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十二章 你这个反贼

  大相国寺。
  一间客房内。
  王跃和疑似武松的独臂头陀坐在桌子两旁喝茶。
  他找到这人很容易,人家是来大相国寺访友的,随便找个光头一打听就直接带着过来了,实际上这座寺庙很大,里里外外好几重,那些外地到开封的游僧甚至客商多有在此居住。北宋是一个几乎完全的商业社会,只要能赚钱,基本上没什么顾忌的,大相国寺也一样开门迎客,这里除了办集市出名,其实还有一项在开封相当出名的……
  某位大师的菜烧的很好。
  不过不是斋菜。
  而是那猪肉做的堪称一绝,开封城内人人称赞大相国寺的猪肉宴。
  也不知道大师做完之后会不会先尝尝咸淡。
  “哥哥是武松?”
  王跃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人哑然一笑,随手从旁边拿过度牒扔给他。
  王跃赶紧拿过翻开,上面赫然写着武松的名字,还有出家前的籍贯,倒的确是清河县,准确说是河北东路恩州清河县,再就是出家后的寺庙,也是杭州六合寺,甚至还有目前的法号……
  武松。
  他居然法号也是武松。
  任性。
  王跃赶紧把度牒双手奉还。
  “兄弟其实是袭庆府奉符县人,说起来距梁山泊也不远,也算是久仰梁山好汉威名了,却不想哥哥倒是如此模样。”
  他感慨道。
  然后他看了看武松那张带着忧郁与沧桑的脸,真就跟古天乐版杨过在风陵渡亮相时候一样,不过气质还算可以,就是头陀的造型有点另类,按说他如今是有证的大师,完全没必要继续再扮头陀了。头陀通常是临时工,也就是那些有证的大师给一张戒牒,然后可以带发苦修,至于度牒在北宋后期虽然没那么紧俏,但一张算起来也得两百贯左右。
  有编制的和尚可不是谁都能当的,但有编制还继续做苦行僧……
  那就真是任性了。
  “威名?莫不是贼?”
  武松说道。
  “贼?”
  王跃微微一笑。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间的繁华,到头来却身披袈裟,伴这孤灯残蜡,是你错了吗?除暴安良,劫富济贫,有错吗?没错,这世道不公,好男儿岂能苟且坐视?那是谁错了?为何行侠仗义者反被诬为贼,渔肉百姓者却高踞庙堂?
  是这世道错了!
  既然错的是这世道,那谁又有资格说你们是贼?
  你们不是贼,那些祸国殃民,荼毒百姓的贪官污吏才是贼。”
  他紧接着说道。
  武松面无表情地端起茶杯,目光却温和了许多。
  “不该招安啊!”
  王跃探过头,一边用手指敲着桌子一边语重心长地低声说道。
  武松瞬间把茶杯重重地按在桌子上,紧接着那茶杯在他手中四分五裂,茶水在桌子上流淌开。
  有戏!
  王跃瞬间精神大振。
  “好好的绿林好汉做着,为何非要招安呢?
  要说是为了富贵,那兄弟我的确无话可说,可看哥哥如今所为,也并非是求那富贵的,再说如今这世道,若非原本就是富贵中人,如昨日兄弟身边的刘錡这般,否则要想富贵要么学文,去走那科举之路,成则富贵败则措大,要么如童贯身边那些人一样靠拍马屁,阿谀奉承来求之。
  然而如哥哥这般磊落男儿,又岂会如此辈般奴颜婢膝?
  既非为富贵,那为何要招安?为何要受那般鸟气?明明是一个快意恩仇,除暴安良的好汉,为何非要去给那些贪官污吏做鹰犬?
  到头来还是个兔死狗烹!
  这不是贱吗?”
  王跃继续刺激。
  “够了!”
  武松爆发般怒吼一声霍然起身。
  王跃像个得逞的阴谋家一样,端起已经震洒大半的茶杯,看着站在那里胸口急剧起伏的武松……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他紧接着补刀。
  “你就不怕某将你押送官府?”
  武松喝道。
  “那只是证明我看错人而已,不过我自信不会错的,世间岂有卖友求荣之武二郎?”
