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四十七章 这大宋不亡真的没天理了

  南岸宋军骑兵沿河排开,手中弯弓斜指北岸,在王跃愕然的目光中一支支利箭射出……
  他们中间是杨可世。
  杨统制漠然地看着这边,就仿佛他俩不存在一样。
  “快撤!”
  刘錡拉着王跃吼道。
  就在同时对岸辽军万箭齐发,王跃毫不犹豫地抓住刘錡,一下子纵身扑向了桥下的河水,在半空中他转回头看着耶律大石的笑容,下一刻两人在头顶利箭交错的破空声中落入河水。
  这里靠近北岸,水还不至于淹没他们。
  但就在他们露头的瞬间,对面数十张弓同时瞄准了他们。
  “趴下!”
  王跃吼了一声。
  紧接着他把还在懵逼中的刘錡按进水中,还没等后者反应过来,就以最快速度撕下他身上的铠甲,而此时头顶的箭还在不断落下,倒霉的刘錡因为不熟悉水性都已经开始喝水了。王跃把他向上一提,露出头的刘錡终于呼吸到空气,但刚呼吸两下就被王跃又拽回水里,然后拖着他一头扎向了南岸。
  中途又把他提出水面让他呼吸了一次,不过接着就游过了深水区,终于踏着脚下泥沙露出头的刘錡深吸一口气……
  “我这辈子不跟你凑到一起了!”
  他欲哭无泪地说道。
  不得不说他也算是倒霉,本来好好地看热闹捡功劳就行,反正有高俅这个靠山在,别的不说就凭造三眼铳的功劳,回去也肯定得升官。
  现在却被这个损友带来,差点把命都搭上。
  “我这辈子也不跟你们大宋这帮狗东西混在一起了!”
  王跃骂道。
  他真的气坏了。
  眼看就要忽悠住了啊!
  说到底耶律大石的确有豪情壮志,但他手下绝大多数契丹士兵没有,这些人就是想着活下去,要说有什么追求,估计也就是报仇了,而大宋可以给他们粮食给他们军饷,报仇不报仇先不说,至少生活能有保障了。
  更何况这里面本身还有大量士兵家就在析津一带。
  而只要忽悠住他们,耶律大石就算再想抵抗也没用,耶律淳本身的抵抗意志就不是很坚决。
  忽悠住下层士兵,忽悠住最高层,剩下耶律大石还能干什么?
  现在全被杨可世毁了。
  他现在真的对大宋朝这帮混蛋忍无可忍了,文官蠢,武将贪,士兵穷得拿纸糊盔甲,最高层还自以为是,皇帝居然连太监都信不过,文官给太监当监军这种事情,简直就是让人无语了,太监给文官当监军还算正常,这文官给太监当监军是个什么鬼。
  这大宋不亡真得没天理了。
  王跃一脑子狂躁地看着瞬间糜烂的局势。
  此时距离北岸辽军已经超过五十米,仅仅露出头已经可以保证安全。
  实际上辽军已经没兴趣管他们,双方骑兵隔着宽不足百米的白沟河,不断叫骂着互相用弓箭攻击。
  他们头顶的天空中,利箭带着破空声交错而过。
  “若这功劳都让你立了,此番兵不血刃就能招降辽人,那他们这些人此来何为?”
  刘錡喘着粗气说道。
  王跃恨恨地看着南岸,杨可世依然在调动宋军骑兵向北岸射箭,他又将目光转向北岸,耶律大石处令旗挥动,那些契丹骑兵不断移动着位置,在北岸同样向着宋军射箭。甚至萧辅已经率领大批骑兵冲向下游,很显然准备寻找合适的位置涉水渡河攻击,而赵明也已经率领所部冲向下游,一旦萧辅试图渡河,他们将在南岸阻击。
  就连在另一边的杨志,也率领所部赶来增援。
  双方的战斗正式打响。
  “带兵打仗所为无非升官发财,有战功才能升官,劫掠才能发财,若兵不血刃招降,则无战功可立,纵然有升官也不过了了,那些将领们此行的目的也就落空了。同样招降也就不能劫掠,不能劫掠就不能发财,士兵们无非就是领那些军饷,还得被将领们克扣,也就指望着打仗时候劫掠捞一笔,难不成这些士兵真还有什么为国杀敌之心,招降了那还如何劫掠?
