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四十五章 再战白沟

  很显然大画家是连童贯也不放心啊!
  他倒是对文官放心。
  毕竟我大宋与士大夫共天下,既然不分彼此,那么也就不用担心文官们会造自己的反,但童太师哪怕是个太监也不行……
  还是个长胡子的太监。
  估计童太师也不想蔡攸来了给他捣乱,虽然耶律淳开出的条件他得上奏等待大画家的决断,但在这之前该打还得打,双方又不是说正式开始和谈了,只不过是互相试探而已,如果这期间能获得决定性胜利,那么耶律淳除了屈服也就没有别的选择。
  实际上大画家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对于这一战的原则早就确定,就是必须真正收回然后设立燕山府,由朝廷任命燕山府的各级官员。
  这是不会变的。
  紧接着种师道再次列阵白沟……
  南岸。
  宋军主动放弃北岸。
  毕竟背水列阵这种事情不能随便玩,万一有个意外几万人争抢一座桥,那乐子可就大了,我大宋都是名将,可不是王跃那种莽夫,都深谙未虑胜先虑败的兵家之道,在打仗之前一定先要考虑好怎么逃。
  所以宋军放弃北岸,在白沟南岸列阵,而且不只是种师道这边,辛兴宗同样率领所部进军范村。
  至于童太师……
  他当然回雄州坐镇了。
  上次其实就把他吓了一跳,要不是王跃堵住敌军,说不定他就得迎头撞上耶律大石。
  话说他可没有高粱河车神的车技。
  不但是他,王禀和张师正,辛永宗,辛企宗,同样也率领着胜捷军随他一同返回雄州。
  白沟前线完全交给种师道还有和诜。
  种师道也依旧大宋野战标准配置,杨可世为前军列阵桥头,杨惟忠左军,种师中右军,王坪後军,赵明杨志选锋军,种师道亲自率领中军,六军共同组成巨大的战役方阵,在白沟南岸摆开。王跃暂时还得等待着大画家的决定,所以被童贯扔给了种师道,另外还有刘錡,之前参战的韩世忠因为是王渊的部下,已经率领所部重新调回了西路军。
  “这也用不着咱们啊!”
  王跃说道。
  此刻他也顶盔掼甲,昂然地骑在马上。
  旁边马背上同样驮着他的六根清净杵,这东西依然还没修好,只有三根枪管能够正常打出独头弹,而且两根长管,一根短管,短管穿透力渣渣,长管倒是威力十足,二十丈内穿透宋军制式步人甲。
  剩下三根实际上只是轻微瘪了,喷铁砂子还是凑合。
  “这东西终究还是太小。”
  刘錡举着一根微缩版多少有些遗憾地说道。
  这就是他仿制的,实际上就是一根三眼铳,王跃那样的六眼就算缩小也一样还是太重。
  他们俩已经试验过,十丈内勉强能破甲。
  但打李孝忠慷慨拿出当试验品的瘊子甲,一样还没什么卵用,虽然打坏了甲叶子但却无法形成侵彻。
  这个威力与神臂弓差距还是不小。
  “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这东西就不是对付重甲的,再说了不能打人还不能打马?具装骑兵才几个?哪怕咱们的骑兵,其实多数也都不是重甲,哪个骑兵穿步人甲上战场?李孝忠敢穿一身重甲骑马,是因为他的马好,普通骑兵有哪个能配上他那样的宝马?”
  王跃说道。
  这个本来就不是大宋的救世主。
  再说就宋军之后两千人被十七个金军打败的表现,给他们斑鸠铳都没用,估计马克沁大概能行,相反没有火器的岳家军一样暴打金兀术,说到底大宋的关键不是什么武器。
  关键是人。
  “走,咱们溜出去,这个种师道摆明了就没准备让咱们上战场,在这里看热闹简直憋出个鸟来!”
  王跃说道。
  他们跟随着种师道的中军。
  但中军根本不在前线,前线是杨可世的前军,另外还有赵明杨志的选锋,他们在桥头列阵,在中军都看不到那座桥。
  “这属于违抗军令吧?”
  刘錡愕然道。
  “我们接到过什么命令吗?”
  王跃说道。
  刘錡闭嘴了,他们的确没接到过命令,就是种师道的一个亲兵跑去让他们跟着一起行动,没有明确说是中军,但这个亲兵就是在中军进军时候叫他们的,所以实际上就是让他们跟着中军。种师道的确没准备让他们上战场,童太师手下那么多名将,这功劳总得公平分配,王跃之前搞得一帮名将全都没脸面,这已经很不好了。
  这一次当然不能再给他表现的机会。
  功劳都归他了,人家大老远跑这一趟算什么?上次将计就计就是因为那些将领们迫不及待想打耶律大石闷棍立功,才怂恿童太师下令的。
  只是他们没想到自己被打了闷棍。
  “如今大战在即,又岂是我辈安坐之时?纵然我等直属宣抚司,种节使不便差遣,难道我等就无为国杀敌之心?今日正是我等报效官家之时,诸君,且与我杀贼去也!”
  王跃很是夸张地高喊着。
  说完他那高举在半空的右手中,那柄消防斧再次出现。
  然后他就那么催动战马,后面刘錡一脸忧郁,话说他很愿意看热闹啊,他来就是看热闹的啊!
  不过他还是跟了上去。
  而他后面十几名刘家的家丁立刻跟随。
  没有人注意他们,此战出动兵力超过五万,光摆阵就是一项大工程,整个白沟南岸到处都是士兵,谁会注意他们十几个人,种师道更没空关心他们,王跃几个就这样悄然溜出中军,然后直奔前军。到了前军的阵型后,同样也没有人注意他们,杨可世的前军虽然数量不多,但却全都是骑兵,因为一旦敌军渡河,他必须机动防御。
  这里足有三千骑兵。
  他自己本部两千,选锋军赵明和杨志各五百。
  实际上他们手下都还配属大量河北禁军步兵,但种师道没敢让这些家伙上一线,毕竟他们一触即溃的话会冲动中军。
  所以这些渣渣全在后军。
  虽然种师道六军加起来超过五万,但实际上就是前军三千骑兵,左右军杨惟忠和种师中各一千骑兵和五千西军步兵,而种师道的中军就已经是一万西军步兵和一万精挑细选的河北禁军步兵掺杂。
  至于那些渣渣全丢给王坪的后军。
  没准备让他们打仗。
  王坪的任务就是看着他们别逃跑。
  这些人可是一直在逃跑,这些天逃兵不断,而且逃跑后不是回家,而是在周围当土匪,居然连运输军需的船都抢,搞得童太师格外忧伤。
  可怜的王坪就是个收容站站长,在后军管理着两万多所谓的大军。
  这支可怜的大军里面,有卖艺的,有裁缝,有厨子,还有拉皮条的,当然,种田的也很多,但就是没有会打仗的,基本上都是破衣烂衫,拿着锈迹斑斑,而且还是劣质煤炭铁的武器,身上很多盔甲破损了没修补,干脆拿纸糊上。他们那绝对是一触即溃的,事实上他们也准备好了一触即溃,原本历史上种师道可被他们坑惨了,他从白沟撤回雄州,总共就才三十里路都能跑崩溃啊,以至于到雄州时候,童太师吓得不敢开门让他进去。
  种师道只好继续往莫州跑。
  这就是白沟之败,雄莫之间伏尸无数的原因。
  雄州没有被攻破,只是童太师被几万溃兵蜂拥而来吓得不敢开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