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三十章 我有病,我有梦游症

  涿州。
  “你居然真敢回涿州?”
  趴在王跃背上的萧塔不烟,饶有兴趣地说道。
  她终于通过一系列斗争,争取到了背着的待遇,不过付出的代价是某个部位挨了很多巴掌。
  估计是王跃打的手感很好终于良心发现了。
  而此刻前方的涿州城门外,她哥哥正带着数百骑兵列阵等待,不少骑兵已经拎起了长矛鞭锏之类武器,只要一声令下就会冲过来,把王跃砸成渣渣,但她身下的王跃却恍如未觉般,哼着她听不懂的曲子,愉快地走向这些正在燃烧着熊熊怒火的士兵。
  居然还喜欢蹦跳几下……
  好吧,她其实知道这个混蛋为何喜欢蹦跳。
  “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为何要不敢回涿州呢?
  我是大宋太师童贯派出,以成忠郎充副使,随正使一同出使贵国的使者,当然要继续完成我的使命,不过我有梦游症,夜晚一不小心就梦游到了城外,然后在城外某个水沟里,发现了一群贼人劫持一个少女,于是正义感驱使下打退贼人救下了这个少女。
  不过这个少女受伤了。
  我又不知道她家是哪里,只好背着她回涿州准备交给官府。
  还好在城门处遇上了她的家人。”
  王跃说道。
  他背上的萧塔不烟都傻了。
  “你们南人果然狡猾!”
  她愕然说道。
  这故事编的简直令人发指。
  还梦游?
  “我这是为你们好,耶律大石是你们的希望所在,整个析津府的契丹也罢奚人也罢全指望他,他重伤的消息一旦传开,你们的人心就立刻散了,不管你们是不是准备归顺大宋,这种时候都必须保证内部的稳定,所以耶律大石必须是完好无损的。
  他出了事,你们立刻内乱。
  一旦外面知道他受伤而且生死难料,信不信郭药师第一个背后捅你们一刀然后迎降童太师?
  说到底你们如今已经山穷水尽了,只不过是咬着牙死撑,你们经不起任何的打击,相信我,虽然耶律大石受伤的罪魁祸首是我,但我所说的这些对你们来说真的是很重要的。”
  王跃说道。
  “杀了你一样没人知道!”
  萧塔不烟恨恨地说道。
  说话间还做势要掐住他脖子。
  “别闹,郭药师在看着呢,再说你们也杀不了我,为什么不理智一些呢?”
  王跃语重心长地说道。
  的确,郭药师的人都在看着呢。
  此刻就在他们周围,大批常胜军的骑兵正好奇地跟着。
  这涿州可是郭药师的地盘,他和耶律大石本来就互相提防,耶律大石手下大将带着精锐骑兵跑来,郭药师立刻就得警惕起来,耶律大石也不是不会突袭弄死他然后吞并他这支常胜军的。萧塔不烟的哥哥实际上正被常胜军包围着,上千常胜军骑兵就在周围严阵以待,这种军阀性质的集团,在这个问题上可是一点都不敢马虎。
  “哪个是郭药师?”
  王跃好奇地问。
  “城门处!”
  萧塔不烟说道。
  王跃转头看着城门,马扩正从城门走出,旁边还跟着一个陌生的官员,估计是辽国的接伴使,而他们旁边一个穿着盔甲的中年人,看着挺老实,还跟马扩笑着打招呼,一点三姓家奴的风采都没有,倒是看着挺憨厚的。
  看来这就是郭药师了。
  王跃继续向前,对面骑兵中几个忍无可忍,催动战马就要上前。
  但却被萧塔不烟的哥哥喝住,他们只好忍着怒火停下,在那里继续用目光一遍遍在王跃身上扎着。
  “大哥!”
  他背上萧塔不烟突然喊道。
  王跃立刻露出一脸惊喜……
  “阁下可是这位小娘子的兄长?”
