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四十六章 无多言,有死而已

  白沟桥。
  “赵将军,我去!”
  王跃对选锋军统制赵明说道。
  后者疑惑地看了这家伙一眼,他这里属于最前沿,几乎就是顶着白沟桥的桥头列阵,同样也是负责与耶律大石交涉,正准备派人拿着黄榜旗去桥另一边向耶律大石宣读招降的榜文。
  王跃真诚地看着他。
  赵明看了看他后面的刘錡,刘錡冲着他微微一笑……
  “既然如此,那就请杨兄弟代劳了。”
  他笑着说道。
  这差事他本来就不愿意干,谁都知道耶律大石不会投降的,人家已经在北岸严阵以待了。
  而且兵力丝毫不比这边少。
  实际上耶律大石得到的援军很多,在北岸已经列成一个庞大的阵型,具体数量不明,但不只是契丹和奚人骑兵,还有大量步骑混杂,装备也差的汉军,估计就是耶律淳的那支瘦军,也可能还有各地征调的汉军。虽然兵力上依旧不可能比得上宋军,但如果宋军扣除后军那些“精锐”们,实际上真的没有什么绝对的优势了。
  不过仍旧没有看到郭药师的常胜军。
  王跃立刻接过原本使者手中黄榜旗,刘錡则接过了榜文,两人向赵明拱手然后转头走上了白沟桥。
  赵明在后面看着他们。
  “你这是犯军法。”
  刘錡捧着榜文低声说道。
  说话间他转头看了看后面,赵明的阵型后面不远处,前军主阵型中一个骑兵正匆忙赶来,很显然杨可世也看到了他们。
  “我自告奋勇,他答应了,这明显不是我的责任,我又没骗他说是种师道派我来的,他自己猜的与我何干?”
  王跃无耻地说道。
  刘錡无言以对。
  而这时候对岸耶律大石的旌纛下,萧辅策马向前,很快带着几名骑兵上桥挡住了他们……
  “你这个骗子!”
  萧辅看着王跃目光深沉地说道。
  “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个私人问题,这次鄙人乃是以使者身份,前来向耶律大石及贵军上下,宣读我大宋童太师招降书的,请阁下带我们去见大石林牙。”
  王跃一本正经地说道。
  “拿来!”
  萧辅伸出手说道。
  “这个?这个需要当面向大石林牙宣读。”
  王跃指着刘錡手中榜文说道。
  “你的斧子!”
  萧辅说道。
  “斧子?我赤手空拳来的,哪有斧子?”
  王跃茫然地说道。
  萧辅冷笑一声,然后静静地看着他。
  王跃继续一脸纯洁地看着他……
  “呵呵!”
  “呵呵!”
  两人同时呵呵一笑。
  “既然将军执意阻拦,那咱们就在这里宣读,读完之后将军可携回请大石林牙早做决断。”
  王跃说道。
  他随即从刘錡手中接过榜文。
  “大石林牙,一别多日,倒是颇为挂念,你还好吗?”
  王跃朝耶律大石喊道。
  后者其实相隔不远,也就七八十米,王跃的嗓门又大,当然肯定能听见,不过马背上的耶律大石没有回答,只是在那里静静看着,不过他装的还行,一身重甲看着和没受伤一样,不过真正留意却能看出,他受伤的那条胳膊上半截始终保持着僵直……
  应该是固定在身上了,但手可以活动。
  这家伙的命很大,明显已经度过了感染的最危险阶段。
  “大石林牙,你听到了吗?听到就举起你的双手让我看到。”
  王跃喊道。
  耶律大石依然不动。
  “你到底读还是不读?”
  萧辅面无表情地说道。
  “读,当然读!”
