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三十四章 我其实是个反贼

  “子奋莫不是说笑?”
  张瑴一脸凝重地说道。
  “是否说笑,张公派人去耶律大石那里一探便知,再说这些天萧塔不烟与我形影不离,难道您就不觉的奇怪?”
  王跃说道。
  “那副使又想说什么?
  阁下身为使者,不顾两国百年盟好,暗中刺杀敝国大将,却又跑到这里向老朽炫耀,莫非是欺我大辽无人耶?”
  张瑴缓缓说道。
  他其实已经相信了,毕竟萧塔不烟的行为很奇怪。
  这个女人和她哥哥都是耶律大石的铁杆支持者,算是契丹里面坚决抵抗派的核心,却跟这个大宋副使形影不离,连睡觉都在一个房间,无论谁跟他说话都硬塞到一旁盯着,摆明了是怕他说出什么秘密。如果耶律大石真是被这个家伙砍成重伤,那么就一切都可以解释了,这是在玩美人计,哄着他不说,毕竟真要是耶律大石重伤的消息传开,那析津也就乱了。
  但很显然这个副使也很无耻,吃干抹净一样该干啥干啥。
  “张公,破坏盟好的是耶律大石。”
  马扩说道。
  他刚才也被这个消息惊呆了,但现在已经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南朝自诩礼义之国,今不顾盟好,辄先举兵,大石林牙身为守将,为国而谋,理所当然,兵者,诡道也,用计设间不过常理,若以此归罪,那南朝乘人之危又算什么?”
  张瑴淡然说道。
  “朝廷命将出师,内情使人不能尽知。
  但略闻北朝兴兵累年,理应使本朝知晓,北朝并不相报,而天祚皇帝播迁于夹山,贵方不发赴难之师,乃篡立於燕京,大宋与大辽盟约百年,义均兄弟,今来问天祚皇帝车驾所在。却闻已削降为湘阴王,事出非常,本朝兴师问罪,访寻辽主存亡,举合礼经,又何来乘人之危?”
  马扩说道。
  王跃颇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这也很无耻啊,颇有阿美利坚外交官风采。
  这一下子摆明了乘人之危的行为,就成了正义凛然的问罪之师,抓住耶律淳自立这种事情,把大宋扮演成给天祚帝主持公道的。
  “国不可一日无主,本朝因天祚失道奔窜,不知所在,宗社颠危,故臣民拥戴,册立今上,事与贵朝殊无干涉,何至问罪?况自古有之唐明皇奔蜀,肃宗即位於灵武,但期中兴,岂不与此事体一同?南朝宜念邻国久和之义,假借兵力共除大难,今乃乘衅攘夺民土,岂所望於大国哉!”
  张瑴说道。
  “明皇幸蜀而太子监国,既即位,乃册明皇为太上皇,祸乱既定,便迎还明皇,肃宗亲步控马,此则君臣父子之道尽矣。
  贵朝初非委托,实乃自立,又贬削天祚湘阴之号,何可少望古人?
  况假师求救当在志诚,包胥泣秦孔明趋吴皆竭诚意,则邻国甯不相应耶?贵朝泥於矫饰,未常行一信使,本朝虽有哀秦庭之心,亦无所施设,此非本朝之责而实贵朝之过。若贵朝于战事初起之时,即依盟约遣使告知本朝,并依盟约请本朝之助,有岂有今日之事?
  此错在贵朝,又何以责本朝?
  今大兵压境,止在旦夕,祸福存亡贵朝君臣自裁可也。”
  马扩说道。
  张瑴默然。
  “张公,如今的局势很明白,大辽已经到了穷途末路。
  说起来自古无不亡之国,再强大的帝国也免不了有这一天,大辽立国两百年这也算够长久的,就像是一个寿终正寝的迟暮英雄,已经到了该走的那一刻,那就没有必要非让他在病榻上屈辱地苟延残喘。
  该让他亡就亡了吧!
