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四十章 王都头喝断白沟桥

  白沟驿。
  “这是一群猪吗?”
  王跃崩溃一样看着眼前兵败如山倒的景象。
  无数丢盔弃甲的骑兵,正蜂拥着争抢那座小桥,甚至还有人拔刀相向,一个倒霉的居然被挤了下去,因为身上铁甲拖累,正在水里挣扎呼救,但却没有一个人搭理他。通过小桥的则拼命向着雄州狂奔,边跑还边散播恐慌,白沟驿原本驻扎的部分宋军步兵也跟着逃跑,甚至还有骑兵慌不择路,把步兵冲倒直接踩在马蹄下的。
  而在小桥下游开阔处,一些注定争不到桥的骑兵正在冒险涉水渡河。
  但因为水深再加上下面淤泥,已经在里面进退不得。
  但他们后面追杀的部分契丹骑兵已经赶到,正恍如射鸭子般开心地射杀这些倒霉的家伙……
  后者还不还手。
  毕竟他们都知道跑快点箭就追不上了。
  “败仗就是这样。”
  李孝忠一脸羞愧地说道。
  不过也有意外的,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下游那些渡河的骑兵中,一个看起来有些地位的军官,迅速掉头带着部下冲向这契丹骑兵。
  “在这里等着,过河?死也得给我死在北岸!”
  王跃说道。
  说完他径直冲向前方,李孝忠疑惑地看着他,因为前面是深水区,不过他也顾不上问了,随即招呼手下结阵,两人一路上收集溃兵,这时候手下已经有了两百多骑兵。不是王跃收集的,这些西军谁认得他啊,但李孝忠却很有威望,虽然官职低微,但明显属于那种晁天王式的豪客,那些溃兵里面很多认识他,也愿意听他的指挥。
  再说他们也挤不到前面。
  那桥头堵着不下两千骑兵,而下游能渡河处也得有五六百,经历了持续一夜的逃跑之后,还在北岸的溃散宋军基本上都到这里了。
  没有真正的大将。
  大将们都有好马,这时候早就过河了。
  而王跃直奔前方白沟河,转眼间冲进了河水,紧接着下马拎着六根清净杵一头扎进了水里,不过他不是游泳,拎着一个七十多斤的铜砣子没法游泳,但如果这个铜砣子有两米长,那就简单的多了。无非就是当坠子在水下行走,憋不住的时候当撑杆,随便往水面一跳就可以重新呼吸,然后再继续沉下去行走……
  实际上根本不需要。
  白沟又不是长江,不足百米宽的小河,能淹没人的深水区也就三十米,王跃憋住了气直接在水下就走到了浅水。
  甚至王跃感觉再走一百米也能憋住。
  走过了白沟的王跃,扛着六根清净杵,带着一身的河水,一脸铁青的直接走向了南岸桥头。
  那些终于过河的骑兵们,正带着焦急继续逃跑。
  “闪开!”
  王跃大吼一声。
  没人鸟他,都逃命呢谁理睬他啊!
  王跃毫不犹豫地举起六根清净杵……
  “我说闪开!”
  他暴怒般地大吼一声。
  下一刻那六根清净杵向左横扫,瞬间正中一名骑兵胯下战马胸前。
  这匹正在狂奔的倒霉战马就像被卡车撞上般,在血肉飞溅中整个前半身一下子向上翻起,而后边双腿因为惯性,划开地面的泥土继续向前,马背上骑兵惊叫着向后倒下……
  那战马一屁股坐下。
  紧接着完成它的倒翻,四脚朝天地显示着这一击的狂暴。
  四周一片寂静。
  那些原本逃跑中的骑兵纷纷停下,战战兢兢地看着王跃和他手中的六根清净杵。
  那杵都有点变形了。
  “一群废物,渣子,没骨头的狗!”
