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七章 这大宋的画风不对呀

  汴河岸边。
  “大相国寺!”
  王跃抬起头看着前方巍峨的大门上,四个金碧辉煌的大字……
  “这他玛是寺庙还是超市?”
  他紧接着一副三观尽毁的表情说道。
  的确,眼前这座著名的寺庙,形象与寺庙两个字完全不符,这道共开三门的大门全部敞开,所有门洞内全都人头攒动,而里面恍若广场一样的巨大庭院中同样人山人海,一座座各色布匹搭起的棚子下面,货架上摆满琳琅满目的商品。在商贩卖力的吆喝声中,那些顾客就像商场搞活动时候一样拥挤着,随意地挑选着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甚至可能外国的商品。
  甚至还有胡人。
  哪里来的不知道,但的确是胡人,肯定不是契丹。
  还有女人。
  不但有那些穿着襦裙,带着包头布子,挎着篮子的市井妇女,还有穿着长褙子在侍女陪伴下的贵妇,甚至还有一个个穿着艳丽的少女,戴着满头首饰,绕着披帛,打着纸伞一边说笑着一边在人群中毫无顾忌地走着。
  还有不少穿着颇有唐时遗风……
  喜欢穿抹胸。
  这座毁三观的大相国寺俨然商场,而且不是开店铺柜台的商场,这里的摊位全都是临时的,也就是说相当于集市,也就是远处巍峨的大雄宝殿,才能让人记起这里是开封城内最大的寺庙。但大师却没看见几个,最近处宠物市场上猫啊狗啊的倒有的是,还有一堆鸟笼子里面各色鸟雀叽叽喳喳,孔雀,鹦鹉,居然还有卖仙鹤的,也不知道这都是从哪来弄来的。
  这座汇聚天下奇珍的城市的确名不虚传。
  甚至还能看到几只重口味的绿毛龟,看起来等级不低,几个围观者明显非富即贵,话说他们为何如此喜欢这种宠物?
  “这位,大师,这大相国寺一向如此吗?”
  王跃转过身真诚地说道。
  他身后不远处,一个独臂男子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这人看起来三十出头,头戴戒箍身穿百衲衣,胡子拉碴满脸沧桑,不过身材魁梧看得出壮实,至于面相倒也还行,至少好好收拾一下,换一身好衣服,也还能称得上有一副好皮囊,就是气质忧郁了点,跟古天乐版杨过似的。手中拄着一根看起来用了很久的竹杖,都快盘出浆来了,而杖头挂着行囊和葫芦,腰间却带着一柄手刀。
  “大相国寺每月开放五次,供万姓交易,此乃官家旨意,今日恰逢开放而已。”
  那人说道。
  说话间他将竹杖往地上一插,摘下葫芦咬开塞子,很是豪迈地灌了一气也不知道是水还是酒,然后重新塞住挂了回去。
  然后依然沧桑而又忧伤地看着大相国寺。
  “你跟了我一路,应该不是来看小娘子们的吧?”
  王跃说道。
  这人其实已经跟在他后面很久了,从他离开那酒店门前时候就跟着,之前应该在看他被围殴,一路上他快他也快,他慢他也慢,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进了保康门,一直沿着汴河走到这大相国寺门前。
  王跃终于决定必要的话直接把他扔进汴河。
  后者冷然一笑。
  紧接着他解下腰间刀扔在一旁。
  “这是什么意思?”
  王跃愕然道。
  那人根本没跟他废话,像他之前一样一勾手,骤然向前直冲而来。
  王跃精神一振,甩出消防斧然后同样直冲向前,就在消防斧砍进旁边树干的同时,他猛然间跃起,几乎就在同时,那人一样跃起,下一刻两人在半空中拳头同时轰出。
  两人的吼声同时响起。
  两个拳头恍如撞击的重锤般撞击在一起……
  王跃倒飞向后。
  那人同样倒飞向后。
  然后两人同时落地,几乎以同样的姿势一手撑地稳住,恍如两只蓄势待发的猛兽般互相看着。
  胳膊发麻手骨欲裂的王跃多少有些懵逼……
  这他玛不对啊!
  他一跃超过两米已经堪称奥运冠军级别的了,这家伙居然一样,虽然他没有全力出拳,但就凭这相对速度这一拳也差不多能让手指骨折,自从穿越到这边之后他的力量可大幅增强,但看这家伙居然还是没事。
  这大宋画风有点不对啊!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对面那人双腿猛然向后一蹬,整个人化作了扑击的猎豹,王跃站起瞬间右腿侧踢弹出,那人侧身避开,拳头直轰他胸前,王跃后仰避开,右拳轰出重击他肋下,但却因为那人的全速向前而落空。那人在他后面猛然转身,膝盖撞向他后背,还没来得及直起身子的王跃,带着一头冷汗拧腰翻向一旁。那人的膝盖落空,但那独臂凌空抽落,王跃就像只猫一样,几乎四肢并用向前蹿出三四米。
  他迅速起身转向,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那人。
  “打起来了,快看啊!”
