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十三章 念个毛的佛,且去杀人

  “我只想问一句,哥哥是想就这般了此残生?”
  王跃问道。
  武松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盯着他。
  “或者我再问一句,你就想这般昏昏噩噩地继续下去,继续这样如行尸走肉般游荡,看着那些贪官污吏继续荼毒百姓,看着世间那些不公平的事在你面前继续一堆堆出现,看着这个世道继续错下去?
  曾经那个嫉恶如仇,快意恩仇的武二郎,就这样继续像个缩头乌龟一样一直到死?
  那你与死人有何区别?”
  王跃说道。
  武松依然默默盯着他。
  但却可以看出他脸上的肌肉在跳动。
  很显然他并不是一个能够真正克制情绪的人,虽然王跃并不知道他是不是和水浒中一样,但从昨天的接触就可以知道这个人的性格……
  他是一个豪侠。
  一个快意恩仇的人。
  而现在他的日子过的很苦闷。
  曾经的兄弟们死的死散的散,只剩下他一个人在悔恨中,就像孤魂野鬼一样游荡,看着造成这一切的人在一旁春风得意,却因为曾经的义气无法去报仇,曾经他和那些兄弟们劫富济贫逍遥快活,看到不公之事一刀砍去,看到贪官污吏一刀砍去,那是何等畅快,但现在他什么也做不到,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
  这种人实际上已经压抑到了极点,想要让他跟着自己走,那首先就得点燃他心中的烈火。
  王跃承认自己不地道。
  武松跟他走很危险,说不定这次会死在战场上。
  千军万马的战场真不是武艺好就管用,就是霸王再世,对面几百张神臂弓之类射过来,也一样会被扎成刺猬,他上战场会死,武松当然也会死,可对于武松这样一个人来说,让他继续昏昏噩噩下去,那真是一种耻辱,他是一个战士,那就应该像个战士一样……
  念个毛的佛啊!
  且去杀人!
  “可这些与你去河北有何关系?”
  武松缓缓说道。
  王跃立刻露出了笑容。
  “很简单,因为我料定会败,但败了不一定就无法收回幽燕,毕竟我大宋有钱,花钱买女真人打下来再给咱们就行了,相信童贯一定会这样做的。但女真人也知道了咱们朝廷是一只可以随便宰的肥羊,之前他们以为我们很强大,至少也是辽国一个等级,但只要咱们朝廷在幽燕之战原形毕露,他们是不可能忍住这花花世界的。
  他们如今还没解决辽人,天祚帝还在夹山,一旦他们彻底解决辽人稳住了后方,就会紧接着对咱们举起刀。
  然后咱们会成为下一个辽国,而北方会杀得一片混乱。
  你不觉得这是个机会吗?”
  王跃说道。
  武松摇摇头示意不懂。
  他哪懂这些乱七八糟的,他哪知道夹山是什么地方,女真人又是什么鬼东西?
  “你们以前是如何横行河朔,是如何劫富济贫?”
  王跃很干脆地问道。
  “那还不容易,梁山泊水路四通八达,沿着五丈河到开封,沿着泗河南下到江淮,沿着黄河水路到河北,顺着五丈河又可到济南,就是到沂州都容易。我们兄弟带着各自手下,也无需太多人,有千余就足够,驾着船沿途攻破州县,召集贫民打开官仓,把那些贪官污吏杀了,粮食任凭他们自己取。
  再有那些为富不仁的,一并打开庄子,一样开仓放粮,我们兄弟就取些金银之类方便使用的,剩下全都任凭穷人取之。
  京东各地多是厢军,就是禁军也都百余年未打过仗。
  这般货色某一人就能撵着几百打。
  无人能挡。
  我们兄弟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再说我们兄弟到就会开仓放粮,别说是那些贫民,就是官军都不想阻挡,我们打开州县他们一样跟着分钱粮。”
  武松说道。
  而且精神大振,仿佛换了一个人般容光焕发。
  “错了!”
  王跃说道。
  “哪里错了?”
  武松愕然道。
  “你们完全错了,你们这样做有什么用吗?你们在的时候,的确那些老百姓分了钱粮,能吃几顿饱饭,可你们走了以后他们的日子会有什么改变吗?
  不会的。
  他们该交的租还得交,该交的税也依然得交,该过的苦日子一样也还得过。
  甚至更差。
  毕竟那些贪官污吏因为你们造成的损失,得从他们身上捞回来,贪官污吏们是不会吃亏的,你们顶多让那些老百姓做了个梦,很短暂,但的确没什么卵用的梦,你们走了,他们的梦也就醒了,那么,你们为什么要走,你们为什么不是带着他们,把这个梦变成实实在在的日子?”
