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四十三章 生性淳朴王都头

  当然,童太师属于艺术化加工……
  他的这次渡河之战无论从哪方面讲,其实都是以失败告终。
  哪怕桥头的这场血战本质上也不过是被人家追打,再加上王跃堵了桥,走投无路之下的拼死抵抗而已。
  宋军损失也远超辽军。
  因为之前刘延庆还在北岸扔下了五百多具尸体和两百俘虏。
  偷袭敌人不成反被敌人偷袭,阵亡五百给人家造成的伤亡也就一百,溃逃过程中还淹死好几个,最终这些溃兵在北岸又以阵亡三百,换来了敌军阵亡也是三百,最终合计宋军阵亡八百,辽军阵亡不足四百。
  还是失败者。
  不过这只是小事,别说还有这三百辽军死尸和一百俘虏,就是没有这些,童太师也会在奏折上反败为胜的,再有这些证据,那就是绝对的大捷了,歼敌三千俘敌一百,这不算大捷什么算大捷?别说是这时候,就是换成太宗时候这样的战绩也能称得上一场大捷了,想来奏折送到开封后,会让大画家感受到来自高粱河车神的洪荒之力。
  “太师老爷,这就是那契丹婆娘的意思。”
  完成此行任务的王跃把金带递给童贯说道。
  “契丹婆娘?”
  童贯忍不住一笑。
  随即他明白了王跃说的是谁,然后拿着金带表情颇有些唏嘘,估计想起当年出使辽国的往事,现在这腰带以这种方式重新出现在他面前,这还是难免有些让他感叹世事无常。
  他又回来了。
  那个当年出使辽国,陪着笑脸给耶律淳送礼的童贯又回来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是以征服者身份,带着十几万大军,带着荣耀与辉煌居高临下地回来了。
  话说这王跃真是他的福星啊!
  “以后跟着马子充多多学些,莫要如此粗俗,好歹你也是为官之人,以后还大有前途,再如此粗俗岂不是惹人笑话。”
  他说道。
  “回太师老爷,俺学了,俺还请那个张瑴给俺取了个字,叫子奋。”
  王跃忙一脸认真地说道。
  “对,正该如此,你这生性淳朴,但却也算灵通,今日之事老夫了然,若非你冒死堵住桥,恐怕已经不可收拾,说起来也是你挽救了危局,这封赏是少不了你的。”
  童贯说道。
  他当然清楚自己手下士兵的节操。
  一帮溃兵能打出这样的大捷,说白了还不就是无路可逃?
  若不是王跃堵死了桥,这时候耶律大石早就过河了,说不定连他那边都有可能被冲垮,今天真的全靠了王跃当机立断,硬生生把这些溃兵逼到不得不拼死一搏的绝路上才力挽狂澜。
  “俺不在乎封赏,能帮太师老爷就行,再说这也是因俺而起,要不是俺去砍那个耶律大石一斧子,也不至于坏了太师老爷的大事,说来还是俺鲁莽了,俺就想着这人如此可恨,要是一斧子砍死也就清净了,却不想让他逃过一劫。之后想给太师老爷送信,可那个契丹女人死盯着不放,俺睡觉她都在一旁盯着,直到进了城才得着机会,只是已经来不及了。”
  王跃说道。
  “此事不怨你,你也是一番挚诚,况且你做的也没错,若能杀了耶律大石的确就再无可虑者,此人倒也的确是个麻烦。”
  童贯皱着眉头说道。
  他现在已经感受到这个对手的实力了。
  这个耶律大石不好对付,若非王跃告警,光那个刘宗吉就足够让他上当,即便这样还是让他吃了大亏,这个对手很有些本事,也幸亏被王跃砍了一斧子,要是能因此伤重而死无疑就是最完美的了。
  不过这样也好,正好可以杀鸡儆猴,让耶律淳感受到恐惧。
  说到底他现在正看着王跃顺眼,那就什么都不是问题,如果这一次真得造成无可挽回的惨败,那这就少不了让王跃当替罪羊了,童太师做这种事情堪称尽人皆知,可现在不但没有惨败,反而还能奏捷,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不过那个郭药师,明显与耶律大石不和,甚至互相提防,倒是个可以拉拢的。”
  王跃说道。
  童贯点了点头,然后目光转向王跃的身旁……
  “此物就是刘信叔所说的六根清净杵?”
  他问道。
  “回太师,此物乃是那个老道教的,也不一定非要如此巨大,而且也不一定非要用铜,用铁亦可,只是用铁易炸裂,另外缩小之后威力减弱,想要洞穿铁甲估计得很近才行。步兵用这个也就是吓唬敌人的战马,临阵之时几百支一起施放声如雷霆,战马若非特意训练,是必然要惊了的,骑兵也可使用,临阵之时在马背先打一轮,打完之后就当个锤子使。”
  王跃拎过六根清净杵说道。
  “你去找刘信叔,让他负责此事,先用铜做一个小的,别人能使得动的,试验一下再说。”
  童贯说道。
  “尊令!”
  王跃赶紧说道。
  “先下去吧,好好干,少不了你的前程!”
  童贯说道。
  然后王跃就扛着六根清净杵出门了。
  “你这是春风得意啊!”
  外面等着他的刘錡不无羡慕地说道。
  “太师有令,让你负责做这个,不过要普通士兵能使用的。”
  王跃说道。
  “这个容易,城中又不缺工匠,我之前已经在做,估计三五日就差不多能成。”
  刘錡说道。
  “莫非你想抢功?”
  王跃愕然道。
  “我是怕你死在析津,埋没了这件利器。”
  刘錡没好气地说道。
  “你还别说,此行还是颇有些惊险的,武松呢?”
  王跃问道。
  “他报信之后就返回析津。”
  刘錡说道。
  两人说话间走出去,在门外正看见一队伤兵被抬过去,王跃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使大刀的,不过这家伙已经昏迷,看得出伤势不轻,浑身裹得恍如木乃伊,到处都是渗出来的血水,倒是脸还算干净,所以王跃还能认出他来。
  “把他抬到我那里,这家伙也是一条好汉!”
  王跃说道。
  带队的小军官一看他们是从童太师那里出来的,当然不会那么不懂事,在问明身份后赶紧让两个士兵把这家伙抬着跟随他们。
  “此人叫什么名字?”
  王跃问道。
  “回王将军,此人乃熙河路一个十将,叫王德,在战场上死人堆里找到的,估计已经快不行了。”
  小军官忙说道。
  好吧,这个更可怜,还不如李孝忠呢。
  李孝忠虽然没官衔,但他因为属于地方土豪子弟,所以在种师中手下很受器重,至于没有官衔只是因为参军时间短,种师中带着他来其实就是为了找机会给他升官。
  但可怜的王夜叉就是真的蝼蚁了。
  十将。
  我大宋陇西侯王夜叉现在居然只是个十将。
  管十个人的。
  “抬到我那里,再雇个婆子好好照料!”
  王跃说道。
  能不能活下来就听天由命了,总比他挤在一帮伤兵里面强。
  不过王夜叉身上都是皮肉伤,说白了就是失血过多,这个只能靠他自己,输血这种事情不要想了,另外就是感染了,这个也好办,大不了拿盐水腌一腌,索性直接弄一缸盐水,煮开了放凉再把他直接扔进去。好吧,这个方式的确有点野蛮,但左右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想来他也不至于怕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