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九章 开封有个包青天

  “既是如此,老朽也就倚老卖老称一声贤侄!”
  王禀爽快地说道。
  说完他上前一步扶起了王跃。
  这其实也很正常,按照这时候的风格,王跃就是求着认他当干爹也没什么奇怪,不过就是叔侄相称而已,更何况王跃既然得童贯青睐,他认这样个侄子也没坏处,可怜的王禀并没发现旁边刘锜诡异的笑容……
  “禀承宣,开封府孙法曹求见。”
  一名军官进来禀报。
  王禀的官衔是武泰军承宣使,宣抚司统制是职务。
  “开封府?”
  王禀疑惑了一下。
  王跃面不改色地欣赏着自己的铠甲。
  “快请!”
  王禀说道。
  那军官赶紧出去。
  王禀同样走出去,开封府法曹官衔比他的承宣使低的多,实际上是开封府法曹参军事,比刘錡高一级的正八品,但人家可是实权文官,更何况他家还直接在人家管辖下。他其实是开封本地人,也是将门,他祖父王珪,不是文官的宰相王珪,而是好水川之战殉国的大将王珪,祖孙俩算是都对得起大宋朝了。
  刘锜和王跃也跟在他后面。
  “你的确不是好人!”
  刘锜低声说道。
  王跃若无其事地吹了吹口哨,这个家伙在认王禀当叔叔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要面对这种局面,童贯的确说了会处置,可童贯不可能把他带在身边,他既然已经是胜捷军的军官,那终归还是得王禀说了算。真要是开封府抓他,难道还能指望堪称日理万机的童贯亲自过来保他,终归还是得靠王禀,这里是军营,王禀这个统制不发话,他就不信开封府的衙役还敢来直接抓人。
  那就是直接打童贯的脸,这件事就变成了童贯的面子问题。
  “但胜在坏的直爽。”
  刘锜紧接着说道。
  “你这夸奖人的方式倒也还算别致。”
  王跃说道。
  两个无良的家伙就这样跟着还什么都不知道的王禀,一起走出不远就看见那军官带着一个文官过来,后者还带着几个衙役,还跟着张伯奋,他们很快就走到近处。王禀很热情地欢迎,那个孙法曹也很热情地和他见礼,后者倒是也认得刘锜,再加上张伯奋,他这个承直郎也是从八品,他们几个当官的客套一下,然后孙法曹又看了一眼很不懂礼貌的王跃……
  “王承宣,下官此来乃为公务!”
  他很干脆地说道。
  王禀一愣,疑惑地看着他。
  “王承宣,适才张承直到开封府报案说贵军有人当街调戏其从妹,并打伤张家五名仆人。”
  孙法曹说道。
  “张承直可知其姓名?若然,老朽必然以军法严惩,胜捷军军纪严明断不会包庇此等作奸犯科者。”
  王禀立刻换上一脸肃然说道。
  “就是他!”
  张伯奋一指王跃说道。
  王禀愕然回头,王跃一脸纯洁地看着他……
  “来人,将其拿下!”
  王禀喝道。
  几个在旁的士兵立刻上前。
  “停!”
  王跃大喝一声。
  “伯奋兄,此事太师已说过,他自会处置。”
  刘锜倒是很仗义地说道。
  不过也有可能是担心王跃拎着斧子再杀出去,虽然相处时间短,但他也知道这是完全有可能,事实上王跃已经在扛斧子了。
  王禀立刻止住士兵。
  刘锜这样一说,就明显还有很复杂的隐情了,若是平常的确可以给张家和开封府个面子,可牵扯到童贯那就不一样了。
  “太师的确说过会处置,我张家自然不会无理取闹,但那是此贼潜入我家小妹船上一事,并非此贼当街羞辱小妹之事,这一前一后可不是同一件事,想来太师也不会知道此贼当街羞辱小妹,我张家在开封府告的也是这个,而不是之前他潜入小妹船上。
  王承宣,不知军中调戏妇女该当何罪?”
  张伯奋说道。
  “张,承直,你这条理清楚,真不愧是饱读诗书。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讲个清楚。
  第一,是你带着家奴跑去要打要杀,令妹还要打断我的爪子,虽然我只有手没有爪子,但我也只是自卫才打伤你家的家奴,此事围观者众多,是非曲直将当时围观者找来一问便知。第二,我何时调戏过令妹?我只不过是被你们逼得不得不暂避,只是路过令妹身旁时候碰了她一下,难道这就变成调戏她了?第三,此事乃王某从军之前发生的,故此并不归我叔父管,毕竟那时候我还没参军,所以你找我叔父是不对的。
  咱们开封府是讲法律的,包青天可在头顶看着。”
  王跃说道。
  虽然他这个碰字用的很无耻,但想来张家小娘子身上也不会留下什么……
  他就是拧了这丫头一下,充其量拧的位置比较无耻,但那里肉厚也是最不容易留下证据的。
  “那就该我开封府拿你了,来人,将嫌犯拿下带回审问!”
