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二十二章 挺着死,大家成仁

  雄州。
  童太师的行辕内。
  “如何?”
  刘錡迎着从大堂内走出的马扩问道。
  “看来我得非去不可了。”
  马扩苦笑着说道。
  “不是说募人吗?”
  王跃说道。
  童贯到达高阳关发出揭榜后,紧接着派出归朝官……
  也就是辽国或者西夏跑到大宋投奔的,童贯派归朝官张宝和赵忠,携带赵良嗣给他起草的劝降书,前往析津城劝说耶律淳投降,但却没想到被耶律淳直接给砍了。后者的法律依据倒没问题,毕竟这俩对大宋来说是归朝官,但对于辽国来说是俩逃犯,但这种做法却给了童贯当头一棒。
  人家没准备投降啊。
  此刻整个宣抚司行辕内一片紧张气氛。
  但童贯还是不死心,决定再派一个人,以正经的大宋官方使者身份,去析津城二次劝降,这个肯定不能再用归朝官,但在耶律淳刚砍了俩使者的情况下他也不好强行命令谁去。
  所以只能在宣抚司的那些杂鱼中招募一个勇士前往。
  “太师若不是属意,何须把我特意找来?也罢,我父子看来也就是这般奔波的命了。”
  马扩说道。
  的确,童贯说是招募,但实际上特意找他来就是想让他去,如果马扩拒绝那以后就别想再有出头之日,顶着个从九品过一辈子吧,相反马扩如果去,那么回来之后自然少不了封赏……
  前提是能活着回来。
  “也没什么大不了,不就是不能升官,总比去送死强。”
  王跃说道。
  他知道双方肯定会打起来的,这使者去不去毫无意义。
  “我已然允诺,另外以三事白太师,一戒将士勿使求取珍宝,递相献遗,用严军律。二勿妄杀降人,用安燕人之心。三愿审量事势,乘机举用,勿以使人为念。
  唐俭小义,古人所行,某一介之微,得尽忠节,苟利於国,死无所惜。”
  马扩深吸一口气说道。
  “既然如此,我陪你一起去!”
  王跃毅然说道。
  马扩和刘錡愕然看着他。
  “看我干什么,既然是兄弟,当然要有难同当,子充兄虽然箭法出众,但真要论武艺肯定不如我,有我一同就算遇上危险要逃跑,跑出的机会也更大,再说我闲了这些日子,也差不多该活动活动了,子充兄以使者前往,就算礼节上也得需要人保护。”
  王跃说道。
  “王兄弟,这如何使得。”
  马扩带着感动说道。
  “自己兄弟,何须说这些,我去求见太师!”
  王跃说道。
  说完他径直走向大堂,刘錡和马扩赶紧跟上,很快三人进去,里面童贯正与种师道,刘延庆一帮将领商议事情,耶律淳杀了使者,就意味着交战的可能性大增,无论马扩二次出使结果如何,都得做好交战的准备了。王跃三人进去后并没说话,人家一群大佬在商议军情,他们得先等着,要不是马扩刚从里面出去,守门的都未必准他们进来。
  此前童贯实际上已经安排好了各军的位置。
  整个巡边的十几万大军分东西两路,种师道统帅东路进军白沟驿,也就是现代的白沟镇,向前就是界河,王禀将前军,杨惟忠将左军,种师中将右军,王坪将後军,赵明杨志将选锋军。
  很显然杨志没白拍马屁。
  他得到了展现自己能力的机会。
  辛兴宗统帅西路军进军范村,杨可世王渊将前军,焦安节将左军,刘光国冀景将右军,曲奇王育将後军,吴子厚刘光世将选锋军,他这一支属于侧翼,从广信军出兵渡过界河。一则威慑易州,就在派人给耶律淳送劝降书的同时,童贯还派人去引诱易州土豪史成,想让他主动起兵献上易州,但也被史成送给耶律淳去砍了,另外这一路可以从侧翼截断白沟对面的辽军。
  耶律大石。
  他已经率领辽军到达新城。
  总的来说童太师的作战计划没问题。
  说到底他也是老将了,在战场上带兵近二十年,还不至于在这种问题上犯什么幼稚的错误。
  种师道这个头号名将负责正面输出,辛兴宗这只忠犬负责左勾拳,背后咫尺就是雄州这个要塞,整个作战计划并无疏漏,而且各军不存在后勤问题,雄州到白沟总共才十五公里啊!
