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一章 穿越者之耻

  “这是什么鬼?”
  王跃双手高举消防斧,惊悚地看着面前的古装少女。
  后者同样惊愕地看着他,一张俏脸满是茫然,美目瞪大小嘴微张,脑袋还往前微微探出,恍如一只惊呆了的巴西龟。
  事情要从一秒钟前说起……
  好吧,王跃可以瞬间就确定自己是穿越了,任谁一秒钟前还在一间空荡荡的仓库里做兼职的夜班保安,一秒钟后却在阳光明媚中面对着一个古装少女,都会明白穿越这种狗血的事情终于降临到了自己头上。
  虽然他穿越的方式有点突然。
  天地良心啊!
  他怎么知道灯泡闪了一下就会让人穿越啊!
  不过话说灯泡闪的时候,他似乎看到过一个恍如幽灵的身影,很缥缈就像某个电影里那些人造的幽灵,但只是似乎看到过,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灯泡闪的时候眼睛里出现了幻影,这种可能其实比前者更高,总之事实就是在灯泡闪的刹那,他眼睛一闭一睁……
  “啊……”
  他面前少女骤然发出拖长了的尖叫声。
  “啊……”
  他以同样方式回应。
  恍若奥康纳与还原了五分之一的伊莫顿相会。
  “小-娘-子……”
  拖长了的尖叫骤然在背后响起。
  几乎同时恍若战鼓的咚咚声也响起,脚下一阵剧烈晃动,犹如一头大象在船上狂奔而至,王跃带着惊悚下意识地转身,一个大胖娘们从一扇紧闭的木门外撞了进来,那扇可怜的木门明显无法承受至少三百斤肥肉的撞击,瞬间就化作无数碎块。
  “哪里来的贼子?”
  大胖娘们雷鸣般怒吼一声势如野猪。
  举着消防斧的王跃赶紧闪开。
  但他背后少女突然抄起了旁边一方砚台恍如板砖般拍在他脑后。
  王跃幽怨地回过头。
  那少女瞬间收回还沾着墨汁的手,张开在胸前做楚楚可怜状。
  也可能是真的。
  毕竟王跃手中还高举着那柄消防斧呢,美式尖斧那颇具杀气的斧头,在半空中蓄势待发,不过就在王跃回头看她的瞬间,一对大到夸张的巨锤连同后面的肉山,伴着呐喊声凶猛地撞在了他的身上。然后简直堪称穿越者之耻的王跃就直接被撞飞,顶着一头墨汁的他倒撞在旁边的木壁上,那木板也像刚才的门一样四分五裂,他伴着碎木一同飞出,不过飞出瞬间落地带着惯性急速倒退……
  但无路可退。
  因为他在退出第二步时候就一脚踏空了。
  王跃惊叫一声。
  他手中消防斧一下子勾住前面被撞穿的木壁,正在后仰的身体立刻稳住,并随着他手臂的用力向前折回,但也就在同时,头顶一根还带着水的很长木板凌空拍落,避无可避的他,听天由命般继续向前。好在他最终逃过一劫,伴着木板在背后掠过的破空声,他一头又扎回木壁的破口,下一刻那少女的俏脸在他面前出现,然后两人额头正好撞上,那少女痛楚地惊叫一声后退……
  “停!”
  站稳的王跃骤然大吼一声。
  谁理他呀!
  “快拿下这撮鸟!”
  伴随着旁边的怒喝声,左右两根刚才那种木板同时拍落。
  这是棹。
  他在一艘不大的船上。
  而且两边都是拿着棹的水手,数量不只两个,右边水手后面还有两个壮汉已经拔出了刀。
  王跃没有丝毫犹豫地扑向了那少女。
  大胖娘们直冲过来……
  “停!”
  王跃再次大吼一声。
  这下子所有人都停下了,因为他手中消防斧已经钩在了那少女的脖子后面。
  后者倒是很镇定,主要是都快被撞晕了,她正略微弓着腰地站着那里,捂着撞肿了的额头掉眼泪,但她用的是那只黑手,所以额头上一片墨汁,再加上明显鼓起的大包,恍如长了个黑色的角。
  王跃长出一口气然后看了看四周。
  他的确正在一艘不大但很精致的内河船上,而这艘船则在一条同样不宽的河面上,在船头前方是高耸的城墙,河道通过水门进入城內,前面还有一艘船正在水手撑棹的推动下驶入水门。水门左侧不远处是一座高耸的城楼,不过城楼前面还有一座瓮城,瓮城上有一两个士兵在懒散地走动着,他们的位置几乎与瓮城的城门平行,刚刚穿过一道很宽的护城河。
  此时正是初春季节。
  护城河两岸垂柳刚刚秀出新绿。
  河水还算清澈,这是流入城内的,还没被各种垃圾污染。
  王跃脸上堆出最和煦的笑容,转回头看着那少女,后者顶着黑脑门惊恐地看着他,很明显正在感受脖子后面斧头的硬度……
  “这里是何处?”
