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十七章 六根清净杵

  可怜的马扩并不知道,这家伙只是舍不得这个浑水摸鱼的机会,毕竟在一个有序的社会中很难搞事情……
  比如开封。
  王跃出去喊一声造反啦,保证转眼间周围一个人都不见了。
  以天下之力养一城的结果,就是清明上河图的盛世,在这样的社会中造反是很难的,那些喝着茶听着戏的市民们,是不会陪一个反贼发疯的。
  可河北不一样,或者说幽燕一带不一样。
  那里已经是乱世了。
  辽国的末日几乎已经是尽人皆知,哪怕耶律淳的苟延残喘也没用。
  事实上打败童贯之后,紧接着耶律淳就病死,随后郭药师降宋,宋军二次进攻析津,虽然成功进入了析津城,但却因为抢掠遭到城内抵抗,最终刘延庆全军覆没,仅仅带着几百人逃出,童贯不得不花钱请女真军南下。
  女真军攻破居庸关,自知大势已去的北辽群臣做鸟兽散。
  耶律大石带着耶律淳的老婆北逃,开始他那传奇的一生,萧干带着奚人躲进热河群山,倒也过了把皇帝瘾,女真血洗析津城,把能抓走的全抓走,留下一座空城给童贯来宣布大宋光荣完成高粱河车神遗愿。得到了析津城的大宋事实上交给郭药师做军阀,同时原辽国大臣张觉割据冀东的平州向女真称臣,然后郭药师和张觉还有萧干在这屁大点地方玩三国杀。
  最后萧干被郭药师干死。
  张觉因为女真不准他继续做军阀,在金军进攻平州时候逃亡大宋。
  在金军逼迫下大宋知燕山府王安中杀张觉,把脑袋送给了女真人,同时也为女真人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这是靖康之变的起因。
  而这一切就发生在短短的两年里。
  两年里在这片大致上相当于明朝四分之三个顺天府和整个永平府的土地上上演无数杀戮。
  这样地方搞个小势力真得太容易了。
  王都头踌躇满志地开始了他挖大宋朝墙角的大业,不过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倒是春风得意,首先他被封官了,承信郎,和马扩一个等级,有品级的官员里面最低级,从九品,至于在胜捷军里面的官职,这个需要等他养好伤之后,不过刘錡说王禀答应也就给他一个队将。
  和都头一样。
  都头是旧军制下管百人的军官。
  但胜捷军是将兵法,也就是将部队三级,队将就相当于都头,手下管五十个士兵。
  而目前胜捷军以王禀为统制,但统制只是一个出征时候的临时官职,实际真正编制最高是将,这些将直属于宣抚司,也就是童贯,目前整个胜捷军五千人分成三个将统辖,其中辛家兄弟俩各一个,也就是辛企宗和辛永宗,剩下一个是张师正,然后在出征时候童贯任命王禀指挥他们。
  而这三人手下各有副将,部将,队将,队将带五十兵,部将五百兵,实际上就是营,其实也叫营,副将是将的副手,还有个准备将是备用的,这里面营队是固定的,但一个将手下几个营很难说。王跃要是被任命为队将,以后也就说不定归哪个管了,这明显不是好消息,毕竟以他的风格很难当老实孩子,这一次也就是抓了方七佛,要不然王禀还准备给他一顿军棍的。
  再就是他有钱了。
  “一千贯,这能买多少东西?”
  王跃好奇地看着面前一堆铜钱。
  这是他的赏赐,也不能说是赏赐,实际上是方七佛的悬赏,他的悬赏原本是三千贯,但开封府认为这也不是王跃一个人的功劳,开封府上上下下都有份,而且还有刘錡这些人,总之最后给他分了一千贯。
  这也不少。
  两吨多呢!
  这还是因为北宋七百七十文一贯,崇宁通宝一文三点几克,不得不说这年头花钱也不方便,交子虽然已经出现,但这种专门坑人的东西,当然不会在自己的都城流通。实际上这时候叫钱引,主要流通于四川和陕西等外地,说白了就是大宋皇帝太精明,已经开始学习现代美帝国主义那套,用滥发纸币来搜刮外面财富供养自己的手段了。
  宋徽宗最多一次一年就印了一千万贯。
  真疯狂。
  “一贯一石米,有些出入但不大!”
  马扩说道。
  王跃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堆铜钱。
  “若是我想把一些铜钱融了,然后铸造一件兵器,那么应该找谁?”
  他问道。
  “找个铜匠即可。”
  马扩说道。
  “你想铸何种兵器,如今兵器哪有用铜的?”
  刘錡说道。
  “我这个兵器有些麻烦,它需要把里面做成管子,且这个管子还有点长,我还是示范一下吧。”
  王跃说道。
  说完他拔出刘錡的手刀,走到外面把人家附庸风雅的竹子给砍了好几根,又迅速截出差不多粗细的六根,其中一根是加长的,大概两米左右,剩下五根短约一米,然后把这五根绕着长的那根捆扎起来……
  我大明神兵利器的模型就这样诞生了。
  “这算何种武器?杵?”
  马扩茫然地问道。
  “对,不过此物并非寻常杵,王某称之为六根清净杵。”
  王跃颇为得意地看着自己的神兵利器。
  话说大宋朝又不是没有火药,虽然质量差点但也足够,造大炮火绳枪的确困难了点……
  大炮其实也没什么难度。
  生铁铸炮,或者熟铁膛生铁炮都有难度,这个真需要些技术,可单纯铸造一尊青铜炮,这个就没什么难度了,但问题在于玩不起,因为大宋朝钱币缺乏到都使用纸币和铁钱了,可见铜的缺乏。而且这些铜钱含铜量很低,能超过百分之六十就不错了,还得重新精炼,估计这一千贯也就能铸造一尊,加上人工等方面的成本,一尊真正具备攻城能力的大炮,造价得两千贯以上。
  也不算太多。
  毕竟我大宋宰相一年俸禄都能买好几尊。
  但问题是就宋军这水平,给他们造红夷大炮最后结果只能便宜女真。
  真的,就冲着大宋禁军黄河岸边一通战鼓吓跑十几万的水平,别说是给他们红夷大炮了,就是给他们一堆褐贝斯,最后也一样是扔给敌人,反而给了女真人攻城利器,就像明末把红夷大炮便宜建奴一样。
  总之大炮暂时不要想了。
  但可以把三眼铳之类造出来,这个技术上没有难度,随随便便就能造出,铁的也不值钱,至少对上骑兵可以吓唬人。
  真的。
  这东西威力肯定不用想。
  这时候都是重甲,就那连棉甲都不一定能射穿的威力完全白给。
  但宋军最怕的是骑兵,而战马最怕的就是这个,两军阵前一片三眼铳齐射的火光和巨响,战马会害怕而掉头,铁浮屠这种重骑兵几乎可以说有进无退,一旦出现这种情况立刻陷入自相践踏的混乱。
  更何况这东西对于无甲或者轻甲的弓骑兵还是有一定杀伤力的。
  先造一个适合他专用的,到河北战场上亮个相,让童贯看看威力,然后再怂恿他在宋军大量装备三眼铳,这样到靖康时候也就成一定规模了,那时候再看看金军面对这东西会是什么表现。不指望能克敌制胜,但至少也能给金军造成一定的麻烦,而是守城时候同样也是很好用的,总之……
  就这样给大宋开个金手指吧!
  “南无加特林菩萨,六根清净贫铀弹,一息三千六百转,大慈大悲渡世人!”
  这座幽静的小院里,响起王跃那庄严地吟哦声。
  说话间还抚摸着他手中的那捆竹竿,就仿佛在抚摸一门火神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