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二十章 兄弟,你还好吗?

  浩浩荡荡的船队就这样开始了黄河大漂流……
  这时候的黄河当然不是现代的,过了三山浮桥之后向东北到达濮阳,然后再几乎折向正北,纵贯大名府一直向北到达现代的武强,再转向东横贯河间府进入沧州然后折向北,剩下就大致上相当于后来的运河了,最后在天津转入现代的海河进入渤海。
  这就是宣和年间的黄河。
  直到几年后杜充扒开了滑州李固渡黄河大堤。
  浩浩荡荡的黄河终于结束了北流的漫长时代,开始了夺淮入海的岁月,然后再到六百多年后,以自己冲垮铜瓦厢大堤来回到她原来喜欢的方向。
  沧海桑田啊。
  只不过每一次变迁都是一场浩劫。
  王跃乘坐着童贯专门拨给他的船,连同刘錡,马扩还有武松一起欣赏着沿途风光,享用着沿途官员犒军的酒肉,舒舒服服地漂流在滔滔黄河上,仅仅五天就到达了大致上现代武强。这时候也属于武强,只不过县城在现代街关镇,而在现代武强县城与街关镇之间,还有一条湮灭于历史的河道……
  “滹沱河!”
  马扩摇着折扇说道。
  这个人还是有点喜欢附庸风雅的,还喜欢写个日记什么的。
  “那再往前呢?”
  王跃问道。
  他们的船队已经转入这条河道,开始逆流而上。
  “这是人工疏浚连接滹沱河与大河之水道,据说还是曹魏之时开凿,再往前就是饶阳,在饶阳转入滹沱河主流,向前一段之后转向另一条水道进入唐河,剩下就是沿着唐河一直到高阳关。”
  刘錡说道。
  他们的目的地就是高阳关。
  也就是现代高阳,孙承宗老家,那里是整个河北防线的后方基地,这条防线以三关也就是雄霸二州及信安军为右翼前沿,另外还有西边的保州和广信安肃两军为左翼前沿。一旦两个前沿有一处被突破,那么后面的水长城,也就是从高阳关北边,现代保定东边的边吴泊开始,一直向东绵延到黄河的数百里水网沼泽开始阻挡敌军骑兵。
  以高阳关为突出部的第三道防线开始准备血战。
  因为这是最后防线。
  一旦被突破就是整个华北平原的一泻千里,敌军骑兵不到三山浮桥是刹不住车的。
  所以靖康时候宋军烧了那座倒霉的浮桥。
  不过烧了桥也没挡住人家。
  “若不失幽云,又何至于此?”
  马扩怅然叹息。
  这就是大宋朝对幽云那近乎着迷般的追求。
  王跃却站在那里,看着岸边衣衫褴褛的贫民,后者正在用麻木的目光看着这支顺风而行的船队,在他们身后是一座座破败的草屋,他们脚下的农田里是稀疏的禾苗……
  清明上河图的盛世距离他们已经很遥远。
  开封的繁荣富庶,是大宋朝在整个国家抽血的结果,以一国养一城,甚至都用纸币来搜刮财富,当然可以得到一个局部的盛世,后人只看到那副堪称不朽的画作,却看不到在这幅画作外面,是整个帝国的贫穷。
  连江南都造反了更何况是别的地方。
  北方也一样。
  很快就是宣和北方大暴动了。
  张万仙,张迪,贾进,高托山,武胡,李太,徐进……
  从后年也就是宣和六年开始,整个河北,山东无数造反的蜂拥而起,然后再到靖康之变,这些乱七八糟的官方定义盗贼们,又纷纷转向了抗金。
  和明末也差不多。
  顺风的船队当天傍晚到达饶阳,第二天从滹沱河走一条连接水道进唐河,到他们从开封启程十三天后,也就是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到达顺安军,这里也就是高阳关,再向前就是边吴泊的沼泽。不过实际上仍然可以向前,这条水运线一直到最前沿,然后接入另外一条线,也就是沿着黄河直接向北到沧州,然后转入南易河向西的水运线。
  整个北方前线基本上都能用水运连接。
  毕竟大宋朝经营这道防线已经一百多年,所有能想到的都做了,包括雄霸之间的地下通道。
  可惜,再好的防线终究得人来守。
  高阳关码头。
  旌旗猎猎,鼓乐齐鸣。
  “这个老头是谁?”