  王跃说道。
  “那不是造反了?”
  武松愕然说道。
  “哥哥,你们是在做什么?难道你们是在请客吃饭吗?你们原本就是造反却以为自己是在做什么?”
  王跃同样愕然地说道。
  武松立刻沉默了。
  “我此时才明白,你们甚至不如方腊,方腊至少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知道自己是在造反,那他就也就像个真正造反的一样,可你们都已经造反了,却没想过造反,知道你们这样顶多是什么?流寇,顶多也就是个流寇而已,失败是必然,不招安最后也一样会完。
  你们已经造反了。
  那你们就得有一个造反的样子!”
  王跃说道。
  这个时空当然不会有水浒传那样,搞个水泊梁山的根据地,事实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现实里的梁山无非一个孤零零小山包,算起来四五个平方公里,四周环水,一片芦苇荡,藏千把人当然没问题,毕竟随时可以驾着船走人。那里有五丈河这个开封以东漕运线贯穿,南下桓公渎入泗水直达淮河水网,整个鲁豫交界水网区乃至淮河水网任由他们活动。
  向北进入黄河水网麻烦点。
  因为五丈河进开封城,再转入汴河才能进入黄河。
  不过在梁山泊北岸登岸,却只需要陆路百多里就到了,然后弄些船顺流而下整个河北任由他们逍遥,甚至都能把船撑到蓟州去。
  所以历史上记载的这帮人,也就是这样在整个南起淮北,北到河间的广袤水网区内四处攻州破县。
  但他们真没建立过根据地。
  “这样不行!”
  王跃语重心长地说道。
  话说这家伙都快反贼附体了,俨然忘了自己还在大宋都城,而且还在一座皇家寺庙里,而此刻他身份还是大宋禁军中的一个都头。
  “所以,我们不能再这样了。
  此战之后北方就开始进入乱世,尤其是幽燕一带接下来会很乱,而乱世就少不了为盗的,故此我想做的,就是先在山区搞起一个寨子,然后逐渐做大,做强做大,再创辉煌。不过不是我,而是哥哥你,至于我还得在官军里面,最好能争取往上爬,然后咱们兄弟俩合伙,等到女真人南下时候,咱们再趁机建立一个没有贪官污吏,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所有人都是兄弟姐妹的好世道。”
  他紧接着说道。
  武松摇了摇头,很显然这家伙理想太远大,他根本理解不了。
  实际上王跃也不是脑抽,因为他真得具备实现的基础,童贯花钱雇金兵打下幽燕后,为了维持统治,主要是养活郭药师那帮人,毕竟那里的人口几乎被女真人全掠走了,根本没有能力维持自给自足。这样赵家人就不得不就近在河北大肆搜刮,最终导致河北造反的蜂起,靖康之前河北已经遍地烽烟,武松想在这期间搞起一支队伍很容易。
  唯一的问题也就是如何养活。
  但这是以后的事。
  再说王跃可以在开封赚钱,甚至想方设法弄一个地方军职,然后和童贯勾结起来弄钱。
  总之就是官匪一家互相支撑。
  然后就这样猥琐发育,直到金军南下,那时候就可以真正打着抗金旗号做大宋朝的军阀了。
  当然,目前只是个计划。
  这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个画饼而已,最重要的还是用这个画饼哄着武松跟自己一起北上。
  但武松还是摇了摇头。
  “某不懂这些,再说你这全是猜测,究竟会怎样谁也不知,就为你这些猜测的东西,让某二次做朝廷鹰犬,还是跟着童贯这奸贼,这岂不是贱?”
  他说道。
  “你就说吧,怎么才答应?”
  王跃最终还是来直接的。
  武松突然一笑……
  “咱们再好好打一场,某输了自然听你的,命某不在乎,就算跟着你去河北要上阵厮杀也可,左右这日子过得也无趣,好生杀一场,战死在千军万马间,也总胜过一朝老死病榻。可要让某听你的,终究得让某服气才行,打得过某就任你差遣,打不过某就不说也罢。”
  他说道。
  “走,到外面去,正好兄弟也想看看哥哥到底还有多少本事!”
  王跃很干脆地说道。
  他也很想看看放开手一搏,最后自己能不能打得过武松。
  “外面?此处乃佛门净地,咱们还是莫要惊扰了寺中僧人,左右也该朝食,咱们出去寻个去处吃饱喝足,再到城外放开手一战。”
  武松说道。
  “走!”
  王跃向外做了个请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