  王跃说道。
  武松瞬间就像泄了气般,一下子重新跌坐回座椅上。
  “我倒是很好奇,哥哥的身手我是领教了,以此可知其他诸位好汉的,如鲁智深这般,纵然胜捷军那些士兵也说他是勇猛无敌,像你们这般身手,是如何被张叔夜那些官军困住的?要说西军精锐,真心放出骑兵的确可能,可就张叔夜仓促募集的那些乌合之众,还能困住你们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再说就算你们不得不招安,去江南一路上有的是机会离开,那又为何非得去与方腊拼命,最后折损那么多兄弟?
  话说你们还剩下多少人?”
  王跃问道。
  “不足半数!”
  武松恨恨地说道。
  说话间他还狠狠拍了一把桌子,这张可怜的桌子估计再来一下就该散架了。
  “至于张叔夜困住我等,那不过是宋公明与那张叔夜合伙演戏。
  他与吴学究早就瞒着众兄弟,与其联络好了,故意带着兄弟们入陷阱,再哄着兄弟们不得不招安,我与鲁提辖,史进等兄弟不愿意,但杨志,关胜等兄弟都同意,若是闹起来反而失了义气,不得已也就只得答应。
  至于去江南,也是被他花言巧语哄骗了。
  直到打完方腊,看他得了个官职后的嘴脸,兄弟们才悔之晚矣。
  那时候史进兄弟差点与其火并,被拉住后与其割袍断义,独自一人回乡,我因与那方七佛大战折损了一条手臂,被他丢在了杭州。鲁提辖也心灰意冷,正好留下与我作伴,却不想倒是他先故去,葬了他之后我也就四海为家了,如今想想当初真是瞎了眼,居然信了这样一个狗东西。”
  他接着说道。
  “看看,这才是会谋富贵的,他的确不是英雄好汉,但却是会谋富贵的,踩着兄弟们的死尸,他终究还是换来一顶官帽,若是再继续拍上官马屁,以后少不了继续升官发财。
  只是可惜了那些好汉们!”
  王跃感慨道。
  这就可以解释宋江这帮人为何横行河朔,却那么简简单单就被解决。
  话说这宋江是个人物啊,杀人放火盼招安啊,先聚起一帮能打的,把阵势搞起来闹大了,再找个文官联络好设计把兄弟们逼到陷阱,然后再顺势逼其接受招安,用兄弟们的人头来换取他的富贵。一个团练使加上楚州兵马都监,这虽然在王跃看来的确不是什么大官,但原本也是他一个小吏无法企及的。
  他是吏。
  押司就是县衙里的秘书,一个县好几个呢!
  但依然是庶民,连衣服都只能穿黑色的,虽然理论上吏也有可能通过各种手段,然后得到提拔做官,但也只能限于那些最低级的官职。
  而团练使是从五品。
  原本他这辈子连想都不敢想的。
  “他如今还活着吗?”
  王跃问道。
  “路过楚州时还在,某不想再见他也没去看过。”
  武松说道。
  “这样的人还不一刀砍死,难道还留着恶心人吗?”
  王跃不满地说道。
  很显然宋江被毒死这种事情并没发生,毕竟这也不是水浒传时空,他会不会被毒死还难说,不过也可能是还没到时候,真要算起来距离解决方腊,也才仅仅过去几个月而已,方腊是去年八月才凌迟,宋江就算封官也就是七八月间,才不过大半年而已。
  “终究兄弟一场,事已至此,随他去吧。”
  武松叹了口气说道。
  “这可不像哥哥能说出的话,对付此等小人,就该干脆给他一刀,以祭奠那些死去的兄弟,你与他兄弟一场,不想脏了手,哪天兄弟我去,我倒要看看这厮是何等狼心狗肺。”
  王跃愤慨地说道。
  武松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不过兄弟此来,倒是有事相求。”
  王跃说道。
  砍死宋江什么的,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就算真砍死也是以后的,但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说,你我也算投缘,有用得着某之处尽管开口。”
  武松爽快地说道。
  “不瞒哥哥,兄弟我其实刚刚入了胜捷军,即将随童贯开赴河北,此去少不了大战一场,以我估计,少不了要大败一场,我虽然有些武艺,但战场之上千军万马终究不光是有武艺就行。我想请哥哥随我一起,这样也好有个照应,别到时候死在战场上,咱们兄弟联手,战场之上保命足够。”
  王跃说道。
  “某兄弟三十六人,被童贯利用去打方腊,最后活下来不足二十个,如今正后悔之时,你却要某再跟着你,随那童贯去打辽人?”
  武松盯着他,一脸不满地说道。
  “哥哥莫急,且听我道来。”
  王跃说道。
  (感谢书友裕满堂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