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四十四章 这大宋,迟早要完!

  当晚。
  “嗷!”
  白沟驿的一间房内,骤然传出恍如受伤狼嚎的嚎叫。
  “这样真能治病?”
  刘錡站在一口大缸旁边,饶有兴趣地看着缸里已经疼醒了的王德,后者居然还想站起来,但却被王跃硬生生按住……
  这是一缸盐水。
  底下的火都还没完全熄灭呢!
  可怜的王德惊恐地看着他们,在热气腾腾的盐水中怀疑人生。
  “至少有点用处,你要知道,那些重伤之后高烧死的,其实准确说就是身体破损后,原本被皮肤阻挡住的外界邪毒都从破口进入,进入的多了人自然也就从内部开始变质直到死亡。这就像是把一块新鲜的肉放在外面,用不了多久就会腐烂一个道理,可我们也知道腌肉却能保存很久,这就是因为邪毒怕盐,盐能够杀死邪毒。
  当然,腌肉一样早晚也会坏掉。
  也就是说盐也不是能真正彻底除掉邪毒,只是减少邪毒入侵,究竟能不能撑过去还得看他自己。”
  王跃很有庸医风范地说道。
  “我看真不好说。”
  刘錡皱着眉头看着仿佛正在烹饪中的王德。
  后者崩溃一样看着他们,然后在他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女人,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看着就不似善类,而这女人手中正拿着针和丝线。
  王德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一个个腌白了的伤口……
  “你们要干什么?”
  他战战兢兢地说道。
  然而没人理睬他。
  “这位大嫂,你缝的时候尽量别太深,毕竟以后拆起来也麻烦,还有,这看着吓人,其实你就把他当一口杀好的猪就行。”
  王跃说道。
  “这位官人且放心,奴家猪也杀的,还不至于怕这个。”
  那女人陪着笑脸说道。
  然后将她那张恐怖的笑脸转向了王德……
  “这位将军倒是好身骨。”
  她就像恐怖片里的科学怪人般拿着针线,看着王夜叉健硕的身材笑眯眯地说道。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放开我!”
  王德挣扎尖叫着。
  然后他后脑勺上猛然被打了一下,紧接着他就昏迷过去,他再次醒来时候,那女人已经把他身上最深的一道伤口缝合了大半。
  反正死马当活马医。
  这个家伙身上数十道伤口,箭伤,刀伤,锥枪捅伤,甚至还有被战马踏过的伤口,感染是不可避免的,唯一幸运的是都没伤到主要血管,这样腌一下再缝合起来,终究比直接就那么包扎要强得多。针和生丝线都是煮了很长时间的,这个女人的手也在盐水泡过,缝合也是在盐水里面,以王跃目前能做的也就这些,剩下就是上药,或者说他自己听天由命了。
  王德也知道这是在给他治伤,老老实实忍着……
  他都能忍住盐水浸泡了,针扎几下算得了什么?再说那些伤口都腌白了,估计也都已经麻木了。
  不过外人看了还是很震撼。
  “这是?”
  李孝忠走进来惊悚地看着这一幕。
  “你是如何让自己毫发无伤的?”
  王跃好奇地问道。
  按理说李孝忠是战场上冲得最勇猛的,而且始终在战场核心,但一场大战下来杀了二十多契丹骑兵,但他自己却毫发无伤。
  “其实也没什么,某家中有钱,穿的铠甲都是从西夏高价弄来,也就是他们的青塘瘊子甲,骑兵弓箭无法射穿,辽军骑兵也没有神臂弓,只要战场上别被弓箭偷袭,以某之武艺自保还是足够。”
  李孝忠笑着说。
  大缸里的王德悲愤地长叹一声。
  这就是装备差距了,他一个穷鬼出身的十将,也就是穿一身大宋自己造的制式铠甲。
  众所周知我大宋冶铁喜欢直接用煤炭。
  这东西冶炼出来的铁,哪怕再熟炼然后锻打,也还是无法和木炭冶炼冷锻的冷锻甲相比,装备的差距让两人的结果截然不同,土豪上战场和穷鬼上战场起步就不是一个等级的。这就是那些传奇猛将们以一敌百的真面目,能打固然是主要原因,可装备优势也一样是碾压小卒们,否则再勇猛如杜松般,被人家在攻击圈外一箭射穿头盔也没用了。
  防护高才能浪。
  李孝忠站在那里默默看着被缝合的王德。
  “李兄有事?”
