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二章 叔叔,下次再来玩啊!

  落水的王跃一头扎进了深处。
  河水清澈,睁开眼就能看见头顶的太阳,而那太阳的下方就是水门,只要游到水门就能暂时获得安全……
  那里挤满了进城的船。
  “刘家哥哥,那妖人在向水门!”
  头顶经过河水传导后有些飘渺的声音突然传来。
  “这个心机婊!”
  王跃心中骂道。
  这个臭丫头简直太可恶了,不过更可恶的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个把他害得落到如此地步的鬼东西,是那个幽灵……
  然后下一刻幽灵的面孔占据了他的视野。
  “你在骂我?”
  诡异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
  王跃本能地在水中惊叫一声,但紧接着他就发现,四周的河水仿佛凝固成了冰块一样,牢牢地束缚住了他的身体,他只能张着嘴,保持着惊恐尖叫的状态一动不动,而且不仅仅是他,甚至仿佛整个世界都凝固了。
  四周一片死寂。
  那幽灵却没有受丝毫影响,它就像寻找可口的位置一样,在他周围缓缓地绕了一圈,最后又重新回到了他面前,把那张没有任何表情,只有一片白光和三个黑洞的面孔凑到他面前,用上面两个黑洞对着他的眼睛。王跃把心一横,索性放弃了一切挣扎,当然,他也没法挣扎,他连眼都没法闭上,他就那么和黑洞对视着,蓦然间黑洞中刺目的光芒一闪。
  “啊!”
  脑中的剧痛瞬间让他发出无声的惨叫。
  就仿佛他的脑袋里面有什么东西正在爆炸,却又冲不开头颅束缚,只能用那强大的力量向外膨胀般,不过好在这剧痛转瞬即逝,下一刻他就恢复了清醒。
  黑洞依然是黑洞。
  在王跃颤栗的目光中,那幽灵抬起手,轻轻在他的消防斧上点了一下。
  王跃茫然地看着他。
  “不要问我是谁,我的名字叫**!”
  毁三观的声音再次响起。
  下一刻那幽灵带着诡异的笑声,瞬间在他的视野中化为无数星尘。
  几乎就在同时,四周河水恢复了正常,王跃本能地冲出水面深吸一口气,紧接着他发出一声悲愤的怒吼……
  “你个狗日的,别让我再看见你!”
  他的声音响彻河面。
  “这边!”
  那心机婊的尖叫声在头顶蓦然响起。
  王跃毫不犹豫地回头,就像饿狼般直扑过去,他这时候才发现,那幽灵也干了件好事,原本他已经游出去十几米,但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又回到了落水之处。而那少女就站在他撞开的破口处,而且就站在船边,她看着突然出现的王跃明显已经懵了,她眼看着王跃游出去的,现在这家伙却诡异地出现在了她面前。
  她一脸惊恐地朝岸边几个男子呼救。
  但这些男子和她船上的水手之前都跑到前面去追王跃了,哪怕最近的水手距离她也得近十米,而大胖娘们还在船舱没站起,结果……
  结果她就悲剧了。
  王跃一下子扑到了她脚下。
  “啊!”
  她尖叫着转身就跑。
  王跃一把抓住了她脚脖子,不算粗正好握住,他毫不客气地向下一拽,那少女惨叫一声拍在甲板,她惊恐地抬起另一只脚踹王跃,然后他俩同时愣住了,王跃甚至差点松了手。但下一刻那少女就发出了骤然升高的尖叫,王跃立刻清醒过来,本能地猛然向后一拖,直接把她拽进了水里。船上的水手们一片混乱,一个个拿着刀和棹拥挤着返回,王跃左手拦胸抱着那少女,双脚一蹬船身迅速向后倒退出三米。
  “别动,都放下武器,要不然我带着她一起沉下去,看谁在水里憋的久!”
  王跃手中消防斧一指船上,底气十足地喝道。
  那少女发疯一样挣扎着,而船上一个中年人立刻放下刀,其他人也赶紧放下手中的武器。
  “这位好汉,有话好说,莫伤了我家小娘子。”
  那中年人小心翼翼地说道。
  “别动!”
  王跃朝怀里少女大喝一声。
  后者咬牙切齿地继续挣扎,王跃拿着消防斧的右手立刻消失在了水下,下一刻那少女就像被食人鱼咬了般痛楚的尖叫一声,不过却立刻就老实了,只不过双眼就像要杀人般向上一翻,咬牙恶狠狠地看着他,脸色一片血红。
  “还敢嚣张,我还治不了你了!”