  孙法曹冷笑一声说道。
  “慢!”
  王跃说道。
  “你还想说甚?”
  孙法曹说道。
  “开封府有权在军营中捉拿一个军官吗?”
  王跃转头问刘锜。
  “胜捷军乃是陕西河东河北宣抚使司所直辖禁军,依律的确是不归开封府管辖,军人犯罪当依军法来处置,开封府是无权捉拿。至于你这般情形的确有些复杂,要说对你以军法处置,王承宣即可下令,可你这事都是在参军之前所为,这样王承宣就不好以军法处置。但你如今已参军,且已是胜捷军都头,开封府也不能拿你,如何处置还真得禀明太师,太师才有权处置你。”
  刘锜说道。
  当然,实际上也没那么复杂,真要愿意的话,王禀现在就可以把王跃踢出胜捷军然后交开封府。
  这种事情还不是当官的一句话。
  但是……
  “这倒也是!”
  王禀点了点头说道。
  他现在已经明白了,王跃和张家的事情童贯早就知道,而且童贯也说了自会处置,同样刘锜也说了,是童贯让他把王跃送来的,这意思很明白,童贯是要保王跃的。既然这样那就绝对不能把王跃交开封府了,他是童贯的下属,胜捷军是陕西河东河北宣抚使司直属的,没有宣抚使同意,不是一个系统的开封府无权抓人。
  他们驻扎开封可不是说他们归开封府管了,胜捷军编制上在西北禁军,他们只不过是暂时在这里等童贯启程北上而已。
  这种情况下交出王跃,童太师岂不是丢面子?
  “孙法曹,此案还需禀明太师亲自定夺!”
  他紧接着说道。
  “这等小事何须惊扰太师?”
  孙法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什么叫小事?案情无小事,还亏得阁下是法曹,能说出这种话就很不称职,话说法曹是干什么的?俺是山里来的,不懂这是什么官。”
  王跃问刘锜。
  孙法曹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地拂袖而去。
  张伯奋恨恨地看了王跃一眼。
  “张承直,请代我向令妹道歉,一点误会而已,解释清楚就没事了,不过她这个暴脾气也该改改了,小娘子就该贤良淑德,动不动要打要杀的成何体统。”
  王跃小人得志般说道。
  张伯奋同样拂袖而去。
  “将他拿下,暂且关起来等候太师发落!”
  王禀转头说道。
  王跃瞬间倒退两步消防斧一摆做抗拒状……
  “你想拒捕?”
  王禀森然说道。
  “叔父,关我可以,但不能捆绑,也不能收走我的斧子,这可是祖传的。”
  王跃很干脆地说道。
  “带走!”
  王禀一挥手。
  刘錡给王跃使了个眼色,后者赶紧收起消防斧,跟着两个负责押解的士兵走向关押他的地方,刘錡随即上前跟王禀说话,估计是解释之前发生的,对此王跃倒也没什么在意的,他折腾到现在也很想休息一下。他就这样一直跟着那俩士兵到了一处应该算牢房,然后被推了进去,的确连他的斧子也没收,就是里面的待遇差了些,连张床都没有。
  他随即卸下身上那一堆,把护腰抱肚披风之类铺在地上,抱着他心爱的消防斧四仰八叉躺在那里闭目养神。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多。
  和张家的事情倒没什么大不了,左右他有童贯护着,张家无非张叔夜和张克戬兄弟,和童贯根本没法比,开封府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给了张家面子,可为张家面子打童贯面子这种事情,开封府还不至于蠢到这种地步。实际上现在他某种意义上说也在被保护中,只要他一直不出军营,张家就奈何不了他,很快胜捷军就要随童贯出征,只要去了河北就没什么了。
  但关键问题是去河北……
  这是去打仗啊!
  而且还是一场他很清楚会惨败的战争。
  虽然他的确现在也算能打,但……
  他眼前又浮现出那个独臂头陀来,话说这个时代明显画风有些不对,不说高武玄幻之类,至少也是个低武,这根本不是正版的北宋。
  这边一个明显落魄的头陀,就已经和他打了个平手,那谁知道辽国,甚至以后的金国,有没有同样甚至更厉害的?就算没有,他目前这两下子真到了战场上也扛不住千军万马,铁浮屠的具装骑兵洪流中,他还是会被践踏成肉泥,那么他又该如何自保呢?
  “管他去,到了河北再说!”
  他昏昏欲睡中自言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