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二十六章 敌人,还是熟悉的好

  一片诡异的寂静中,最初那个军官突然悲号一声……
  “娘子啊!”
  他一边哭嚎着一边捶地。
  其他那些士兵一片沉默,一个个默默地看着他。
  常胜军就是怨军,常胜军这个名字是他们到耶律淳手下后,耶律淳给他们起的新番号,这支军队核心总共三千人,首领就是郭药师,三千全是真正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战斗力丝毫不输耶律大石的契丹骑兵。
  后来此战的另一个胜利者萧干就是被他们打败,导致内部叛乱然后被部下杀死的。
  那么怨军是什么?
  很简单,契丹人为了对付女真,在辽东招募那些被女真杀了亲人的汉人,然后组建的一支复仇军,大多数士兵全都是与女真有堪称血海深仇的,最初凭借着复仇的意志,他们的确成了辽国在辽东的主要力量,最高时候兵力达到了近三万人。但到现在经历持续六年的战争,而且是持续六年的失败,甚至连辽东都彻底丢失后,这些最后的残余已经完全麻木了。
  他们已经完全蜕变成了有奶就是娘的纯粹佣兵团。
  甚至到最后,还跟着郭药师投降女真,成为靖康之变的主要带路党,但紧接着就被女真设计全部坑杀。
  “废物!”
  王跃鄙夷地说道。
  “诸位将军,这是大宋使者,还请让开道路。”
  那引伴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些原本上来围殴的士兵们,默默向两旁让开,看着王跃一行昂然地在他们中间走了过去。
  “嚎什么嚎,有本事去报仇啊!”
  这货还回过头继续刺激人家。
  马扩赶紧推着他走了,再刺激狠了真围殴上来,那他们几个非被这些家伙乱刀剁了不可。
  他们一行迅速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紧接着在引伴带领下进入涿州。
  这里其实是常胜军的驻地,耶律淳在南线的布置就是耶律大石最前沿,在新城准备前往白沟驿迎战,他也是主帅,但很显然耶律大石没在新城,而西线是萧干,他是耶律大石的副手,在涿州西南的范村,大致上就是岐沟关一带,而郭药师的常胜军驻涿州。
  不是耶律淳相信他,特意让他守中路。
  而是调动不了他。
  事实上整个这场大战过程中,郭药师的确就是在涿州看热闹。
  耶律淳把他放在这个相当于耶律大石后背的位置,就是告诉他,我们不指望你能为我们拼命,只要你在后方看热闹就行,至少前面分出结果前,你不要背后捅我们的刀子。话说耶律淳这位大辽皇帝,如今也的确挺可怜,这三路已经是他能够拼凑出的所有能打的了,三路兵力最多的就是这三千,还是一个只要不捅刀子就行的,恐怕这时候谁告诉他,最后他能大获全胜,连他自己都得认为是疯了。
  王跃一行在涿州百姓惊讶的目光中进入驿馆,而耶律淳的接伴使估计最早也得明天。
  “这辽国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啊,看这些契丹人,也没几个说契丹话穿契丹衣服的啊!”
  王跃饶有兴趣地说道。
  “契丹又不是那些生番,自唐时就已然有在朝为官者,素来向慕礼教,纵然在幽燕为官者,亦需服汉服,说汉话,一切依汉家制度,耶律洪基甚至精于书画诗词,也一样考科举取士,无论汉人还是契丹都可参加。白沟与咱们对阵的耶律大石就是辽国翰林,契丹可做南面官,汉人亦可做北面官,实际再如此百年之后也就无汉人还是契丹之分别了。”
  马扩说道。
  “但女真不一样。”
  王跃说道。
  “的确,女真不一样。”
  马扩点了点头说道,
  “但敌人,还是熟悉的好。”
  王跃说道。
  马扩沉默了一下。
  “的确,敌人还是熟悉的好。
  可惜我辈人微言轻,而且此时说这些已晚。
  护步达岗之战后,朝廷就应全力助辽国,使其与女真在北方持续战争,换取一些想要的东西。但太师被复幽燕之心冲昏了头,坚持与女真结盟,实际政和七年太师就已经动手,就连各地禁军调令都已发出,只是陶悦出使辽国归来后,以辽人并未离心奏明官家,官家才收回了调兵令。
  之后太师亦多次坚持,再加上王相之助,最终才确立与女真结盟。
  只是被方腊耽误了一年,否则去年太师就已经动手。”
  他说道。
  他这话刚说完,原本坐着的王跃突然跃起,瞬间扑到了他身后,紧接着掀开了壁衣,壁衣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进去的刘宗吉抬起头愕然地看着他……
  “你倒是很会潜入啊?”
  王跃说道。
  这个家伙家伙简直神出鬼没。
  “使者老爷,小的就是本地土生土长,这驿站熟悉得如自己家般,来去还是无碍的。”
  后者陪着笑脸说道。
  然后他从壁衣下钻出,重新给两人行礼。
  “刘兄弟,这是你要的揭榜副本。”
  马扩把自己抄写的揭榜副本递给他。
  “使者老爷,此事先不急,小的还有重要军情禀报。”
  刘宗吉说道。
  “请讲。”
  马扩说道。
  “使者老爷,如今析津府所属各地其实并无多少可战之兵,止是四军大王有部曲二百馀骑,曾历战阵,其馀有马军六七百皆富豪儿郎,不识战斗,如今都在白沟北岸下寨,夜饮昼睡,马亦散放。若南军乘夜渡河劫之,此辈但闻军声必自溃走,此辈若破,则耶律淳再无可战之兵,那时候使者以大宋之意晓谕,耶律淳必然不敢抵抗。
  宗吉欲以此事往见童宣抚,少立功绩,恐南军不察见害,若得一文信,庶得必达。”
  刘宗吉说道。
  “四军大王是何人?”
  王跃问道。
  “奚人萧干。”
  刘宗吉说道。
  马扩看了看王跃。
  “既然刘兄弟对大宋有如此忠心,那咱们自然要成全,子充兄就给太师写一封书信,再拿一个东西当信物,刘兄弟带着去雄州,至于剩下如何安排就看太师的了,若能一战胜之,咱们去析津也就十拿九稳了。”
  王跃说道。
  “绝对能胜,那契丹堪战者不足千人,有两三千精锐骑兵即可全胜。”
  刘宗吉很肯定地说道。
  既然这样马扩也就没必要啰嗦,迅速给童贯写了一封信,然后又找出一只临走前童贯给他的新鞋子,连同书信一起交给刘宗吉,只要童贯看了这鞋子,自然也就不会有任何怀疑了。刘宗吉接过之后,连同那两份副本一起收好,向他们俩行礼之后迅速离开,他刚走王跃就毫不犹豫地站起来,抄起消防斧就要往外走……
  “你去哪里?”
  马扩愕然道。
  “这家伙是个骗子,他是故意来哄咱们的,他想用这封信哄咱们出兵,然后在白沟北岸设伏等着,到时候咱们信以为真,出两三千骑兵渡河,一旦遭遇伏击大败甚至全军覆没,他们就可以说是咱们挑起战争,咱们没有诚意。”
  王跃说道。
  “那你还让我给太师写信?”
  马扩抓狂一样说道。
  “废话,你不给他写信,我如何跟着他去看看是谁在幕后指使?玛的,还想阴我,我倒要看看谁阴过谁。”
  王跃说道。
  说完他朝武松招呼了一下,两人以最快速度上了墙头……
  (感谢书友20191030204717211,布丁爸,水水和睡睡,浓尾无双半兵卫,晋安明月,飞龙夕惕若厉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