  王跃看着他问道。
  李孝忠欲言又止,很显然不确定这里是否合适。
  “但说无妨,这里都是自家兄弟,我的事,信叔都知道。”
  王跃说道。
  “王兄弟,军中诸将都对你颇有非议,尤其是刘家父子,据说刘延庆遭了太师训斥,此刻正迁怒于你,说是你刺杀耶律大石才坏了大事,此次北上失败全是因你才导致的。”
  李孝忠低声说道。
  “可以理解,我让他们丢面子了。”
  王跃很无所谓地说道。
  这是必然的,不只是刘延庆,辛家兄弟也一样,本来他这个太师身边红人就已经让这些家伙感受到了压力,现在他们把事情搞砸了,结果反而是王跃力挽狂澜在太师面前大放光彩,这些家伙不爽是必然的。我大宋文臣武将其实都是这个德性,不是说武将就是什么好东西,大宋的武将在勾心斗角上也不比那些文官们差。
  尤其是刘家父子。
  抢功最积极,逃跑数第一……
  当然,有时候运气不太好,比如靖康时候刘延庆和刘光国就没跑出去。
  但刘家逃跑天赋的确令人惊叹,比如刘光世在范致虚兵败千秋镇后,神秘莫测般带着几千溃兵,横穿金军肆虐的整个河南安全找到赵九妹。
  奇迹一样啊!
  “另外军中士卒也对你颇有怨言,毕竟要不是你堵了桥,他们就不用拼命付出伤亡了,士卒们上战场没别的目的,就是保命而已,仗输赢他们不在乎,就算这次咱们赢了,毕竟也死伤了那么多人。几个军官正准备告你,说你在桥上擅杀两名士兵,知雄州和诜也说你此举犯了军法,准备向正在赶来的宣抚副使蔡攸告你的状,那张俊还在军中散播谣言,说你是妖人,会妖术。”
  李孝忠说道。
  “这个吗?”
  王跃说话间一举手,那柄消防斧瞬间出现。
  周围一片目瞪口呆。
  “你什么时候会这一手的,我记得你之前还不会。”
  刘錡深吸一口气说道。
  “突然就会了,我也不知道原因,或许那个老道当年对我家这柄祖传的斧子做过什么吧?”
  王跃说道。
  说话间那消防斧又凭空消失了。
  “你这个老道简直无所不能啊!”
  刘錡感慨道。
  就是目光有些深意。
  这是个聪明人,但聪明人才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装糊涂。
  “那个宣抚副使是怎么回事?”
  王跃随即问道。
  “官家在太师启程后,又任命了少保镇海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蔡攸为河北河东宣抚副使,实际上就是个监军,军务上并不干涉,只是负责民事,你与子充启程北上之日,他就已经从开封启程北上,估计下月初就能到。”
  刘錡说道。
  “官家居然连太师这样忠臣都不放心?”
  王跃语气突然拔高地喊了一句。
  “呃,朝廷制度如此,毕竟太师并非文臣,蔡攸为蔡相长子,也算是深得官家信任,有他充当太师副手,官家就更放心了。”
  刘錡略显尴尬地说道。
  “如此猜疑忠良,这大宋,迟早要完!”
  王跃无语地说道。
  (感谢书友不屈的意致,晋安明月,汉族网麦冬,正大觉烦,牛子头,飞龙夕惕若厉,奇迹观察者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