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二十八章 刺杀失败

  黎明的微光中王跃静静潜伏着。
  此刻的他正浑身插满了草和灌木,一动不动地坐着,恍如一簇生了野草的灌木,而在他屁股下面是河岸坍塌形成的峭壁,两旁还有很多这样一簇簇的灌木和野草,他前方是河水蚀刻出来的深沟。
  这条河直通拒马河,这条深沟也会一直通到拒马河。
  耶律大石带着他的精锐骑兵,就是在这条深沟内游牧等待,水草丰茂的河滩上有足够牧草,大队骑兵行动也不会带起尘埃,曲折的河道阻断前后视线,本身在下陷的河床外面也看不见,只需要在外围放出警戒,避免有无意中闯入的就可以确保无人知道。
  他们甚至都不用生火。
  这些来自契丹和奚族的士兵吃肉干喝羊奶,晚上不会有火光暴露行踪,白天同样也不会有烟被人发现。
  他们就像隐形一般。
  “可怜的童太师!”
  王跃再次为童太师的噩运默哀。
  远处的军营中,那些已经起来的骑兵吃完早饭,纷纷收好帐篷上马,一支庞大的骑兵洪流迅速汇聚,他们最少也是一人两匹马,如果这真是两千骑兵,那么至少也得五千匹马,在狭窄的河床上几乎看不到尽头。
  很快前锋就开始向前。
  而浑身都插满伪装的王跃,继续默默地坐在那里,看着他们在近在咫尺的下面经过。
  这些骑兵装备精良,身上带着刀和弓箭,而副马上全都驮着札甲,甚至都带着顿颈,再就是主要用于战场的长矛和鞭锏锤。
  宋辽装备上实际差不多。
  这段时期是东方冷兵器的巅峰,重甲化,钝器化,冲击骑兵化,哪怕步兵也是铁罐头化,事实上这时候战场上用短刀就是搞笑,无论哪一方战场上都是玩重量破甲的钝器。鞭锏是主流,锤是备用,连枷也很受欢迎,狼牙棒这个属于真正精锐的配置,铁挝,杵棒也不稀罕,哪怕锥枪也是铁的才够威风,而步兵除了永恒不变的长矛之外,长柄斧,长柄大刀同样是主流。
  尤其是长柄斧。
  金兀术评价的,宋军两大利器,神臂弓,大斧。
  面对越来越重的铠甲,尤其是还有冷锻甲这类表面硬度都赶上箭头甚至刀刃的东西,就只能上这些。
  骑兵的前锋很快过去,后面的中军开始接近。
  这时候天边已经出现了一点朝霞的红色,汹涌向前的骑兵洪流中间,是一杆代表着中军的旌纛,在那旌纛下方一个中年人面无表情地骑在马上……
  “玛的,我早该想到了。”
  王跃暗骂了一句。
  这是昨天早晨在新城的那个。
  很显然昨天他们越过界河时候,就已经进入耶律大石的监视,而且后者迅速定下了这个计划。
  不过已经顾不上想这些了,他深吸一口气进入临战状态。
  耶律大石毫无察觉,实际上就算是白天,想要发现王跃都很难,这道河岸坍塌形成的峭壁上,像这样的灌木丛太多了,更何况这才黎明,本来就很暗,除非走到跟前扒拉一把,否则根本不会有人发现。
  这个伏击点也是王跃精心挑选,一则这里最窄,大概也就五十米宽,二则这里的河水拐弯,然后冲刷出一片深水区,耶律大石必须走他前面的河岸,这片河岸最多也就能让三名骑兵并行,不过其他骑兵可以在深水区前涉水走另一边,只是那里因为积水是一片沼泽而已。
  但无论如何,都能够给他一个宝贵的刺杀机会。
  头顶是大片的密林,同样也能给他提供逃跑的机会。
  耶律大石继续向前。
  王跃屏住呼吸,双腿向后蹬,就像准备扑击的猎豹般蓄势待发。
  天空中一群野鸭蓦然飞过,就在耶律大石抬头看的瞬间,王跃就像释放的弹簧般骤然扑出,居高临下利用强悍的弹跳,双手紧握消防斧凌空扑落……
  “刺客!”