  王跃吼叫着。
  后面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骑兵继续向前,因为前面停下很快在桥上最大限度的拥挤着,也幸亏这座桥足够结实,而走不动的骑兵在后面叫骂着,还有人挥舞着武器威胁,但因为王跃这吼声全都闭嘴。不过也只是短暂闭嘴,紧接着就爆发出一片愤怒的骂声,这些来自西北的大宋精锐们,用各种他们习惯的词语表现他们的英勇。
  但前面的骑兵没一个敢骂的,眼前血肉模糊的战马死尸足够让他们冷静。
  这他玛太凶残了。
  都是懂的,这根造型另类的大棒子得奔着百斤啊!
  能抡起这个砸人的,那都是真正传奇级别的猛将,真正的万人敌啊。
  “你们这群没骨头的狗,你们连狗都不如,狗还知道咬人呢!耶律大石就两千骑兵啊,他就两千骑兵啊!而且他本人还被我砍了一斧子,这时候就算没死也得算重伤。
  你们呢?
  五千骑兵,五千自称精锐的骑兵。
  然后就被一个重伤的耶律大石,指挥着两千骑兵,追得就像一群兔子,不对,应该是鸭子,西军的兄弟们,看过鸭子吗?
  不是大鹅。
  你们不配跟鹅比,你们只配跟鸭子比!
  你们就像被狗撵的鸭子。
  你们被一个受了重伤的人,带着只有你们不足一半的骑兵,追杀得就像被狗撵的鸭子,这就是你们自诩的精锐?这就是西军骑兵?几百年前若干惠说,长安死,此中死,异乎?你们就那么想着换个地方死?五千精锐骑兵偷袭人家两千被人家打成这副模样,你们对得起太师吗?
  今日老子就站在此处,过来一个杀一个,你们就别想过这座桥了。”
  王跃吼道。
  说完他把六根清净杵往地上一杵,正好杵进了那匹战马的肚子,他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前面的士兵们。
  士兵们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候……
  “辽军,契丹骑兵!”
  后面混乱的惊叫响起,然后那些士兵纷纷回头,远处的旷野中,无数骑兵的洪流席卷而来。
  契丹主力到了。
  “快跑啊,把这厮踩死!”
  一个骑兵惊恐地尖叫着。
  王跃很是装逼地一伸手,那把消防斧凭空出现,紧接着脱手飞出,正中那骑兵的脑门,后者没有任何挣扎地倒下,王跃随即一招手……
  呃,召唤失败。
  很显然这祖传宝斧不具备飞剑属性。
  好在也没人懂,那些骑兵们依然在犹豫着,而对岸李孝忠已经开始催促那些溃兵结阵准备迎战,刚才那名在岸边反击的军官,同样在另一边召集溃兵,刚才那些契丹骑兵只是少量前锋,已经被他杀退。这个人明显也很有威望,那些原本还在争抢着渡河的骑兵,也都逐渐返回他身旁,两个反击的阵型迅速完成,在白沟北岸背水列阵。
  “还不回去迎战!”
  王跃吼道。
  那些骑兵们带着悲愤看了他一眼,然后默默掉头。
  而后面拥挤的那些骑兵们,这时候也彻底绝望了,说到底就这么一座桥,别说这个家伙如此凶残,只要他随便打死几个立马堵死,这时候就算是真想冲也很难冲过来。而同样这些骑兵也都的确是身经百战,他们逃跑归逃跑,可以质疑他们的勇气和节操,但不能质疑他们的作战经验,这些家伙可都是常年和西夏作战锻炼出来的。
  他们都很清楚,这时候除了回头拼命没有别的选择,一旦敌军冲到桥头就是全军覆没。
  拼命反而有活路。
  逃跑得有路可逃才行,没有路可逃只能拼命了。
  桥上骑兵纷纷掉头,对岸那些同样绝望的也纷纷回头,迅速向着李孝忠和那个军官靠拢,一个个咒骂着王跃,横下一条心准备好了和敌人拼命。
  而王跃则满意地走到那个骑兵的死尸旁,从他脑袋上拔出了自己的祖传宝斧……
  “玛的,我还以为真是什么神器!”
  他鄙视地说道。
  (感谢书友雷霆82,茧悦,yuyueyu,汉族网麦冬,书友20181114202159380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