  王跃得意地说道。
  就在这时候岸上那几个人赶到。
  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男子,长得还行,身材健硕,绿色圆领窄袖袍,软幞头,腰间革带,外面包着锦缎,上面刺绣精美,而他手中却拎着一张射空了的弩或者说神臂弓。可以确定刚才那一箭就是他干的,宋朝民间可以持弓箭但却不能持弩,更别说神臂弓这样的军用弩,而且平民也不准穿绿色,只能穿黑或白,也就说这家伙是官或者士子。
  但大宋的士子是肯定不屑于玩武器的,话说会舞剑的考上了进士都能被划去啊!
  简直奇葩到令人无语。
  所以这是个官。
  “这位官人,你先把那东西放下,我看着眼晕,我一晕就容易沉下去!”
  王跃有恃无恐地说道。
  说话间他又往下沉了沉,就剩下两个脑袋在水面,这样也避免再被偷袭,他就不信俩脑袋凑一起还有人敢射他。
  “刘家哥哥,救我!”
  那少女就像见了亲人般喊道。
  “哪里来的贼子,还不快放了张家小娘子,本官可保饶你狗命,若张家小娘子有些闪失,你这颗人头就别想再要了!”
  那人喝道。
  “这位官人,现在我说了算!”
  王跃笑着说道。
  然后他的魔爪在水下再次发威,那少女随即尖叫一声,不过这下子也让她终于羞愤欲绝地哇一声哭了,哭得撕心裂肺,哭得梨花带雨,哭得眼泪不断流下来,。
  然而王跃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继续看着那男子。
  后者阴沉着脸放下了弩。
  “扔到水里!”
  王跃说道。
  那人抬脚把弩挑落河水。
  王跃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们手中就这一张弩,这东西应该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拿出来的,至于剩下几个应该是随从,他们都是手刀,不过这几个人明显是上过战场的,看起来很是彪悍,其中两个脸上还有伤疤,看伤疤形状都是被箭扎的。
  “还不放人!”
  那男子喝道。
  “把你们的船凿沉!”
  王跃没搭理他,直接对着那中年人喝道。
  他这个人还是很谨慎的,虽然前面有很多船,而且这些水手肯定会游泳,甚至不远处还能看到一座拱桥,横跨河面连接应该是环城的大路,或者说外环路,这居然他玛还有外环路。但沉了船终究能够给他争取尽可能多的时间,这是在逃命,必须万无一失,话说这可是官,这年头就算没罪,做官的想弄死他都轻而易举,更何况他还挟持人质,抓进衙门一顿杀威棒就能让他死球。
  那中年人犹豫了一下。
  但王跃又往下一沉,河水已经到了那少女嘴边,正在哭的她正好一张嘴,河水立刻灌入口中,她本能地剧烈咳嗽两声……
  “快,拿斧子凿船!”
  那中年人喝道。
  几个水手赶紧钻进船舱,很快里面就响起劈砍声,这时候内河船基本上都是杉木的,这东西也就是一两斧子的事,很快这艘船就开始了下沉,而岸上那男子始终在那里默默看着。这时候城门那边一个小军官带着几个兵匆忙出来,直接上前向他行礼,看来两人是认识的,说过话之后又带着手下返回,直接进了瓮城的城门,那城门是侧开的,正对着这边。
  很快这艘船坐沉在了河水中。
  “放人!”
  那男子喝道。
  王跃冲着他一笑,带着那少女倒退向后。
  后者倒是很老实了,一边啜泣着一边任由他摆布,时不时的发出磨牙声,恍如一只正在磨牙的啮齿类动物。
  两人就这样在对面的注视下一直退过了河面,但王跃并没有立刻放开她,而是继续退到了河堤上,这时候距离对岸已经超过五十米,这是漕运的运河,为了维持水位都是人工收束到足够窄。王跃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少女,后者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不过脸上的墨汁没了,虽然依旧顶着个大包,细看倒也还算清秀。
  “别这么看着我,你还差点害得我被射死呢!”
  王跃很真诚地说道。
  “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少女恶狠狠地说道。
  然后王跃毫不客气地又拧了她一把……
  “啊!”
  她疼得尖叫一声。
  对面立刻一片混乱,那男子带着几个手下直奔瓮城,而那中年人则带着水手跳进河水游向这边。
  “要说叔叔,下次再来玩啊!”
  王跃笑眯眯地说道。
  然后他的手又放在了一个新的地方,食指和大拇指在那温暖而又柔韧的位置缓缓收紧……
  “叔叔,下次再来玩啊!”
  少女咬着牙说道。
  “乖,那就回家吧!”
  王跃满意地说道。
  说完一把将她推在了旁边的一滩淤泥上,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在他身后紧接着响起带着哭腔的暴怒尖叫……
  “你个腌臜打脊泼才,老娘扒了你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