  你确是一番挚诚,想帮着太师解决此事。
  可你这就挡了军中上到将领下到士卒的道了,西军上下数万人跑到这河北不就是等这个升官发财的机会?
  你要做官就得明白这些。
  做官,无论军中还是别处,都是有这些心照不宣的规矩。”
  刘錡说道。
  说话间他才发现手上趴着只水蛭,吓得惊叫一声赶紧甩开。
  “走!”
  王跃拖着他游向上游说道。
  “你去哪里?”
  刘錡愕然道。
  “去等着看他们被耶律大石暴打!”
  王跃没好气地说道。
  “不至于吧?杨可世可是太师手下头号猛将,所部在西北也是数一数二的强军。”
  刘錡说道。
  “那咱们就看着吧!”
  王跃说道。
  说话间他拖着刘錡游到一处芦苇丛中,就在同时刘錡部下那十几个家丁带着他们的马过来,两人随即上马重新返回桥头,在弓箭射程外冷眼旁观,看着杨可世指挥若定般调动着部下。不过刘錡说的倒也不错,杨可世部的确是精锐,那些西军骑兵在河岸边顶着对面箭雨还击,至今也没看到有退却的。
  当然,死伤也寥寥无几。
  毕竟隔着上百米,弓箭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准确性可言。
  双方的交战恍如菜鸡互啄,一边朝着对岸随意地射箭,一边不时用胳膊上的盾牌遮挡头顶落下的箭。
  被射中也无所谓。
  这样的距离落下的箭射不穿铠甲。
  宋军骑兵其实是以弓箭为主,不少骑兵甚至不会冲击,真正能马上格斗的就已经算是精锐了,另外宋末骑兵其实不少,一直到十年前的政和二年,因为童太师拿下河湟,所有官方的马场存马达到九万匹。
  当然,这是总数而不是战马。
  但说大宋没有马,所以打不过外敌仍旧是扯淡。
  我大宋明明就是……
  就是打不过!
  白沟战场紧接着局势就急转直下……
  萧辅渡河了。
  下游浅水区,萧辅率领的契丹骑兵涉水而过,岸边赵明所部奋力射箭,但最终还是没能阻挡住,随着第一批契丹骑兵踏上南岸,双方立刻展开混战,但萧辅渡河的部下数量远超赵明。开阔的河面上无数契丹和奚族骑兵蜂拥而过,迅速张开两翼向着赵明合围,后者倒是没跑,依旧率领部下在那里奋力抵挡,这一点看他还是值得肯定。
  杨可世皱着眉头看着那边,但就在同时他对面大批契丹士兵下马,举着大型盾牌开始冲击白沟桥。
  这边宋军同样下马以盾牌结阵反击。
  桥上最血腥的步兵近距离搏杀开始。
  杨可世转头看看王跃。
  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那么厚的脸皮。
  好在这时候种师道处一支骑兵赶到增援。
  “老赵,去增援下游!”
  杨可世激动地喊道。
  来的是泾源路老将赵德,老赵的目光愕然转向下游,正看见蜂拥而过的契丹骑兵,同样他也看到了陷入包围的赵明。
  然后……
  他没有丝毫犹豫地掉头就跑。
  可怜的杨可世都傻了,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逃跑的赵德。
  “老匹夫,你临阵脱逃,对得起国家吗?”
  他发出一声悲怆地怒吼。
  旁边看热闹的王跃终于没忍住,直接发出了一阵狂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