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三十八章 长安死,此中死,异乎?

  第二天,清晨。
  新城以南的官道上,一昼夜狂奔近两百里的王跃悠然地信马而行。
  此刻这条路上已经彻底没人了,迫在眉睫的战争让新城外围所有村庄全部清空进了县城,毕竟真要是打起来这里肯定是战场,虽然白沟河在部分地方可以骑马涉水通过,但白沟驿的那座桥仍旧是争夺的关键点。
  这座桥周围几十里都是战场。
  “大好河山啊!”
  王跃举着装满羊奶的葫芦,一边补充营养一边感慨着。
  实际上辽国统治下的析津府也算不输中原,哪怕新城这样临近边境的县也有万户之众,整个析津府六州十一县,加起来超过二十万户,而辽国奴婢的比例远超宋朝,所以户均人口数量同样远超宋朝。再加上世家豪强化带来的隐户,之前从其他地方逃难来的难民,此时估计整个析津府人口不会低于一百五十万,这还不算平州所属的州县。
  这也不少了。
  后来朱元璋努力了二十多年,用各种方式甚至拿绳子绑着从南方移民,给自己造成数百年骂名,最终到洪武二十六年时候,才让北直隶在籍人口恢复到一百九十万。
  这黄册的人口。
  这是包括了女人小孩老人的详细数字。
  而明朝的北直隶可是包括宋朝的河北东西两路。
  也就是说两百四十年后,整个这片区域的人口,才堪堪和这时候析津府加平州差不多。
  真惨。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
  正在抽风的王跃蓦然停住,举着葫芦一脸夸张的震惊,看着距离他不远的一片树林。
  无数骑兵正蜂拥而来。
  他一脸惊悚地环顾四周,却发现除了那片树林外,自己周围至少两公里内全是农田。
  “真倒霉!”
  他忧伤地看着那些骑兵。
  这肯定是耶律大石的部下,这一带又没有别人,而他的马跑了两百里,已经不可能再跑了,这下子算是冤家路窄,早知道他就不走大路了,但此时也没别的办法了。他很无奈地下马,然后拿起了自己的六根清净杵,站在两匹马中间,一脸决然地面对着汹涌而来的洪流。
  洪流以极快的速度席卷而来。
  王跃就像当初试验时候一样,枪口对准前方,尾部圆盘顶着肚子,掏出火折子就仿佛一个慷慨赴死的勇士般,凑在引信旁等待着。
  那洪流瞬间即至……
  然后自动向两旁一分,紧接着前锋在他两旁绕过。
  王跃像个傻子一样站在中间,懵逼的看着这些士兵,他这时候才发现,这些士兵脸上全都带着惊恐,很多人连盔甲都扔了,完全就是一副兵败如山倒的溃逃架势,而且这也不是耶律大石的部下。
  甚至这都不是辽军。
  这是宋军。
  之前隔着远看不清,毕竟宋军和辽军盔甲样式差不多。
  王跃就这样懵逼地站在中间,看着骑兵的洪流就像绕开礁石般,从他两旁绕了过去,甚至都没有人看他一眼。而且的确是溃败的,还有不少身上带伤,甚至有几个身上的箭都没拔掉,他们仿佛一群受惊的兔子般,目不斜视地转入大路然后向南蜂拥而去。
  “还不快逃,契丹大军将至!”
  其中一个军官终于好心地朝他吼道。
  王跃依然穿着他的绿官服,这也是那些士兵没直接踩死他的原因。
  “你们不觉得丢人吗?”
  王跃无语地说道。
  这个人是陇西的口音,应该是西军的精锐骑兵。
  那人愣了一下,随即从这个傻子旁边绕过,然后继续向南逃,王跃依然默默站在那里,就在此时那片树林处,另外一批骑兵出现,这些就是真正耶律大石的部下了,王跃一眼就看到了萧塔不烟的哥哥。很显然宋军终究还是渡河冒进,至于原因暂时还不知道,但也像原本历史上一样,被耶律大石击败,然后上演了一场大溃败。
  此刻的王跃真的很想骂娘,他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一线希望,就这样被这些猪队友给毁了。
  打输了的没资格谈条件啊。
  “长安死,此中死,异乎?”
