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四十一章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前进吧,大宋的勇士们!”
  王跃站在桥上亢奋的吼叫着,恍如站在甲板上的巴博萨,而且一边吼叫还一边给他的六根清净杵重新装填弹药。
  这东西其实很不方便。
  因为枪管太长装填实在麻烦,而且为了实现他那速射的理想,内部的引火孔极易堵塞,基本上打一次就得拿专用铜丝清理一下,实际作战中根本不具备打第二轮的条件。而且因为是精炼的青铜,远不是大宋铜钱那种铜渣,所以相对来讲比较柔软,哪怕外面有锻铁箍也无法承受他那种狂暴的战斗方式,有三根枪管已经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形……
  或者说有点瘪了。
  打独头弹是不可能了,也就能用来喷铁砂子。
  好在他目前也用不着打子弹,因为他装填的目的根本不是上战场。
  在他前方因为桥头溃兵的加入,左右两个阵型已经连成整体,至少两千五百宋军应该是最精锐的骑兵,就这样在桥头背水列阵。
  这才是主角。
  被他算是坑了的李孝忠一马当先,带着左翼阵型最先向前,那个军官带着右翼阵型跟进,但中间却没有动,一个看上去也不是很高的军官,正在前面不断奔跑着指挥那些骑兵,在桥头列出三重横阵,守着这条逃生之路严阵以待。
  这是雁形阵。
  张左右而守中间。
  说到底他们的目标还是逃跑。
  战斗,为了更好地逃跑,所以桥头坚决不能丢。
  而张开的双翼负责反击,反正也不用担心被包抄,他们后面就是河水,虽然下游有一段可以涉水,但这个位置是不用担心后背的。
  “杀啊,好男儿热血洗沙场!”
  王跃双手高举六根清净杵,站在桥上吼叫着。
  终于完成装填的他,紧接着再一次开始射击。
  背后骤然炸响的枪声,还有王跃手中喷射的火焰和硝烟,让所有宋军全都发出亢奋的吼声……
  这货会法术!
  管他神仙还是妖人,有这样的做后盾终究让人安心。
  李孝忠的左翼最先接敌,以他为锋刃最终形成一个突刺的左翼五百骑兵,直接撞进了汹涌而来的契丹骑兵中,手持锥枪的他瞬间穿透一名契丹骑兵,紧接着来不及拔出的锥枪被抛弃,他双手以最快速度摘下铁锏,荡开迎面一支锥枪的同时错身横拍在持枪者的胸前。
  而他身后一片血肉飞溅的厮杀。
  那些跟随他的西军骑兵真正爆发出他们的实力,这些同样的百战老兵们借助着最初的冲击力量,用一支支锥枪不断刺穿敌人的身体。
  当然,敌人的锥枪也在刺穿他们的身体。
  但战场上就是这样,杀戮敌人的同时也被敌人杀戮,只有勇敢者才是最终的胜利者,混战的战场上拼的就是谁更不怕死,要么手中铁锏打碎敌人的头颅,要么被敌人的铁锏打碎头颅,这里没有花哨的武技,没有什么阴谋诡计,只有铁与血的撞击。
  脑浆迸射,血肉飞溅。
  战马的悲鸣,垂死的惨叫,金属撞击与锥枪的折断声,在万马奔腾的底色上渲染血色赞歌。
  而另一边,那名军官也以同样方式撞进了契丹骑兵中间。
  他的兵力超过李孝忠,估计他的官衔并不低,集结起的足有近千人,以丝毫不输李孝忠的凶猛,迅速凿穿着契丹骑兵的阵型。
  他们其实捡了一个便宜,因为追杀而来的契丹骑兵阵型松散,甚至很难说还有什么阵型,这些是追击的,对宋军的蔑视让他们根本没想过遭遇反击,就算看见了也来不及重新结阵了。当两支结阵的骑兵一下子撞进他们中间后,反而形成了势如破竹般的突破,两支骑兵仿佛一个闭合的蟹钳,一下子扎进去,然后相对开始合拢完成对中间契丹骑兵的切割。
  不过这些契丹骑兵也不是弱鸡,原本直冲桥头的中路立刻转向,在桥头阵型前划出一个巨大的弧形,然后直刺李孝忠部侧后。
  而北边是蜂拥而来的更多契丹骑兵。
  “出个突击的!”