  宋辽终究是兄弟,就像兄长死了把遗产给弟弟一样,弟弟也会照顾好兄长留下的孤儿寡母。
  但你们再撑下去又能如何?就算你们这次打败了我们,那我们无非掏些钱财送给女真,让他们南下相助,你们难道觉得自己能顶住两面夹击?他们可是你们的敌人,他们来就不会像我们一样给你们优待了。他们会血洗这片土地,把所有能抓走的女人全抓走,所有能抢走的财富全都抢走,想来不用我说,你们自己也明白一旦女真打下这里的后果。
  难道你们想要这样的结果?
  咱们终究是兄弟之国,咱们不是仇敌,可你们真要是打,那我们的兄弟情分可就没有了。”
  王跃说道。
  张瑴默然地坐在那里。
  “再说了,我们俩就是跑腿的,就是来告诉你们,朝廷开出的条件,但这个条件也不是说不能变,你们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要爵位要官职,要钱粮这些都是可以提的,讨价还价这种事情,想来不需要我们特意点明吧?”
  王跃说道。
  童贯要的只是收复幽燕的荣耀,别的他才不在乎呢!
  “老朽禀明陛下再说吧!”
  张瑴缓缓说道。
  “张公,我再说几句。
  就算你们归顺朝廷,一样也少不了封官拜爵,大辽进士亦大宋进士,你们的钱财土地也还是你们的,可以说歌照唱舞照跳。
  那你们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王跃说道。
  “待女真南下之时,我们顶在最前面吧?”
  张瑴冷笑道。
  “就算不归顺大宋,你们难道不一样要面对女真的屠刀?至少归顺大宋之后你们不用担心钱粮了。”
  王跃笑着说道。
  张瑴没有再说什么,直接送客了。
  “他动心了。”
  马扩说道。
  “他没有理由不动心,但最后还得看耶律淳,说到底这关键还得看那些契丹人愿不愿意归顺。”
  王跃说道。
  说话间他俩走到王跃的房门外,王跃很随意地推开了门,马扩愕然地看着床上的萧塔不烟……
  “看什么,没见过驯烈马的?”
  王跃厚颜无耻地说道。
  “呃,既然子奋还有事要忙,那某就不打扰了。”
  马扩忍着笑说道。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拍了拍王跃肩膀,然后赶紧走了。
  王跃随即关上了门,在两眼通红的萧塔不烟仇恨目光中,拎过一个凳子坐在了她旁边……
  “你还得帮我一个忙。”
  王跃说道。
  “呜呜……”
  萧塔不烟挣扎着。
  王跃这才恍然般,给她把嘴里的布拽出来,刚拽出的瞬间,她就恍然巴西龟般恶狠狠地一探头,王跃赶紧缩回手,萧塔不烟的牙齿撞击出一声轻响……
  “你咬不到的。”
  王跃得意地说道。
  “放开我!”
  萧塔不烟冷冷地说道。
  看上去倒是平静了许多,不过也可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话说她这属于接连遭到渣男们的伤害,明显已经开始濒临爆发。
  “你为什么就不能明白呢?我真的是在帮你们,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女真已经攻陷你们的西京,天祚帝在夹山苟延残喘,辽西也只剩下韩庆民一支孤军,你们那个曾经的大辽已经没有了,那又何必非得给它陪葬呢?
  你们无非也就是瞧不上赵家而已。
  其实我也瞧不上,像这种欺人孤儿寡妇,狐媚以取天下的货色,的确也没法让人瞧得上。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王跃把脸凑到她面前,萧塔不烟果然瞬间爆发,就像只蚕宝宝般扭动着要撞向他。
  “我其实是想造反的。”
  他低声说道。
  萧塔不烟停止挣扎,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感谢书友茵塔希缇,qwq秋天的鱼,晋安明月,正大觉烦,书友20170810001126111,奇迹观察者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