,当然,实际上是锻铁建造。在桥上桥下混乱的围观中,王跃就这样又砍断了第五根,就在这根被砍断的瞬间,头顶的桥身突然发出一阵诡异声响,王跃愕然抬头,因为受力严重改变,一根木头终于挣脱榫卯和钉子束缚,从八字撑上脱落。
  “快跑啊,桥塌了!”
  头顶的尖叫声随即响起。
  那些围观的契丹士兵瞬间一哄而散。
  但也就在同时,萧辅的面孔出现在了岸边的人群中……
  “姓王的,你想干什么?”
  他抓狂一样尖叫着。
  虽然他其实没看见是谁,但依旧心有灵犀般猜到了。
  “你自己看不见吗?”
  王跃探出头说道。
  蓦然间一支利箭破空而至。
  他瞬间缩回。
  “姓王的,有本事你出来,咱们堂堂正正打一场!”
  萧辅吼道。
  “手下败将还有脸说这话!”
  王跃鄙视地说道。
  说话间他又砍断了第五根,这时候整个桥身已经明显扭曲,几乎所有圆木连接处,都在发出意图挣脱的响声,紧接着又有几根圆木撑不住变形坠落,在河水中激起一片片水花。
  “妹子,你如何到此?”
  萧辅突然惊叫一声。
  “呃?”
  王跃赶紧探出头。
  下一刻前后两道破空声同时响起。
  但他却在瞬间缩回……
  “你这个骗子,居然拿自己亲妹妹骗人!”
  在利箭射中圆木的响声中他鄙视地说道。
  不过话说要是此刻萧塔不烟出现,那么自己该不该继续……
  呸,当然要继续了!
  “快,下水!”
  萧辅喊道。
  数十名会游泳的辽军士兵立刻下水,紧接着向王跃游去。
  但就在这时候,王跃又连续砍断两根圆木,头顶桥身几乎整个向下翻转。
  最前面两名士兵刚游到桥墩前,头顶五根圆木连续砸落,这两人惨叫着被砸进水里,后面那些吓得忙不迭掉头。但王跃却依旧是安全的,因为他那里根本没塌,再说就算是塌了,他周围的圆木依旧能保护他,这东西是一根根深埋在下面的船型基础上,他砍断之后剩下依然牢固地指向头顶。
  这个家伙就这样隔着纷纷塌落的圆木,得意地看着岸边的萧辅。
  “快去禀报大石林牙,这个狗贼,我与你势不两立!”
  萧辅暴怒的吼叫着。
  他当然知道这桥断了的后果,之前他和耶律大石还有些疑惑,为何王跃在桥头不出手,要知道这个家伙出手的话,他们不一定能突破桥头。
  现在才知道,这个混蛋想玩瓮中捉鳖啊!
  然后王跃又砍断了一根,头顶整个由圆木恍如搭积木般组成的桥身,在解体的响声中彻底溃散,无数根圆木恍如暴雨般倾泻直下,瞬间就把王跃给掩埋在了里面。
  “大辽的汉军兄弟们,契丹骑兵能逃到北岸,你们如何渡过这白沟?快去向童太师投降吧,童太师那里有赏钱等着给你们!”
  但王跃却在里面亢奋地吼叫着。
  岸上那些参战的汉军步兵全傻眼了,一个个面面相觑……
  (预告,王都头将开启暴走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