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三十三章 渣男双击

  张瑴当然不会知道,眼前这家伙只是本着炮灰能多一个是一个的原则,他倒是对王跃颇生好感……
  他的确是进士。
  可他也清楚,这大辽的进士含金量有限,跟大宋的进士没法比,王跃那个文曲星就已经让他恍如大夏天喝冰镇酸梅汤一样舒坦了,尤其是还让他给取字,这就是拿他当尊长对待。
  一个刚从开封来的年轻人。
  而且还是官。
  这肯定也是世家子,若不是世家子如何不通过科举做官?这样的世家子放着开封那么多饱学名儒不找,却千里迢迢跑到析津来请他帮忙取字,那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说人家根本看不上开封那些,人家觉得他这个大辽的进士才是真正有学问的。
  话说这个马屁拍的还是很有水平的。
  张瑴一下子就把王跃纳入了懂事的优秀青年行列中。
  他和萧奥是来接王跃一行入城的,两位使者接下来不住在永平馆,这座驿馆在城外很不方便,他们为这两人在城内另外安排了一处,在一座叫净垢寺的寺庙里。既然如此王跃二人也就不再耽误,紧接着随他们一同进城,但他们并不是直接从正面的南门叫丹凤门进城,而是沿着城外的道路向东,然后在东边另一座城门开阳门进城。
  “丹凤门进去就是大内,日常是不会开门的。”
  萧塔不烟说道。
  “也就是说你们这个内城和外城,在这里是共用一道城墙,难怪在这里搞得跟一片汪洋似的,原来是加强防御啊,那又是什么地方?”
  王跃回头看着身后广袤的湖面说道。
  析津城的护城河是从桑干河引水,然后在丹凤门一带形成湖泊,而且湖泊里面还有一个小岛,岛上很明显是一片宫殿。
  “瑶池殿,御苑。”
  萧塔不烟说道。
  “瑶池殿,有仙女吗?”
  王跃笑着说道。
  “有会杀人的仙女你看不看?”
  萧塔不烟白了他一眼说道。
  “你对自己的评价有点高。”
  王跃诚恳地说道。
  萧塔不烟紧接着就拔刀,但却又瞬间被王跃夺过,气急败坏的她很干脆地抓住王跃的胳膊就下口,但王跃另一只手立刻捏住了她的鼻子,萧塔不烟张着嘴就像被牵着鼻子的牛一样,随着他手臂的抬起又不得不仰起头……
  “不许胡闹!”
  王跃很认真地说道。
  萧塔不烟无可奈何地点着头。
  王跃这才放开她,顺手把刀子插回刀鞘。
  旁边张瑴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就这样进入了开阳门,很快到达净垢寺,不过这时候也已经快要天黑,而当天晚上萧塔不烟依然带着铺盖跑到王跃的房里跟他同宿。张瑴和萧奥对此视而不见,或许契丹女人本来就如此豪放,不过也的确有这种可能,毕竟那也是看男人不顺眼,就可以随时申请离婚的。
  契丹内部女性权力极大,不比男人差多少。
  可以自由离婚,看不上的男人可以不嫁,女人可以主政,甚至带兵打仗,比如当年的萧燕燕,她可是直接用万岁这个称呼的,当然,还有一个很让男人喜欢的规矩……
  娶姐继妹。
  娶了姐姐还想再娶个小的必须娶她妹妹。
  强制性的哟!
  在她妹妹们娶完之前不准娶别人。
  不过现在已经废除了这项制度,不再强制性的了,至于自愿就没人管了,其实还有强制性必须娶寡嫂甚至爹的小老婆乃至婶子,但这项制度因为汉化后一些有廉耻心的贵族坚决抵制也早就废除了。同卧一室也没什么,虽然现在以他们的标准也有些过分,但就传统来说也没什么,按照传统他们男男女女经常围着篝火挤在一起喝酒吃肉。
  然后看顺眼就钻小树林。
  总的来说萧塔不烟行为虽然有些让人惊讶,但也不至于有人干涉,再说这时候谁有闲心管他们这对狗男女的破事,他俩爱咋咋地去!
  “你这也太谨慎了吧?萧奥难道不是你们一家的?”
  王跃说道。
  “张瑴是我们一家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何跟张瑴接近,不就是想告诉他这件事,然后鼓动那些汉人造反吗?”
  萧塔不烟冷笑着说道。
  “可你这样能拦住我吗?我就出去跟他说,你又能做什么?”
  王跃说道。
  “你尽管去说,大不了我们把这析津城杀个尸山血海,我们都到如今这地步也没什么可顾虑的,只要你出去说,我就去见天锡皇帝,然后下令城内契丹和奚人一同动手,左右也不过是同归于尽。”
  萧塔不烟很干脆地拔出刀子说道。
  “你们为何就不能投降呢?”
  王跃无语地说道。
  “我说过,契丹豪杰,有死而已,岂能做赵家狗?
  我们的确穷途末路,但穷途末路又如何,左右也就是个死,死有何可怕?就因为怕死,却向赵家屈膝求饶,给赵家做狗?
  死就死吧!
  人早晚都会死!
  没必要让自己死的那么下贱!”
  萧塔不烟很坚定地说道。
  很显然这是以耶律大石为首的契丹强硬派心思。
  事实上他们也是这样做的,无论耶律大石还是萧干,最后都没有投降,耶律大石宁可去找天祚帝自投罗网,萧干宁可到山里打游击。
  那么说出去的结果会如何?
  萧塔不烟的威胁可以抛开,那个毫无意义,就算城内以李处温为首的汉人豪强集团知道这个消息,也不会立刻就动手,最多告诉郭药师,让郭药师做好准备在关键时刻背后捅刀子。他们如果不动手,那么耶律淳也不可能下这种命令,最多同样做好戒备,然后整个幽燕分成两大对立集团,全都做好互相清洗的准备等待最后的决战。
  但是……
  如果耶律淳本人并不是强硬派呢?
  契丹和奚人集团不可能都是强硬派,耶律大石这些人的确不在乎一死,他们宁死也不会向赵家投降,可其他契丹和奚人贵族也是如此吗?目前这个政权的真正皇帝也是如此吗?如果耶律淳和那些贵族并不想死,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还是会投降又如何?
  那么……
  王跃毫不犹豫地翻身滚下床。
  “你要干什么?”
  萧塔不烟尖叫着。
  “我要让你知道,我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王跃说道。
  “我杀了你,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萧塔不烟尖叫着。
  但她终究无力抵抗,转眼间就被王跃以一种很特殊方式捆起来,然后在她的疯狂挣扎中,直接被扔到了床上。
  “啊,还有!”
  王跃想了想,拿起一块布子把她嘴也堵上了。
  然后他站在那里欣赏着自己的作品,萧塔不烟两眼冒火般瞪着他,拼命挣扎着试图上前咬他。
  “老老实实等着,我其实是在帮你们,我知道你们不想给赵家做狗,其实我也不想,但现在时候不到,等时候到了,我会让你听老赵家学狗叫的,总之你阻止不了我,我也希望你能告诉你哥哥那些人。现在你们的敌人不是赵家,而是女真人,如果你们打败童贯,那么大不了他出钱雇佣女真人南下,然后女真人会杀光你们的。
  投降对你们有利。
  相信我,我真的是在帮你们。”
  王跃说道。
  说完他就像个不负责任的渣男般转身径直走了,而后面萧塔不烟则呜呜着流下屈辱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