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十五章 一曲大宋忠义英雄的赞歌

  “什么万夫不当之勇,水里灌上十分钟霸王再世也废了!”
  王跃有气无力地说道。
  此刻的他正四仰八叉地平摊在码头的石板上,而旁边刘锜等人则一片混乱地按着方七佛捆绑,还有一队附近赶来的士兵,用长枪顶着方七佛,防止这个要犯逃跑……
  “这厮乃方腊手下头号猛将,独自率领数万兵马攻秀州,我等连同王禀部自镇江救援,两军大战于秀州城下,我与鲁提辖合力也未能拿下他,反而被他斩断一条手臂。不过他手下多是些乌合之众,连盔甲之类都没有,纵然他悍勇,最终还是挡不住西军铁骑,只能撤回杭州与那方腊固守。之后官军攻破杭州,他逃走后不知去向,若他在方腊身边,韩世忠也未必能成功,却不想今日居然会在开封城內,为兄弟所生擒,这也算是天意了。”
  武松说道。
  说话间方七佛被捆绑结实,然后穿杠子被刘锜等人拖过来。
  “你这无耻小人,有本事咱们堂堂正正打一场!”
  他奄奄一息地说道。
  “有机会再说吧,咱们也算是素昧平生,第一回见面也没什么怨仇,抓你也只是为朋友义气,你在黄泉路上别骂我,话说你一个人跑到这开封,莫不是专程给我送这场功劳?”
  王跃摆了摆手,很无所谓地说道。
  估计他是没机会了,用不了多久就该步方腊后尘了。
  这些人扣除那个奇葩的信仰,其实并没什么让他厌恶的,虽然传说他们杀两百万人,但那只不过源自当时一个文人笔记,文人这方面节操就不用说了,毕竟有圆嘟嘟一炮糜烂数十里。而且笔记的内容还说官军杀贼百万呢,总共浙江六州五十二县卷入战争,照他这个记录,那至少得死一半,毕竟核心战区杭州人口也就百万。
  二十万户。
  一户五口人也就一百万。
  实际上官方数字才三十万口,二十万户当然不可能三十万口,那得多少光棍才能出这样的户均人口。
  一百万应该是合理的。
  至于剩下几个州都是十万户级别,所以六州不会超过六百万,而方腊从起兵到被俘总共半年,半年杀两百万,在没有机关枪的时代这杀人效率也太高,都快赶上一年屠川六万万的巫妖王了。
  总之这个数字很值得推敲。
  倒是有记载明确的。
  就是他们杀官员,杀儒生,杀那些士绅大户挺狠。
  堪称罪行累累。
  官方小账本都记得明明白白的,至于一些老百姓蜂起响应的,这个就遮遮掩掩语焉不详了。
  “以成竖子之名!”
  方七佛狠狠地说道。
  不过就在他被拖过去的瞬间,却微微向着王跃一点头,他已经理解了王跃的意思,王跃是不会告诉官府他其实还有些同伴的,虽然这一点官府肯定很容易就查到,但在这期间,他的那些同伴却可以趁机逃走,他们居住的地方其实就在这附近,闹得如此轰动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王跃依然躺在那里,继续看着他被塞进一辆刚刚赶到的囚车。
  “咱们还比武吗?”
  他问武松。
  “无需再比,以后某任兄弟差遣!”
  武松很干脆地说道。
  “还比甚底武,起来,某带你去太师那里请功!”
  刘锜激动地说道。
  他的确很激动。
  话说这可是钦犯,虽然是王跃抓的,他不好抢功,但作为主要参与者之一他也少不了加官进爵。
  甚至他还会比王跃加的更多。
  毕竟他是有背景的。
  “起不来,我在水下被这厮捶了足足几百下,都吐血了,如今怕是已经五脏俱裂,命不久矣,这时候还去请功?我站都站不起来,一活动就感觉正走进鬼门关,能躺这里晒着太阳等死也就知足,若信叔兄有心,不如替我去叫几个小娘子来,给我唱着曲也算是送行了。”
  王跃虚弱地举着一只手说道。
  “快,去找个郎中来!”