  王跃指着人山人海的岸边,一个正面带微笑,看着童贯登岸的老者,这个人同样也穿着紫袍,头上戴着平脚硬幞头,也就是大宋那造型别致的官帽,看起来得六十大多,反正比童贯年纪大。
  “种师道,保静军节度使,宣抚司都统制。”
  刘錡说道。
  “这个呢?”
  王跃指着种师道身边一个略微年轻些,但实际上也得六十的老头。
  此时童贯已经登岸,这些前来迎接的文武官员都在行礼,他们的船因为等级太低必须得等着,别看他们都是这郎那郎,甚至还有刘錡这样的,但实际上在这支巡边大军里面就是三条杂鱼,这种大场合在一边看着就行。
  “他弟弟种师中。”
  马扩说道。
  俩老头也算是老赵家的忠臣了。
  “那这个呢,话说这个家伙无耻的嘴脸很有几分我的风采。”
  王跃指着一个激动地就像见了亲爹一样,拉着童贯卑躬屈膝就差跪下了的,这个也是紫的,不过年纪要轻一些,看着也就五十出头,身边还跟着两个年轻的应该是子侄,直接就给童贯跪下了,估计要不是人太多,都能喊一声爷爷,这无耻嘴脸的确很有他的风采。
  “刘延庆父子,刘延庆,刘光国,刘光世。”
  刘錡说道。
  我大宋中兴名将啊!
  “这个不输刘延庆!”
  王跃指着另一个正奋力挤向前的说道。
  “辛兴宗。”
  回答他的是武松。
  “果然不愧为太师之忠犬啊!”
  王跃感慨道。
  “你这话最好别乱说,他两个弟弟辛企宗和辛永宗可是胜捷军大将,你以后怕是少不了要听他俩的,辛家兄弟的确是太师亲信,除了这三个还有道宗和其堂兄弟彦宗,都是军中宿将。”
  马扩说道。
  不过就在这时候,王跃却发现武松正目光复杂地看着岸上。
  他顺着武松的目光望去,就看见那些迎接童太师的人群中,一个估计官职较低不敢往大佬们中间挤,只好在后面等待机会的武将,后者正好转过头,也一下子盯上了他们,或者说盯上了武松。两个人就像一对死玻璃一样,一个船上一个岸边默默对视着,紧接着那人看了看童贯,确定还轮不到自己去拍马屁,索性转身走向了这边,很快在不远处站住。
  “哥哥如何到的此处?一别近年,可想煞兄弟了。”
  他拱手带着笑容对武松说道。
  “某乃出家人,将军不必再以旧日称呼。”
  武松缓缓说道。
  那人一脸尴尬,站在那里想说什么,但却又说不出口,只是很无奈地站在那里。
  而武松则转头看向另一边。
  王跃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很显然这个就是杨志了。
  此刻他身上也穿着官服,只不过和刘錡一样是绿色,不超过六品,实际上王跃也有官服,从九品怎么了,从九品也是官,当然,从九品也是绿色,所以这里全都是绿色……
  杂鱼的颜色。
  “下官承信郎王跃,这位将军是?”
  王跃拱手说道。
  “武功郎,河北路第四副将杨志。”
  后者拱手回答。
  “原来是位上官。”
  王跃一本正经地说道。
  然后刘錡和马扩二人纷纷和杨志见礼。
  好歹人家也是个从七品,河北路第四副将。
  之前马扩已经介绍过河北各军驻防情况,河北路总共三十七将,第四将的驻地是广信军,也就是徐水,这时候叫遂城,也算很近了,前来迎接一下童太师也是必须的。不过马扩也说过,各将的副将通常都会是知城或者知寨,杨志没有知城或者知寨是很难捞钱的,最多也就吃空饷,但他是副将,所以只能跟着正将分一份子。
  总的来说混得还是很惨。
  那个深得童太师器重,很明显属于美化。
  就在这时候,前面的大佬们终于拍完童太师马屁,杨志一看赶紧抛下他们跑了过去,恰好童贯也正在向这边看,一下子就看到了他,倒是的确还对他有点印象,很慈祥地朝他招了招手,杨志激动地跑过去……
  (感谢书友醉枫晚,打企鹅的小豆豆,老娘起不出名字,轩辕贵胄祖述尧舜,人生路去何方,晋安明月,梦想天天睡懒觉,骆驼*搭恩骑士,37033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