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四十二章 杂鱼们的逆袭

  宋军的优势没有持续太久,紧接着耶律大石的旌纛就出现在远处,而后续到达的契丹骑兵,同样张开了两翼向桥头合围……
  “你这个骗子!”
  那军官回过头,一脸悲愤地朝王跃喊道。
  辽军骑兵的数量明显不只两千。
  “战场上瞬息万变,哪有那么准的?我告诉你们,别以为敌军多就想跑,我今天就堵在这里了,我可是会法术的,我看你们谁敢硬闯!”
  王跃义正言辞地说道。
  说完他手一举,祖传宝斧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那军官和那些士兵们悲愤地看着他,不过终究还是没人敢硬闯,一则知道他是童贯亲信,二来这种超现实的画面也太有威慑力,说到底这年头的人最容易被这东西哄住了。
  王跃继续无耻地阻挡着他们的逃生之路,看着他们被明显不只两千人的契丹骑兵挤压在这片狭窄的桥头。
  很显然在这几天耶律大石获得了一些增援。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耶律淳手下的核心的确就是他和萧干两部,再加上郭药师的三千常胜军,但也不是说就只有他们这些人,耶律淳还以辽东逃难的各族难民为主组建了一支万人的新军,因为财力不足给的军饷少被称为瘦军。此外还有各地那些汉人地方官征召的军队,辽国是签发制,理论上全民皆兵,这些人的实力也不弱,后来张瑴玩割据时候在兔耳山甚至打败完颜阇母。
  而且是惨败。
  完颜阇母当时的兵力明确记载三千骑兵。
  张瑴的兵力不明确,女真方面的记载是万骑,应该是有些夸大,养活一万骑兵对于他来说有点夸张。
  步骑万人还差不多。
  总得来说倾尽全力的话,耶律淳能够调动起三四万人的军队。
  他自己给女真求饶的书信里就说了,他也不是没有抵抗之力。
  当然,这个数字是所有加起来,包括看热闹的,准备做墙头草的,甚至还有估计已经在联络投降的,这种乱七八糟的拼凑能胜不能败,只要哪怕一场不足以致命的小败仗也瞬间分崩离析。
  另外肯定还有部分在居庸关守卫的。
  毕竟北边还有女真。
  王跃继续看着前方战场,眼前这局势明显有些不妙了,李孝忠两部已经陷入苦战当中,而那个使大刀的居然已经看不见了。
  很显然非死即伤,不过这种战场上受伤也就算战死了。
  然后他不经意地向后看了一眼……
  他瞬间转回头。
  “怕什么,左右都是一样带把的,契丹难道比你们多一个卵?他们有的你们全都有,他们能打难道你们不是身经百战?今日别无退路,唯有一战,童太师在后面看着,童太师可是对得起兄弟们,今日就是你们报效童太师之时,杀,杀出个封妻荫子,杀出个封侯拜爵!
  为了童太师,杀!
  让这些契丹人看看咱们童太师手下健儿的本事!”
  他高举着六根清净杵,恍如抽风一样吼叫着。
  他身后的大路上,骑着马的童太师正在一帮大将簇拥下,带着浩浩荡荡的步骑军团,恍如淹没了旷野的洪水般,驱赶着那些溃兵向着这边……
  那军官也看到了。
  “杀,兄弟们,报效太师的时候到了!”
  他举起锥枪恍如热血上头般吼叫着。
  然后毫不犹豫地催马冲向前方血肉搏杀的战场。
  紧接着那些士兵们也都看到了,这些家伙同样仿佛热血上头般,带着陡然上身的凶悍蜂拥向前,报效太师的吼声响彻天空。
  “岁月蒸华发,宝剑依旧亮,热血洗沙场,江河回故乡!”