  然而……
  “诸位,此次进军意在威慑,我等以招抚而来,当示之以天恩浩荡,使其知我军之诚意,各部严禁妄起战端,纵然彼有唐突冒犯者,亦当容忍,万不可伤了和气。”
  童贯身边一个官员说道。
  “那要是他们朝俺们射箭呢?”
  王跃愕然道。
  “何人如此无礼!”
  那官员怒道。
  “你这厮是伤好了?”
  童贯这才发现他们,笑着说道。
  “回太师老爷,俺的伤全好了,这些日子多亏得马承节照顾,今日听说马承节出使辽国,俺早就听说那辽国都是强盗一般,多是杀人不眨眼的,俺怕马承节去吃了亏,想求太师老爷答应,让俺陪着马承节一起也好保护他。”
  王跃憨厚地说道。
  “你倒是个讲义气的,既然如此就去吧,正臣,再给他挑几个人,也正好让辽人看看咱们大宋健儿。”
  童贯笑着说道。
  王禀在一旁答应一声。
  “那就下去吧,回来少不了你的封赏。”
  童贯说道。
  “太师老爷,俺还想说一句。”
  王跃说道。
  “说。”
  童贯说道。
  “这位官人的话就不对,什么叫唐突冒犯,亦当容忍?那什么才算不能忍?他们骂咱们,咱们忍不忍?他们朝咱们吐口水咱们忍不忍?丢石头呢?那要是都可以忍,那他们朝咱们射箭咱们忍不忍?总得说明白了,就这么一句,也没个准绳,真要是人家朝咱们射箭,难道还让咱们的兄弟老老实实站在那里忍着?”
  王跃说道。
  “混账,此乃军国大事,你这厮如何懂的?”
  那官员怒道。
  “和知州,这位兄弟不过是耿直了些,但这话却也不无道理,要说怀柔之意咱们都是懂的,可临阵之事终究不能在此料的完全,这忍到如何程度,还须明示才行,总不能他们真朝咱们射箭也得忍着,那朝咱们射箭得忍,要是他们列阵冲过来咱们忍不忍?
  战场之上无非一鼓作气,一忍再忍士卒的锐气就没了。
  那时候若辽人真冲杀过来,一群士气丧尽的士兵,恐怕立时就要溃败,我辈这脑袋的确不足惜,但就怕坏了大事使国家受辱。”
  杨可世忍不住说道。
  其他几个将领纷纷附和……
  “公自谓有万人敌,胆气绝人,视堂堂之师如摧拉枯朽,今日观之一懦夫耳,燕蓟之民真若沸羹,望我以苏,倘金鼓一鸣,必便比肩系颈,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岂有他哉!公欲扇衅败我事耶?”
  和知州不满地说道。
  杨可世闭嘴。
  “这位官人,人家都杀了咱们使者了,您这还岂有他哉?”
  王跃无语地说道。
  “出去!”
  童贯怒斥一声。
  刘錡和马扩赶紧拉着王跃出去。
  “太师老爷让俺出去俺就出去,可事情终究得讲个明白吧?”
  王跃边走边说着。
  “太师,还是明示一个限度为妥。”
  种师道笑着说道。
  “若是些言语上的冲突,自然可以容忍,若真要是动了兵器,也的确无需再忍,怀柔为主,但终究还少不了威慑,一味容忍反而失了上国之威,令其心生侥幸。”
  童贯缓缓说道。
  (感谢书友adamfan,Napoleon濬嘟,奇迹观察者,天朝上国,humorson,枫吹天涯,求饶吧坑货,书友161027194326237,汉族网麦冬,晋安明月,轩辕贵胄祖述尧舜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