  王跃嚎叫一声。
  那军官终于停下了,他回头看着王跃一脸犹豫。
  这时候宋军溃兵已经从王跃身旁跑过,而他依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傲然地看着同样迅速接近的契丹骑兵。
  “回头,别让人耻笑!”
  那军官咬着牙吼道。
  紧接着他掉转马头,他这个人看来有些威望,后面一些骑兵看着他,几乎本能般跟着掉头,很快倒也聚集起了上百骑,跟随他迅速回到王跃身旁,然后一字排开端起了锥枪,实际上追杀他们的契丹骑兵并不比他们多,这种骑兵混战最后通常都是变成几百骑兵之间互相追杀。
  只是他们自己跑崩溃了而已。
  “阁下贵姓?”
  王跃意外地说道。
  “巩州李孝忠。”
  后者说道。
  “把你们的战马耳朵都堵起来。”
  王跃点了点头说道。
  李孝忠疑惑地看着他,不过随即下达命令,那些骑兵纷纷堵住马耳朵,就在同时王跃迈步向前,而对面萧辅也看到了他,立刻露出开心的笑容,同时在马背上举起了狼牙棒,其他契丹骑兵也一样举起各自武器,逐渐形成了一个向前包抄的弧形,带着践踏起的尘埃,凶猛地撞向王跃和他身后李孝忠等人。
  “都别动!”
  王跃喝道。
  李孝忠等人疑惑地看着他。
  不过有几个骑兵最终受不了,还是惊恐地掉头跑了。
  “都别动!”
  王跃继续阻止已经按捺不住的李孝忠。
  而他却迎着萧辅继续向前,双方之间的距离急速拉近,转眼间就已经相距不足三十米,王跃毫不犹豫地点燃引信最底部,然后以最快速度扔开火折子,双手紧握六根清净杵。全速冲刺的萧辅,在马背上高举狼牙棒,对着他露出兴奋的笑容,下一刻就发出了一声呐喊……
  “砰!”
  他的呐喊被枪声淹没。
  在他瞬间转为愕然的目光中,王跃前方火焰以极快的速度不断喷射,伴着近距离开火时候炸雷般的巨响,一颗子弹正中他的战马胸前,在血肉飞溅中这匹战马悲鸣着倒下。而就在同时伴着子弹的呼啸,火焰和硝烟的喷射,还有以极短间隔炸响的枪声,他两旁三名骑兵也瞬间倒下。
  骇人的巨响,喷射的火焰,刺鼻的硝烟,让更多战马本能地选择掉头。
  原本气势如虹的冲锋一片混乱,甚至一些来不及躲闪的骑兵都撞上自己的同伴。
  “杀!”
  硝烟中的王跃骤然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横持依旧带着余温的六根清净杵,一头撞进了契丹骑兵中,六根清净杵横扫,瞬间将一名骑兵连人带马拍翻,而前方两名已经被吓懵的骑兵本能般掉头,紧接着后面冲锋的同伴撞上,王跃吼叫着纵身一跃,半空中六根清净杵砸落,一名骑兵半截身子被拍成飞溅的血肉。
  “杀!”
  后面李孝忠发出亢奋地吼声。
  下一刻他端着锥枪向前,紧接着他那些同伴催动战马,并且迅速靠拢收缩为一个锋刃,撞向被王跃搅乱的契丹骑兵。
  然而就在此时,脚踩着萧辅的王跃却停止了厮杀,高高举起了一根珠光宝气的腰带……
  (感谢书友灵魂收割者的礼赞,humorson,晋安明月,正大觉烦,汉族网麦冬,跃马扬刀踏东瀛,yuyueyu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