  他热情地说道。
  萧塔不烟的哥哥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你是何人,我家妹子如何在你手上?”
  “这位将军误会了,昨夜在下梦游至城外,恰好遇上一群盗贼劫持这位小娘子欲行不轨,在下自然不能坐视,于是出手一番血战打退盗贼,救下了这位小娘子,因不知如何处置,且这位小娘子也受了伤,故此背回涿州欲交于地方官送还其家人,不想在此遇上将军,这真是极好的。”
  王跃说道。
  恰好赶到的马扩一阵咳嗽。
  萧塔不烟的哥哥转头恶狠狠地看着他。
  “这位将军,敝国副使的确有病,他有梦游之症,不想却因此救了令妹,说来这倒也是一番佳话。”
  马扩很认真地说道。
  至于梦游为何会梦游到城外,紧闭的城门高耸的城墙为何连一个梦游的人都阻挡不住,这个……
  这个关他屁事。
  “萧将军,这位是大宋使者!”
  他旁边那官员解释道。
  “佳话,果然是佳话,萧将军,令妹被盗贼劫持,你怎么不早说,说起来这也是某失职,居然在这涿州附近,还有盗贼敢劫持贵人,来人,立刻传令各部在涿州一带仔细搜捕,务必抓住这伙盗贼,快去找顶轿子来,抬萧家小娘子到城里歇息诊治。”
  郭药师很开心地说道。
  他又不傻,这些家伙都是在说鬼话的。
  萧塔不烟是跟着耶律大石的,这个大宋副使半夜溜出城,第二天却背着受了伤的她出现,而且萧塔不烟的哥哥还如临大敌般带兵到涿州等着,这摆明了昨晚这个副使潜入过耶律大石的军营。他干了什么还不好说,但就冲着把萧塔不烟劫持过来,还敢如此有恃无恐,那么绝对是让耶律大石吃了大亏。
  他就喜欢这个。
  他和耶律大石本来就关系恶劣。
  有耶律大石吃亏的消息那当然要开心了。
  萧塔不烟的哥哥压抑着愤怒,在那里盯着王跃,很显然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该一声令下把这家伙剁成肉泥。
  王跃微笑地看着他。
  “大哥,多亏宋使救了我,你还不谢过宋使?”
  萧塔不烟说道。
  她是在提醒她哥哥,不能让耶律大石受伤的消息暴露,一旦郭药师知道这个消息恐怕紧接着就会倒戈,这个家伙又不在乎投降大宋,他现在纯属有奶就是娘的,相比起耶律淳,实际上赵家能给他的更多。只不过他没把握,知道自己不一定打得过耶律大石,可耶律大石受重伤了,那他也就没什么可在意的了,而他一旦倒戈,那么耶律淳也就彻底完了。
  现在必须以大局为重,哄着王跃替他们保密。
  她哥哥深吸一口气……
  “多谢宋使营救舍妹!”
  他咬着牙说道。
  “将军无需客气,宋辽如兄弟般,我与将军亦兄弟般,令妹亦吾妹,遇上这种事情哪有不出手的道理。”
  王跃说道。
  “正是,副使此举正可显我宋辽兄弟之情。”
  马扩笑着说道。
  “兄弟之情?”
  萧塔不烟的哥哥冷笑一声。
  “大哥,我如今受了伤,需回析津休养,正好与宋使同行。”
  萧塔不烟突然说道。
  “呃?”
  王跃转头愕然地看着她。
  “副使,一路之上还得请你多多照顾。”
  萧塔不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
  她得盯紧了王跃,虽然这个家伙为何会这样做还不清楚,但接下来必须跟他形影不离,防止他向外传递耶律大石受伤的消息。
  “你……”
  王跃深吸一口气。
  “该刷牙了!”
  他紧接着说道。
  萧塔不烟继续磨牙……
  (感谢书友安息不存在,茵塔希缇,晋安明月,老娘起不出名字,飞龙夕惕若厉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