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六章 清明上河图

  保康门街。
  “我有点喜欢这里了!”
  王跃驻马宽阔的街道上,看着前方熙熙攘攘的人群。
  这里准确称呼是保康门瓦子。
  在宽阔的街道两侧,无数临街的店铺密集排列,恍如现代都市霓虹般各色招牌林立,而且是灯箱式,晚上可以在里面点灯。所有店铺门窗大开,因为是以木制建筑为主,这些店铺几乎就是半开放式,里面的伙计和客人交易都可以清楚看见,而店铺外面同样有无数守着自己摊子的小贩在叫卖。
  大的就像现代卖煎饼果子一样都是小车,中等则是背来的货架,小的是挑着担子,甚至还有人直接在自己身上挂满各种小商品走着卖,更夸张的是还有一个卖眼药的,在自己身上画了一身眼珠子。
  这广告有点恐怖片的味道。
  他们打着小鼓敲着锣吹着喇叭,大声喊叫着招揽顾客。
  但这里是瓦子。
  所以最多的是唱戏,杂耍,说书之类卖艺的。
  一座座戏台,一间间说书场,甚至很多干脆就是在街上用布围出一圈,乐曲声歌声叫好声混杂,还有为那些游客服务的诸如茶馆,酒店,饭店之类也掺杂在一起。吃饱喝足了就去看戏,看累了再接着吃喝,这条街道充分满足了客人的需求,甚至街上还有人拎着带保温的大茶壶,带着茶碗穿行在人群中卖茶水供游客解渴。
  当然也少不了卖零食的,不少人手中都干脆拿着荷叶包的肉饼,就跟拿着肉夹馍的现代人般边吃边看。
  果然古今都一样。
  整条街道恍如现代年集般拥挤而又热闹,吵嚷而又让人不觉烦噪……
  俗!
  绝对的俗!
  但俗的真实!
  “你出门还随身带着换的衣服?”
  王跃转头一脸好奇地看着正在套上一身白直身的刘锜。
  “绿袍终究惹眼。”
  刘锜面不改色地说道。
  这家伙绝对有预谋的,不过他说的也对,眼前虽然熙熙攘攘,但绝大多数衣着都是黑或者白,也就是说在这里的都是庶民,北宋官员们理论上也是不能出没娱乐场所的,但老百姓随便。虽然其他颜色的也不是没有,毕竟那些读书人只要没做官就可以,但刘锜明显不想太惹眼,他那个閤门邸候虽然属于混日子的,毕竟也是有品级,万一被人举报也是个麻烦。
  开封城内也有密探。
  不要以为大宋皇帝没有东厂锦衣卫,老赵家还没那么蠢。
  换完衣服的刘锜,立刻就切换到了市井状态,满脸笑容地直奔不远处一座临街的二层小楼。
  那小楼前也有隔离带。
  明显是用来阻隔路上闲人的,而隔离带后面就是招呼客人的伙计,但在伙计后面几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正倚门而立,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用目光搜寻着街道,一看他们瞬间两眼放光般站直了……
  “官人,你可来了,都想死奴家了!”
  其中一个挥舞着手绢娇滴滴地说道。
  王跃瞬间一身鸡皮疙瘩。
  刘锜笑着下了马,伙计卑躬屈膝地跑出来,赶紧准备给他牵马,王跃同样下马,在姑娘们中间寻找,很快和其中一个对上了眼。
  然而……
  “就是他!”
  熟悉的尖叫在背后蓦然响起。
  王跃和刘锜同时愕然回头,就看见张家小娘子,正同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带着二十多名手持棍棒的家丁走向这边,边走还边两眼冒火地瞪着他。这小娘子换了身衣服,一张小脸洗干净也还算不错,尤其是两袖还绕着披帛,俩手提着裙子,恍若武林外传里的钱夫人。
  刘锜一脸尴尬转身就想溜。
  王跃毫不犹豫地抓住他,倒霉的刘锜只好转回头。
  “伯奋兄!”
  他拱手说道。
  “信叔且稍待!”
  那男子说道。
  就在同时那些家丁们迅速将王跃包围起来,而那些伙计和姑娘们很懂事地退回酒店,周围闲人们两眼放光地聚集,不少人还在议论纷纷,明显都在等待王跃被群殴的场面。
  “信叔兄,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王跃抓着刘锜说道。
  “伯奋兄,此事童太师说自会处置。”
  刘锜硬着头皮说道。
  “童太师亲自处置,那我张家自然无话可说,但童太师处置乃公事,我家妹子受如此羞辱,张某揍这厮一顿乃我张家私事,揍完之后,张某自会去向童太师请罪,信叔且闪开。你这厮可敢出来,今日你若敢出来,打过之后我张家再不纠缠此事,一切听从童太师处置,若你敢逃走,那我张家就算得罪童太师,也不会放过你。”
  那男子说道。
  王跃看了看那少女,后者小脸满满的兴奋,冲着他恍如示威的猫一样。
  他很爽快地走出来。
  四周一片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叫好。
  王跃站在街道正中,直接脱下身上的保安制服,随手扔给了刘锜,然后摆出一副李小龙的架势,还煞有介事地一擦鼻子,紧接着向那男子勾了勾手……
  “一起上吧,我赶时间!”
