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十四章 金瓯缺

  “这东西好!”
  上土桥附近一座早餐铺子外,坐在小马扎上的王跃大快朵颐,此刻他一手扛着肉饼,一手端着北宋版胡辣汤……
  羹汤。
  准确说叫大骨羹。
  大宋朝民间羹汤无处不在,几乎只要吃饭,甚至包括喝酒,统统都少不了羹汤,而且种类繁杂,堪称无物不可羹者,堪比现代吃火锅,从肉到菜再到鱼统统都能羹,此刻吃着肉饼喝着羹汤坐着小马扎的王跃,俨然找到了现代早餐大排档的感觉。
  而另一边的武松没这么多话,只是举着葫芦喝酒,看着街道上开始一天忙碌的行人。
  这酒肉头陀!
  “你那朋友来了!”
  他忽然说道。
  正吃得开心的王跃愕然回头,然后就看见刘锜和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子正骑着马,从上土桥上走下来,那人也是一身绿色,看起来也颇为健硕,两人边走边说着什么。
  就在王跃转头瞬间,刘锜也正好目光转向这边。
  王跃赶紧回头。
  “你不想被他看见?”
  武松喝着酒饶有兴趣地说道。
  王跃低着头,一边啃肉饼一边点了一下头,不过这时候刘锜也已经发现了他,只不过他一身这时候底层贫民的衣服,一时间没认出来,但已经开始怀疑。他停止和那同伴说话,催马走向这边,那人好奇地跟着,武松继续喝酒看着他们,很快刘锜到了王跃身后。
  “这位兄弟,可否转过头来?”
  他停下问道。
  王跃瞬间换上一脸笑容,然后转过了头……
  “信叔兄,你不在大内当差吗?”
  他说道。
  “哼,你倒是胆大,这时候还敢进城来,王禀应不曾放你出来吧?你这是违抗军令私自出营,回去单凭这一条王禀就能以军法砍了你!”
  刘锜冷笑一声说道。
  “你是说我最好别回去吗?”
  王跃一脸纯洁地问道。
  “你愿回就回,不愿回就逃跑,以后顶着个逃兵的名受缉捕,左右此事已经与刘某无关了,刘某将你交与王禀,就完成了太师交待的,你跑了也是你刚认的那个叔父之责。
  不过今日他未必有空回营,据说今日中午官家要在宫中赐宴,午宴结束也得下午,晚间再有些别的宴请,那他今日也就不会再回军营,胜捷军另外几个将领如辛家兄弟,张师正等人,估计也不会回军营的。你早早回去,只要别被发现就还能蒙混过去,若是真被发现,那就听天由命吧。”
  刘锜说话间下马,在他们的桌子旁坐下,另一人也下马坐下。
  “大伯,肉饼四个,大骨羹两碗!”
  刘锜朝店铺伙计喊道。
  “你为何称他大伯?”
  王跃好奇地问。
  “店小儿无论大小皆称大伯,不过也就是这般脚店,若是大酒楼,则又有不同称呼。”
  和刘锜一起那男子说道。
  “呃,这倒是挺别致,这位哥哥不知如何称呼?”
  王跃拱手说道。
  “马扩,字子充,陇西狄道人。”
  后者还礼回答。
  “王跃,无字,袭庆府奉符人!”
  王跃说道。
  这个名字似乎哪里听过。
  旁边刘锜冷哼一声,这个混蛋的籍贯还是他编的,现在倒是毫不脸红地真就这么自称了。
  “这位大师如何称呼?”
  他转头问武松。
  “武松!”
  后者干脆地回答。
  “武松?这个法号倒也少见。”
  刘锜愕然道。
  “武松?你是梁山那个武松?”
  马扩眉头一皱说道。
  武松冷然一笑。
  “王兄弟交游广阔啊!”
  马扩意味深长地看了王跃一眼说道。
  “某倒是觉得,你们这些人也不失为一群好汉,无论之前如何,终究还是走上正道,大师若非落得残疾,此时也少不了个官职。想那宋团练,如今不就依然富贵?还有杨志,此番太师北上巡边,据说也调了他参战,到时候立下功劳少不了再加官晋爵。”
  刘锜说道。
  说到底无论是不是把梁山这些人当做贼寇,他们终究是招安了,而且还为朝廷血战过。
  “杨志也在太师军中?”