  王跃温柔地说道。
  “东,东京。”
  少女说道。
  “汴梁?”
  王跃说道。
  “开封。”
  少女回答。
  “不是汴梁?”
  王跃重复问道。
  “开封,曾称大梁,又曾称汴州,未曾称过汴梁。”
  少女回答。
  “好吧,是我记错了,话说你能告诉我,我是如何出现在你这里的吗?”
  王跃问道。
  “奴家适才于舱中读书,起身欲开窗之际,郎君凭空间现身面前,且身畔似有一鬼影,但转瞬即不见了,亦或奴家惊恐之下看花了眼,奴家所知就是这些。”
  少女战战兢兢地回答。
  “你没看花眼,就是这个混蛋把我弄到这里的。”
  王跃恨恨地说道。
  已经可以确定了,就是这个幽灵一样的东西,把他弄到这里的。
  至于目的不明。
  但这个混蛋极不负责任,穿越就穿越吧,好歹也是看惯了小说的,对这种事情没什么抵触,他也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但好歹你给个金手指什么的,就让自己拎着把消防斧穿越,这简直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
  东京开封府,那就只能是北宋了,看天上的太阳是开封城南边,而南边流入城內的河流那就只能是蔡河,蔡河入口水门即广利门,前面水门就是广利门,不远处有瓮城这个城门就是戴楼门了。右岸远处是大片围墙圈着的园林,那里应该就是玉津园,而玉津园对着的是南薰门。
  后面更远处是圜丘祭坛。
  不过那里已经很远了,距离这里恐怕得有四五公里,不过因为高度缘故,依然能够看见,那里与玉津园之间还有一座小城。
  青城。
  老赵家耻辱的地方。
  初春阳光下绿意萌发的大地安静祥和,平缓清澈的河水静静流淌,波光粼粼间古老的木船缓缓向前,通往戴楼门的大路上行人懒散闲适,赶着驴车的小贩轻轻甩着鞭子。
  恍若清明上河图的画卷。
  不过那副画卷的景色在这座城市的另一边。
  但可惜,一切终将会被异族的铁蹄踏碎,一切犹如梦幻泡影,最后终归化作黄河的尘沙。
  少女战战兢兢地看着他。
  “你看,我只是路过而已,我也是那个鬼东西的受害者,那么我们可以不要打打杀杀吗?”
  王跃真诚地说道。
  “你是神仙吗?”
  少女眨着睫毛很长的大眼睛单纯而又美丽地问道。
  好吧,说美丽有点夸张。
  此刻的她脑门一片漆黑,而且墨汁还沾到了眼睛周围,因为疼得流眼泪冲散了墨汁,俨然现代哭花了脸的烟熏妆美女般恐怖,要是晚上冒出来都可以演鬼片了。
  王跃立刻就像小姨妈一样,瞬间换上了一脸的严肃……
  “没错的,我就是神仙!”
  他同样的语气说道。
  少女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
  王跃突然间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就仿佛一头猛兽正在自己背后张开血盆大口舔着利齿,他几乎本能地向前扑倒,居高临下压着那少女的脑袋,在后者的惊叫中一起砸倒在了船舱。就在同时一声轻微的破空声掠过,王跃惊悚地抬起头看着一支弩箭瞬间扎在了对面的舱壁上,箭头完全没入木板,留在外面的箭杆颤动着,而且还是一支木羽箭。
  不出意外这是大宋标志性武器神臂弓射出的。
  从角度上看是在岸边射出的,而且是从侧面避开了少女,他站的位置有大半个身子在舱外,距离河边仅仅十几米,这样的距离上神臂弓这种弩的精度可是很高,而且还有舱壁阻隔不用担心会误伤。
  但她肯定知道。
  她的位置矮,舱壁下面被撞开的更宽。
  也就是说她此前是在演戏,故意吸引他的注意力……
  “你这个心机婊!”
  他愤慨地骂了一句被压在下面的少女。
  紧接着他恶意满满的手向下一按,因为位置不对还滑了一下,在后者痛楚而又羞愤的尖叫中瞬间向前扑出,落地同时大胖娘们呼啸而至,如他刚才般向下扑落。至少三百斤的重量,还有那明显展现杀气的巨锤让他浑身一紧,赶紧向旁边一滚,大胖娘们带着恐怖的气势砸在甲板,瞬间整艘船发出痛苦的吱嘎。
  大胖娘们却毫无痛苦之色,紧接着就站起双手抱拳准备给他致命一击。
  王跃手中的消防斧横扫,平拍的斧头正中她膝盖,尽管肥肉的防护层极厚,但这大胖娘们还是惨叫一声栽倒。
  伴着她在甲板上砸出的剧震,王跃一头撞开对面舱壁的窗子,落在另一边的河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