  耶律大石身旁一人立刻发出了惊叫。
  几乎同时他手中马鞭甩出,但这时候已经晚了,本来就比耶律大石拖后半个马身的他,出手的瞬间王跃就已经从他马头上方掠过,那马鞭只是卷住了王跃的双脚。而就在同时,半空中的王跃手中消防斧对着耶律大石当头劈落,黎明的昏暗中隐约划出一道寒光。
  但耶律大石的反应极快,听到惊叫的瞬间转头拔刀向外横扫。
  刀刃正撞上了斧刃。
  但下一刻那刀断成了两截。
  王跃手中消防斧继续落下,在耶律大石惊愕的目光中,正中他的肩头,在铁甲的断裂中砍进他的肩膀……
  “啊!”
  王跃身后响起一声尖叫。
  就在同时他感觉一股拉扯的力量向后猛拖,原本都要撞上耶律大石的他在半空坠落。
  那已经砍进耶律大石肩膀的消防斧,原本斜向下继续劈开他胸口的趋势,变成了向外脱离,然后带着鲜血擦着他的锁骨离开了他的身体,带着在铁甲上擦出的火星落在了他的马头,瞬间又划断了半个马脖子。耶律大石的惨叫,战马的悲鸣,和王跃的惊叫,后面那人的吼声,在同一刻的河滩回荡,然后他们一同倒在了河滩上。
  “玛的!”
  王跃悲愤地骂了一句。
  紧接着他就要站起,他前面因为战马倒下,同样倒在河滩的耶律大石也正在挣扎着站起。
  但就在同时王跃身后那人一下子扑向了他。
  来不及爬起的王跃,一脚蹬在他胸前,这人惨叫着倒飞出去。
  但耶律大石却趁机站起,已经受伤的他径直冲向河水。
  王跃手中消防斧刚要甩出,半空中那面旌纛砸落,他侧身避开一把抓住,消防斧瞬间砍断旗杆,王跃抓住带矛头的前端直刺耶律大石。但后者此时已经跳入水中,很干脆的一头扎下深水,就在同时河水另一边十几名士兵举起弓箭,王跃毫不犹豫地甩出旌纛,在对面一片弓弦响起同时扑到马后。
  十几支箭同时射进已经死了的马背。
  但就在同时,后面的骑兵也举起了弓箭,王跃一转头顺手拖过了那个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当盾牌。
  那些骑兵立刻停下。
  “射,射死他!”
  已经到了另一边的耶律大石吼道。
  说完他筋疲力尽地躺在河滩上。
  数十支利箭瞬间飞来,好在王跃还有一匹马,他无语地拎着肉盾迅速靠到了肉盾的那匹马上。
  然后这匹马也变成了刺猬。
  “停下,别伤了我妹妹!”
  对面的人群后突然一声暴怒的吼声。
  王跃愕然地看着肉盾,他这才感觉自己抓的位置手感不对,那肉盾实际上还清醒着,但没有看他,而是转头颇有些哀伤地看着耶律大石,而就在此时那些原本准备再射的骑兵也犹豫了一下。
  “射死他!”
  耶律大石再次喝道。
  “放下弓箭,谁敢放箭伤了我妹妹,我要他狗命!”
  那人吼道。
  肉盾的眼睛里泪水流下。
  王跃突然举着肉盾站起来,另一只手中还拿着肉盾马上的盾牌。
  “大石林牙,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一个女人,为了救你不惜冒死,你总得考虑一下人家的安危,你们看这样如何,我的身份你也知道,不如我带着她回涿州,然后在涿州放了她,咱们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如何?要不然让外人知道你受了重伤,你们的军心可就散了,说不定还会有别人乘人之危,那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为何不来个你好我好大家好?”
  他用真诚的声音说道。
  说话间他后背靠上了峭壁。
  (感谢书友白孟超,将君辰,轩辕贵胄祖述尧舜,hmht,汉族网麦冬,晋安明月,yuyueyu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