  王跃在他们背后嘶吼着重金属。
  横持六根清净杵的他恍如抱着吉他般向后仰,紧接着他手中这东西,斜对着天空喷射出了火焰。
  就跟狂暴之路里面的瞎子似的。
  在他身后真正一头白发的种师中,带着大批重新集结起来的骑兵,一脸凝重的疾驰而来,他很干脆地躲到一旁,看着他们在面前疾驰而过,而就在同时,远处耶律大石的那面旌纛处令旗挥动,战场上的契丹骑兵纷纷抛下他们的对手向北撤退……
  白沟驿。
  “好,好,老夫没看错你们!”
  童贯激动地说道。
  此时战斗已经结束,在看到这边那堪称漫山遍野的援军后,耶律大石最终还是选择了撤退。
  毕竟桥在宋军的控制下。
  无法夺取桥头,还被宋军骑兵拖进血战的他,接下来得面对源源不断过桥北上投入战场的宋军重步兵集团,说到底他的兵力终究差太多,真要是陷入这种持续的混战消耗,他那点人就算不停兑子也兑不过童贯。
  童太师的大军至少看着还是装备精良的。
  此刻站在童太师面前的,当然不只是王跃,还有李孝忠,还有那刚刚高喊着报效太师的军官,这个是张俊,这个名字让王跃也很惊讶,不过这的确是害死岳飞的罪魁祸首之一张俊。他目前只是一个队将,官衔也只是个承信郎,隶属种师中部下,但在军中已经十二年……
  十二年才是个承信郎啊!
  真丢人!
  好在他终于得到了脱颖而出的机会。
  至于剩下的同样让王跃很惊讶,剩下也就是那个最初在北岸组织起反击的军官。
  这是韩世忠。
  他的官倒是比张俊稍微大一点点。
  他是鄜延路一个准备将,隶属王渊部下,官衔是承节郎,不过名气大,毕竟军中都知道是他抓了方腊,只是被辛兴宗抢了功劳而已,所以在面对绝境时候士兵们都愿意听他的。
  也就是说张俊目前官衔只是相当于抓了方七佛的王跃,而韩世忠只是相当于去析津之前的马扩。
  两条杂鱼。
  但这比李孝忠已经高多了。
  可怜的李孝忠连官都不算,他只是种师中的一个亲兵队长,被派出来凑份子组成联军的,毕竟宋军骑兵还是少,五千骑兵已经需要拼凑了,不过和这俩出身普通的穷鬼不同,他家是巩州当地土豪,参军不是为了升官发财,他根本就不缺钱,纯粹就是因为对大宋的一腔忠肝义胆。
  “都是我大宋的好儿郎!”
  童太师感慨地说道。
  他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惊喜,在雄州得知刘延庆兵溃后,他整个人都快心态崩溃了,好在种师道本来就已经准备好了进军白沟,为了避免让耶律大石真的过河造成更大的灾难……
  话说李孝忠能想到的他当然也能想到。
  他手下那些河北禁军的渣渣们,平日里都逃兵不断,更别说耶律大石渡过白沟南下了,雄州城内还好说,周围驻扎的那些河北禁军,非得一下崩溃不可。最终他干脆亲自带着种师道已经集结起来的西北禁军精锐,再加上王禀和张师正率领的胜捷军步兵,匆忙北上逼迫溃兵返回重新固守桥头。然而他真没想到王跃居然带着这么一群杂鱼们,硬是力挽狂澜,给他在北岸硬生生阻挡住了耶律大石的前锋。
  甚至还打出一场足以振奋人心的胜利。
  “太师,战果统计出来了,敌军遗尸三百,受伤被俘一百,我军伤亡与之相当。”
  种师道走到他身旁低声说道。
  “十倍奏捷。”
  童贯低声说道。
  种师道一脸习以为常的平静点了点头。
  “你们打出了一场大捷啊,歼敌三千,俘虏敌一百,都回去等着犒赏吧!”
  童太师带着难耐的兴奋对王跃四人挥手说道。
  (感谢书友茵塔希缇,飞龙夕惕若厉,晋安明月,正大觉烦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