  王跃没好气地说道。
  紧接着他开始大声宣读手中劝降榜文,这份和之前那份不一样,明显增加了对耶律大石,萧干,郭药师这些人拉拢的内容,而对面的耶律大石和那些列阵的契丹骑兵都在默默听着。王跃身旁的刘錡却转回头,一脸凝重地看着后面,在远处的前军主阵型前,刚才那名过来询问的骑兵已经回去,杨可世正在与手下几个将领说话。
  紧接着杨可世抬起头看着这边。
  刘錡眉头立刻皱起。
  紧接着杨可世身旁令旗挥动战鼓敲响,原本在那里等待的骑兵阵型立刻缓缓向前……
  萧辅同样看到了。
  他转头看着耶律大石。
  耶律大石露出一丝冷笑。
  就在此时王跃读完劝降的榜文。
  “大石林牙,童太师所言尽在于此,你也是聪明人,咱们在这里开诚布公的说一句,你们终究不能自存,宋金之间终究需择一方,降金则屈身事仇敌,那时何颜面对为女真所杀之族人?降宋终究兄弟之国,自当厚待之,以阁下之才,何忧富贵不能长久?”
  王跃说道。
  “无多言,有死而已!”
  耶律大石冷笑着高声喊道。
  “无多言,有死而已!”
  那些契丹骑兵齐声高喊。
  “是啊,有死而已,可你们的仇就不报了?自女真造反至今,大辽七成国土沦丧,多少契丹和奚人死于女真屠刀?你们那些亲人的冤魂在看着你们,你们那些正在女真残害下的姐妹在等你们,你们就没想过他们?死的确很容易,可带着屈辱与仇恨死去,你们在地下就能闭上眼。
  无多言,有死而已!
  这话说的的确豪迈,可惜你们不该对我们说,你们应该掉过头去,对那些毁掉你们家园,杀了你们亲人的人说。”
  王跃说道。
  “投降你们就能报仇了?”
  萧辅冷笑道。
  “当然能,女真灭了天祚之后,必然会南下,宋金终究会有一战,那时候你们不但可以报仇,而且还可以夺回你们失去的一切。”
  王跃说道。
  “就凭你们?我们都败于女真,你们又凭什么战胜他们?若你们一样不能战胜他们,那我们岂不是再做一次失败者?我们的确与女真有仇,我们的确失去了太多,可大辽还有整个草原,就算析津不保,大不了西去召集西北各部再卷土重来,我们还不至于给你们当狗,给你们抵御女真流干自己的血。
  报仇?
  我们当然要报仇。
  但我契丹豪杰,还不至于要靠赵家来报仇!”
  萧辅傲然说道。
  “那么你们呢?你们愿意这样吗?
  你们是愿意跟着他们,跑到苦寒贫瘠的西北荒漠上,去忍受饥寒之苦,在漫漫的逃亡路上,日复一日的做着卷土重来的梦,然后一直到死还埋骨他乡,还是留在这里,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养精蓄锐等待很快就到来的复仇日子?
  西北?
  西北是沙漠!
  茫茫无尽的沙漠,你们跟着他们去吃沙子吗?
  可敦城的冬天,和室韦人的地方一样冷,你们到那里去啃冰雪吗?
  你们不会再有复仇的机会了,你们就会像室韦山林里的野人般,在冰天雪地里重新沦为野人。
  而你们的亲人将死不瞑目。
  你们的女人将一直被折磨到死,哭干眼泪也等不到你们解救。”
  王跃对着那些契丹骑兵喊道。
  那些骑兵们面面相觑……
  “来吧,大宋给你们准备好了一切,吃不完的粮食,花不完的钱,你们可以在这里养精蓄锐,收集那些逃难的族人武装起来,不出五年你们就可以从这里开始,踏上复仇之路,夺回你们的家园,救回你们的姐妹,砍下你们仇敌的……”
  王跃高喊着。
  但下一刻他的话被萧辅打断……
  “准备迎敌!”
  后者看着他身后,一边掉转马头一边吼道。
  王跃愕然回头……
  (感谢书友20181114202159380,平城张湛之,汉族网麦冬,晋安明月,正大觉烦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