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三十一章 契丹豪杰,有死而已,岂能为赵家狗

  “到底出了何事?”
  马扩看了看前面的萧塔不烟,然后低声问王跃。
  他这话刚说完,萧塔不烟突然探出头,然后对着王跃狠狠咳嗽了一声。
  “她不让我说!”
  王跃说道。
  “呃,那晚间我再去找你!”
  马扩笑着说道。
  萧塔不烟恨恨地转回头。
  此时他们已经启程继续北上,不过今天还是到不了析津,涿州到析津路程一百二十里,中间必须先到良乡,接伴官牛稔一路陪同,郭药师还派了一百骑兵护送,而萧塔不烟则坐着一顶轿子,连同她哥哥派出的一百名骑兵同行……
  她家在析津。
  出身拔里氏,也就是国舅帐。
  契丹萧氏构成其实很乱,并不是说一个家族,甚至都不是一个民族。
  契丹的拔里氏,乙室己氏,回鹘的述律氏,作为后族他们都赐姓萧,前两家是耶律家的传统婚姻对象,后者是借阿保机上位的。还有奚人萧,耶律氏征服了奚人后,为了确保稳定直接把奚人贵族赐姓萧,然后为了增强述律氏的实力,让这些萧算在述律氏萧里面。
  萧干就是奚人萧。
  萧燕燕是拔里氏萧。
  被宋军射死的萧挞凛也是拔里氏萧。
  这些乱七八糟的萧之间的斗争贯穿整个辽国历史。
  不过后期辽国后族述律氏萧占优势,甚至绝大多数都是述律氏,天祚帝一后三妃只有一个是拔里氏萧,其他都是述律氏萧,也可以说整个辽国历史,就是一部皇族也就是三耶律和后族这些萧们之间的斗争史。
  很乱的。
  现代历史学家们都懵逼。
  而且辽史是脱脱编的,那错误多的浩如烟海,所以到现代以后历史学家都被搞得晕头转向。
  萧塔不烟家族就是拔里氏。
  她爹是个没多大实权但很高的官,类似于大宋的那些三公们,而且这时候已经死了,但她哥哥萧辅却在这些年的战争中,依靠着家族的力量,掌握了一支三百多人的精锐骑兵。辽国允许这些贵族们拥有一定数量类似家丁的部曲,耶律大石手下真正嫡系其实也就几百类似的部曲骑兵,她哥哥这些年始终与耶律大石并肩作战。
  同样少女怀春的萧塔不烟,也一直跟着她哥哥算是相依为命。
  自然她也就盯上了长得帅,有本事,还死了正妻的耶律大石,然后开始幻想着正式嫁给他,如果不是出了这件意外,她肯定会成功的,而且她还会跟随着耶律大石一路向西,成为他的感天皇后,让整个西域匍匐在脚下。但可惜在几个小时前的那个黎明,她的爱情七彩泡泡被一个混蛋戳破了,曾经她以为自己跟随着一个踏着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他会给她爱情,给她幸福,给她一切小女孩的幻想。
  然而……
  事实上人家只是个冰冷的政客。
  啊,政治家。
  需要的时候人家才不会关心她的死活呢!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王跃感慨着。
  然后萧塔不烟再次探出头,拎着个水壶照他砸过来,王跃伸手接住,正好喝了一口。
  马扩在一旁只是看着笑。
  他们一行天黑时候终于到达良乡。
  然后……
  “你想干什么?”
  王跃站在自己的房间内,惊悚地看着推开门的萧塔不烟。
  后者已经能够自己走路了,说到底她体格好,而且挨的那一脚也不是说骨折什么的,也就是内脏受到些冲击而已,此刻她正带着两个婢女走进来,后者怀里抱着扛着毛毡,皮褥之类的。
  “铺上!”
  萧塔不烟指着地上说道。
  那些婢女赶紧给她铺好,萧塔不烟很干脆坐在上面……
  “我们男女有别吧?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王跃说道。
  “我一个契丹贵女来陪你,你难道不觉得荣幸?”
  萧塔不烟很坦然地说道。
  说完她在熊皮做的褥子上躺下了,两个婢女老老实实地退出,然后给他们把房门关上了。
  “可你这样做有什么用啊!我早晚还是会说出去,你总不能一直这样跟我耗下去吧?”
  王跃抓狂般说道。
  “五日!”
  萧塔不烟举起五个手指,颇为得意地说道。
  “什么意思?”
  王跃说道。
  “五日之内我不会给你机会说出去的,五日之后你爱跟谁说跟谁说。”
  萧塔不烟说道。
  “五日?也就是说五日之后,耶律大石会硬撑着公开露面,装作根本没有受伤的样子,那时候我就算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你害怕我在这之前说出去,一旦被郭药师知道,派人专门去见耶律大石,会从他的模样上看出他受伤?可就算现在我说出去,这驿站都是你们的人,你们也一样可以封锁消息,让我的话传不出这座驿站。”
  王跃说道。
  目前来讲耶律大石能做的也就这样了。
  左右他就是皮肉伤,只要止住了血,外面穿上铠甲,不动受伤的那只胳膊还是能蒙混一下的。
  “这座驿站全是你们汉人,就连牛稔和他手下随从都是汉人,外面还有郭药师的一百骑兵,他为何要派这一百骑兵?不就是猜到些什么,防止我哥哥在中途截杀?我的士兵已经包围驿站,你想出去他们就乱箭齐射,大不了把所有人都杀死在这里。
  你说的对,如今我们的确已经是山穷水尽了。
  析津所有人都在谋出路,没人真以为天锡皇帝能长久,不过是借着他收拢人心而已,一旦到了紧要关头,谁都有可能背叛我们。
  郭药师不会在乎投降。
  李处温不会在乎投降。
  各地那些汉人豪强都不会在乎投降。
  我们还能撑住,他们的确会与我们站在一起,毕竟他们也不喜欢你们,可一旦我们要撑不住了,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抛弃我们,别说是投降你们,就是投降女真人他们都不在乎,我可以告诉你,他们甚至已经派人去联络女真,想以称臣纳贡换取女真不南下。
  没人值得我们信任。
  我们能相信的,只有我们自己人。”
  萧塔不烟躺在那里恨恨地说道。
  “那你们为何不投降大宋?童太师开出的条件应该足够了,大宋朝对待你们这样的降人也还算不错,耶律淳如何不好说,可你们这些人富贵可保。”
  王跃问道。
  说话间他也在床上躺下了。
  话说这些契丹人也很可怜啊,曾经如阴云般压在大宋头顶,让大宋叫了一百多年老大的大辽,如今只剩下这点人,在一片随时都有可能背叛的土地上,苟延残喘般面对着南北两边夹击的敌人。而且每一个敌人都比他们庞大数十倍,他们就像是被两只饿狼逼到中间的土狗,正在用它那特有的顽强苦苦支撑……
  呃,它不知道其中一只其实是哈士奇。
  “我契丹豪杰,有死而已,岂能为赵家狗!”
  萧塔不烟怒道。
  “你这是骂我吗?”
  王跃转头很认真地看着她说道。
  “你也是一条好汉,何须为赵家做狗?”
  萧塔不烟鄙视地说道。
  “看来我教训你还是不够深刻啊。”
  王跃说道。
  说完他一翻身从床上滚落,紧接着伸手抓起了自己的腰带,萧塔不烟毫不犹豫地拔出腰间短刀,但却被王跃一把夺过扔进了床底,然后在她的惊叫声中直接掀翻过去……
  外面正想过来问话的马扩,在门前一脸惊愕地听着里面传出的声音,然后赶紧忍着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