  王跃举着六根清净杵对前方吼道。
  那军官看了看这个可恨的家伙,然后犹豫一下,紧接着又看了看那些列阵的骑兵,很显然他也知道该这么做,但问题是他没法命令谁啊,他就是个因为熟人多临时出来顶上的。
  真正的将领早就过河了。
  “走,杀敌去!”
  在一片沉默中一名同样的小军官催马上前吼道。
  紧接着他也没看有没有跟着的,横持一柄颇有些分量的棹刀,直接就冲向了前方,随即又有近百骑冲出,然后跟着他组成了一支小小的反击阵型。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敬诸位三秦好汉!”
  王跃抽风般吼道。
  紧接着他再次点燃引信,手中六根清净杵二次喷出火焰。
  而在这炸雷般的枪声中,那军官一马当先撞进契丹骑兵中,他手中那柄夸张的棹刀横扫,瞬间将一名敌人腰斩,而且他明显很擅闯这个,那柄原本不适合马上的棹刀在他手中犹如切割机,所向之处一刀两断。无论契丹骑兵还是他们胯下战马,统统在那巨大的双刃刀下被斩断,简直堪称所向无前,勇不可当。
  而这样一个勇猛无敌的锋刃,给了他后面骑兵极大优势,他们只需要为他挡住后背,然后跟随着他就像楔子一样往里挤压就行。
  “你不如他英勇。”
  王跃冲着那个指挥的军官很直接地说道。
  “有本事你自己去啊!”
  后者鄙视地说道。
  “我不去,我一离开你们就跑了!”
  王跃很干脆地说道。
  后者看了看他那独踞桥正中的造型,一脸忧郁地转回头,默默取出了自己的弓箭……
  “第七队的兄弟们,跟我上!”
  他头也不回地吼道。
  说完他催动战马,后面阵型中五十名士兵取出弓箭默默跟随,他们迅速前出到了距离敌军近百米处,然后转向,就在对面分兵迎战的同时,一个个在马背上不断射出利箭。这些西军骑兵的箭法很好,尤其是那个被王跃嘲笑的军官,几乎可以说箭无虚发,他很阴险地只射马不射人,而在这样的战场上马倒下就是死路一条,后面的人不可能来得及避开。
  结果只能是被踩死。
  但这些家伙并没有射太久,在每人以极快速度接连射出五六箭之后,立刻在那军官带领下,趁着契丹骑兵还没撞上,又以最快速度脱离并斜插桥头阵型。
  那些被激怒的契丹骑兵紧追而来。
  而这边桥头近千骑兵们全都在马背上举起了弓箭……
  狡猾的家伙。
  “打仗要用谋略,匹夫之勇算的了什么?”
  那军官回到阵前颇为高傲地朝王跃说道。
  在他身后被引来的数十名契丹骑兵,正在近千弓箭手的攒射下变成一个个刺猬。
  王跃笑而不答。
  “第十队的兄弟上!”
  那军官仿佛示威般大声喝道。
  第二队骑兵带着弓箭开始向前。
  而左右两翼宋军骑兵依然在血肉搏杀中互相接近。
  这一千多骑兵用他们的悍勇,硬生生把近五百契丹骑兵切割下来。
  后者原本想转向攻击他们侧后,与北边的主力夹击吃掉他们,但却被那个使用大刀的挡住,无法穿过这一百多骑兵的阻截,就这样逐渐陷入了桥头骑兵的弓箭覆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