  “打架啦!”
  ……
  激动的喊声在周围沸腾般响起。
  两人无视周围的声音,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般对视着。
  “再来!”
  那人大喝一声骤然跃起。
  下一刻右腿凌空直踢王跃胸前。
  知道他左腿会给自己第二下的王跃,很干脆地避开,同时右臂斜上横抽他胸前。
  但那人却猜到一样半空后仰,整个人从王跃手臂下掠过,在他背后落地瞬间翻身,在王跃转身的一刻,他也再次扑过来,拳头带着扑击的速度直击王跃的胸前。此刻的他就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凶悍的猎豹,而且是一头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搏杀,把战斗变成自己身体本能的猎豹。
  王跃也有点热血上头了。
  他根本没有任何躲闪,大吼一声双臂交叉护胸,整个人硬生生撞过去。
  那人明显有些意外,但这时候已经不可能改变什么,他那几乎带着破空呼啸的拳头正中王跃双臂交叉点。
  两人再次被撞击的力量弹开。
  然后分别后退站稳,不过那人因为独臂终究吃亏,比王跃多退了一步。
  “有些本事!”
  他说道。
  “不是吹的,好歹刚才也是一个单挑一群的。”
  王跃颇为得意地说道。
  说话间甩了甩他的右臂。
  这家伙的力气有点大,这一下子堪比被铁棍砸上,此刻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像是裂开一样。
  那人拿起葫芦打开喝了一口。
  “吃酒!”
  他举着说道。
  王跃也不客气,接过之后喝了一口,发现度数不高,但肯定是蒸馏的,喝着味道还行,就是喝完之后有点饿了,他咂了一下嘴……
  “有吃的没有?”
  他问道。
  话说他自从穿过来还没吃过东西呢!
  那人愕然一下,随即大笑起来,紧接着摘下个钱袋子,直接扔给了他。
  王跃接过之后,一试重量还挺沉,不过这时候的钱币是铜钱,银子还不属于真正的流通货币,最多也就是贵金属储备,毕竟我大送每年得送几十万两,得想方设法凑齐每年的岁币,银子堪比八十年代的外汇储备,这样既然是铜钱肯定不会轻了。
  “不用这么多,够买几个饼子就行!”
  他颇为腼腆地说道。
  “些许不义之财而已,某得来容易,拿去即可,某就在这寺中有旧,何时有兴可再来找某,就说某这幅打扮,自然有人引你过去,说起来倒是多年未曾遇到你这般本事的,这趟东京也算不虚此行了。”
  那人说道。
  说完这个很不纯洁的出家人,就直接拎起他的手刀,拔出那根竹杖,飘然走了向前方大门。
  “这就完了,这就不打了?”
  旁边一个闲人不满地说道。
  很显然两人的战斗远不能满足他们的娱乐需求。
  “来,来,过来咱们俩继续打。”
  王跃举起拳头对他说道。
  那闲人讪讪笑着赶紧转身溜走,四周立刻一片哄笑,没了热闹可看的闲人们纷纷散去。
  王跃饶有兴趣地看着前方依旧熙熙攘攘的大相国寺。
  这大宋的画风有点不对,这个人的武力值虽然不说堪比功夫片,但至少吊打现代那些大师毫无难度。
  而王跃很清楚他自己本身就不正常,但这还可以说是那个幽灵做过些什么,毕竟它既然把他弄过来,那肯定有其目的,而把他弄过来首先得有保命能力,一个什么武力值没有的普通人,在这个时代活不过三分钟,真的,没有点武力值他早就被刘錡一箭射死了。可即便这样,他跟这个还是独臂的家伙,最终也只能说是打成平手,虽然他觉得对方残疾没真正全力以赴,真要是放开手自信也能打赢,但是……
  这样的人仍旧不正常啊!
  “难道真有什么武林高手?”
  王跃自言自语着。
  蓦然间身后一点异样的感觉,他瞬间转过身,一杆锥枪立刻出现在他视野,那枪尖正指在他胸口……
  “这样你都能找到我?”
  他崩溃一样喊道。
  “你这幅模样又岂会难找?”
  刘錡收回锥枪,无语地看着王跃。
  王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秋衣,下面的保安制服裤子,脚上的军靴,然后自己也点了点头。
  的确很好找。
  对张家的人来说肯定也是如此。
  王跃眼前瞬间浮现出张家小娘子那满含杀气的面孔……
  “赶紧走,这地方不安全!”
  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