  刘錡毫不犹豫地吼道。
  几分钟后。
  “你没受伤!”
  刘錡很肯定地说道。
  “这位兄弟且宽心,你这脉象看无恙,甚至老朽可以拍着胸脯说,兄弟身体康健,足可长命百岁。”
  本地某名医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
  “可我都吐血了!”
  王跃抓狂一样说道。
  “你莫不是想装受伤,故意不去河北吧?”
  刘錡狐疑地说道。
  “我真吐血了,吐了好几口呢,我是那种装病的人吗?你们应该比我清楚方七佛的力气,他在我背上捶了都不知道多少下,而且我胸口还挨了很多拳,你们都说他有万夫不当之勇,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受伤呢?而且我都起不来了,你们看,我真的起不来了!”
  王跃说道。
  说话间他猛然一用力,下一刻四周一片寂静……
  “呃?”
  坐起来的他茫然四顾。
  “呵呵!”
  刘錡笑容诡异。
  马扩同样也呵呵一笑。
  ……
  “我真吐血了,刚才也真起不来,真的,你们要相信我!”
  王跃一脸尴尬地解释着。
  说话间他从地上直接爬了起来,多少有些茫然地在身上摸着。
  他在水里的确吐血了,那方七佛最后都疯了,两个恍如巨锤般的拳头拼命捶击他的后背,哪怕有河水阻碍削弱了力量,这样的猛将连续捶击,也不可能不对内脏造成伤害。虽然之前说快死了的确夸张,但受了一定内伤是真的,他都吐了好几口血,肯定是内脏已经出血,刚上来时候也的确没力气站起,一动就感觉浑身剧痛。
  可现在居然好了?
  根本就像没受任何伤一样,内脏不疼了,原本那种想吐血的感觉没有了,浑身上下一片轻松,再打一场都毫无困难。
  这就很诡异了。
  “对,对,王兄弟的确受伤了,王兄弟与那方七佛血战一场,以方七佛之悍勇又怎会无伤?受伤了,他的确受伤了,这位郎中,你适才是不是诊错了,最好再诊一遍,一定要诊的仔细些。”
  马扩突然说道。
  “呃,那小老儿再诊一回!”
  那郎中说道。
  说话间接过了马扩递给他的一小块银子。
  很显然大家都是聪明人,一个身受重伤还擒拿逆贼的勇士,明显比一个不受伤的获得的奖励更多。
  然后他第二次诊断的结果,自然就是王都头勇斗方七佛,最后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仍然凭借一腔忠义,奋不顾身,最终硬是吐着血,还为大宋,为官家擒拿这个逆贼,谱写一曲大宋忠义英雄的赞歌。真乃我大宋士民之楷模,吐着血都能与逆贼大战三百合,这说出去也是一段佳话,足以显示吾皇之教化。
  “找辆驴车来,你都吐血了就别硬撑着了,子充兄,你与武大师先送他去寒舍,我去太师处报信!”
  刘錡无语地说道。
  说完他直接上马,方七佛是被开封府的人带走的,虽然开封府不可能抢这份功劳,毕竟还有他和马扩,但还是得以最快速度通知童贯,王跃现在是胜捷军的军官,这份功劳主要是胜捷军的,很给童太师长脸。原本他们应该跟着一起去开封府的,就是为了带着王跃去请功才留下,现在王跃装受伤,那他就只能自己先去了。
  他走后很快附近一辆驴车被叫来,身受重伤的王都头,终于如愿以偿地享受了一个伤员的待遇……
  “我就说我受伤了嘛,你们还不信!”
  他躺在稻草上满意地说道。
  “你都伤成这般模样,就老老实实闭嘴吧!”
  骑着马在一旁看护的马扩没好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