  他嚣张地说道。
  那男子冷笑一声,后退一步同时双手向前一挥。
  总共应该是二十四个家丁一拥而上,举着哨棒就冲向王跃,最前面一个转眼到达,手中哨棒斜肩砸落。
  王跃略微低头避开哨棒,同时上前一步抢入他内圈,右腿弹出瞬间正中他胸前,这家丁恍如煮熟的大虾般倒飞出去,王跃双手齐出同时抓住正在随之飞出的哨棒,直接从他手中夺过。几乎同时左右两根哨棒扫来,下一刻他原地跃起两米多,两根哨棒在脚下交错扫过,他在落地同时双臂一摆,手中哨棒以极快速度两边各戳一下,被正中胸口的两个家丁同时晕倒。
  下一刻背后两根哨棒左右戳到。
  王跃仿佛背后长眼般诡异地加速向后,略微侧身的同时两根哨棒直接从他两边肋下穿过,而他却以极快速度后退两步,那横持手中的哨棒几乎从两根哨棒上滑到了两个家丁胸前,然后伴随他从两人中间的穿过,挑着他俩下巴向后猛然掀翻。
  脑袋的猛然大角度后仰让两人直接晕倒。
  剩下家丁吓得立刻停住,他们是家丁又不是死士,都倒下五个了,这伤亡已经五分之一了……
  话说大宋禁军都扛不住这伤亡比例。
  “没人敲鼓助兴吗?”
  王跃横担着哨棒,站在那些家丁中间吹着口哨说道。
  一个身上挂着小鼓的货郎立刻清醒,叫了声好之后敲响他腰间的鼓,瞬间周围一片叫好,甚至还有人直接吹起了小号。
  还有姑娘在叫好的。
  很显然这场战斗极大丰富了他们的娱乐生活。
  “废物,平日都是如何教尔等,战场上就是这般乱哄哄向前?”
  那男子阴沉着脸喝道。
  那些家丁们战战兢兢地开始靠拢,迅速变成了一个弧形线列,手中哨棒全部向前伸出,恍如迎战骑兵的长矛般,紧接着小步向前,很显然这张家也不是文人家庭,估计和刘錡家一样也是将门。
  “两排,防着他跳起!”
  那男子喝道。
  刚才王跃那平地跃起两米的姿态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那些家丁立刻间隔向前,原本一排变成两排,前排依然重新密集,手中哨棒指向王跃,后排哨棒则斜指天空,一个小小的阵型向着王跃逼近,周围那些叫好声立刻停下,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但敲鼓的,吹号的那些,却在更加卖力,搞得这里分外热闹。
  王跃依然横担着哨棒静静看着,并且后退一步靠在酒店门前的隔离带上。
  这个不是鹿角式的。
  就是普通栅栏,半人多高,一段长度一个,需要时候可以立即搬开,实际上以他的弹跳随随便便就跳过去了,但临阵脱逃可不是他的风格,好歹后面还有一群花枝招展的小美人在看着。这些其实是卖艺不卖身的,准确说她们就是一群职业陪酒的,一路上看到的大小酒楼门口都有,这种酒楼也不会提供其他服务。
  “看你这厮还往哪里逃,今日不把你这狗爪子打断,我就不姓张!”
  那少女在家丁后面得意地跳脚喊道。
  王跃突然向她露出一副灿烂笑容,她被笑得茫然了一下。
  下一刻王跃骤然转身,双手同时抓住那木头架子大吼一声,将这个至少得两人抬的木头架子,瞬间拎到了面前,还没等那些家丁清醒过来,就整个砸在了他们中间。木头架子飞出同时,王跃向前纵身跃起,就在木头架子砸中家丁,砸得两排家丁一片混乱的同时,一脚踏在上面二次跃起,瞬间掠过这些家丁落在了她面前……
  “你是说这只狗爪子吗?”
  在那少女傻了一样的目光中,王跃拎着她的袖子举起了她的小手。
  “大胆贼子!”
  那男子怒吼一声。
  紧接着他拔出了腰间的佩剑直刺王跃。
  “快放开她!”
  后面刘錡惊叫着。
  然后王跃瞬间转到了少女背后伸出魔爪,她哥哥的剑掠过她面前,紧接着她发出一声痛楚的尖叫,那屈辱的眼泪再次流下来。
  “下次再不听话还拧!”
  王跃趴在她耳边说道。
  说完他就像个得意的大反派般,狂笑着转身冲到马旁抄起自己的消防斧,然后一头钻进了人群中。
  那少女在他后面哇一声又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