  王跃说道。
  这个消息让他很意外。
  “他原本就是禁军军官,只是犯了事逃走,招安之后倒是得了太师赏识,如今乃是河北禁军大将,此前已奉命调往高阳关。”
  马扩说道。
  武松冷哼一声。
  “吃饭,吃饭,吃完了兄弟还得和武松哥哥比武。”
  王跃赶紧说道。
  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太危险,很容易打起来。
  “比武?那这顿我请了,赶紧些,打完再寻个好的去处继续吃酒。”
  刘锜瞬间来了精神。
  “呃,我其实就是在等你来掏钱。”
  王跃说道。
  然而他这话刚说完,对面武松猛然站起,甚至把桌子都带翻,桌上的羹汤瞬间浇了最倒霉的刘锜一身,话说这东西可很有温度,刘锜被烫的惊叫一声,立刻就变了脸色,毫不犹豫地拔刀……
  “混账东西!”
  他怒喝一声。
  不过紧接着王跃拉住了他,因为此刻的武松正两眼冒火般,盯着上土桥方向,刘锜也是聪明人,他和王跃同时将目光转向那里,然后就看见上土桥熙熙攘攘的行人中,一个恍如铁塔般的壮汉,鹤立鸡群般走着,不过并没有发现他们,正在转向准备走向桥下的码头。
  “何人?”
  马扩一脸凝重地问。
  他已经转身取下马鞍旁挂着的刀。
  “方七佛。”
  武松缓缓说道。
  “你没认错?”
  王跃问道。
  那就是不久前他遇上的那个壮汉。
  “我这条胳膊是他砍下的,你说我会认错?”
  武松说完骤然冲出。
  “这个莽夫!”
  刘錡一把没拉住他,气得直接一跺脚。
  “上啊!”
  王跃很干脆地双手提起那张有些分量的桌子,说了一声之后在后面店家的喊声中追着武松去了,他今天没带祖传的消防斧,这附近也没趁手的,只好用这个凑合一下了,否则就只能像公园下棋急眼了的老头一样,抄着小马扎上了。后面刘錡二人立刻拔出刀跟上,而此时武松已经到了方七佛跟前,紧接着跃起凌空一脚直奔后者胸前。
  方七佛也看到了他,正要迅速向码头跑,此时无可躲避,很干脆地双臂交叉胸前,撞击瞬间猛然向外推出。
  就在同时武松另一只脚正中他腹部。
  这个铁塔般的壮汉闷哼一声猛然后退两步,而武松却随即被他推开,倒飞出去落地,正好被赶到的王跃扶住。
  “快上!”
  武松喝道。
  王跃立刻直冲向前。
  方七佛依然在逃,但他的块头限制了速度。
  而王跃的冲刺速度已经完全可以拿奥运冠军,眨眼间就追上,他手中桌子带着呼啸拍落。
  方七佛转头一拳轰出,瞬间击穿了桌面。
  不过王跃又不在桌子正后方,站在一侧的他大吼一声继续向前。
  方七佛抬脚上撩,王跃直接跃起,但桌子依然没撒手,从方七佛头顶掠过的他带着套在方七佛手臂的桌子旋转,碎木如锯般切割方七佛的手臂,他立刻发出一声惨叫。
  但这家伙也不是善茬,带着桌子猛然撞向王跃。
  两人此时已经到了码头,在那些船家和水手的惊叫中,同时坠落在河水中。
  方七佛忍着剧痛,直接从桌子上抽出手臂,下一刻王跃的拳头也到了,来不及反应的他被正中下巴,方七佛再次惨叫一声喷出一口血水,但紧接着他的拳头直奔王跃面门。
  王跃轻松躲开。
  但他却没想到方七佛另一只手在水下抓住了他的衣服,拖着他直接扎进了深水。
  王跃很干脆地也抓住了他的衣服。
  水下两人剩下的拳头同时轰出,在经过了河水减弱威力后又同时轰在对方的胸前,下一刻两人向外分开,但王跃却没松手,方七佛自然也不能松手,两人同时用力再次靠近,又一次挥拳轰出。他俩就这样在水下,仿佛发疯一样各用一只手抓住对方,剩下一只手握拳对轰,这样近的距离也不存在躲闪,两人的拳头不停落在对方胸前。
  谁先撑不住谁就是失败者……
  失败者是方七佛。
  他的确水性不错,江南人会水很正常,大概他拖王跃下水的目的,就是以为王跃北方人不会水,但他哪知道这家伙底细。
  结果现在悲剧了。
  他那庞大的身躯对氧气的需求远远超过王跃啊。
  很快撑不住了的方七佛突然松开手。
  “想跑?”
  王跃对着他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
  紧接着他双臂向前,以一种很羞耻的姿势抱住了方七佛,后者也急了,虽然汴河水不够清澈,看不见他脸上表情,但那混乱捶击王跃后背的的动作证明了他的焦急。王跃这时候也不管别的了,就像只八爪鱼般箍住了他,忍受着后背的重击同时拼命摆动双腿向下游。
  倒霉的方七佛真要是在外面和他单挑,还未必会输给他,可现在却只能看着头顶近在咫尺的阳光挣扎。
  就在这时候,几支棹同时出现在他视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