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99.龙与巨人

  提尔看着身前高耸的石塔,他随手将白色的袍子扔到街道上。
  此刻的他下半身穿着银质裙甲,而上半身的肌肉轮廓完全裸露,左手握着一把短剑。
  短剑是正义,裙甲是荣耀。
  按照他原来的计划,他现在应该没有拿着正义短剑,而是更加强大的战争长剑,上半身也会穿着勇气胸甲,头上戴着契约头盔。
  如果没有出现意外,他窃取到的力量就不会只有原定的三分之一左右,旧神力量对他理智的破坏和性格的扭曲会减轻许多,
  可惜了。
  不过即使知道自己会走到这里,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受到了精神侵染的影响,他也不可能回头。
  他也不打算回头。
  战争之神不可能拒绝唾手可得的胜利,更不可能畏惧失败。
  他见过伏提庚,即使计划顺利,他也很难说自己就能够战胜那条邪龙了,不过好在他的敌人只是白龙之子。
  伏提庚之所以是统治了半个大陆的魔王,不是因为什么血脉,天赋,而是因为他是伏提庚,仅此而已。
  他不觉得乔治能从他的父亲继承除了姓氏以外的东西。
  高塔之上,白龙俯身。
  白色巨龙算上尾巴大概有接近三十米长,然而其背部离地面的高度只有五米左右,庞大的身形不显得臃肿,其骨骼和肌肉结构反而能给人一种轻盈的感觉。
  白龙轻巧的从塔上跃下,轻轻挥动宽大的双翼,气浪吹飞碎石和沙尘,龙蹄踩在平整的石地上,发出的声音微弱的如同这只是一只金雕停在了树枝。
  在城市的中央,无数建筑林立之处,夜色笼罩之下,乔治·潘德拉贡俯视着身前的小人。
  巨龙收拢起双翼:
  “你是谁?”
  提尔挥了挥短剑:
  “我叫提尔,是要把你的龙首斩下挂在壁橱上的人。”
  乔治直接转身一个摆尾,白色坚硬长鞭撕裂空气,带起一阵音爆,在石砖上留下一道深半米,长约十米的裂痕。
  在龙尾挥动的瞬间,提尔飞快精确地用短剑弹开了乔治的攻击,但他也被这股力量推飞了出去,不过他仅在空中微微调整了下弧度,就平稳安全地落回地面。
  白龙蹲坐在原地,尾巴中空中不断晃来晃去:
  “这点力量,也敢叫嚣着挑战我?”
  提尔回答道:
  “我可不是在挑战你,而是要杀死你。”
  白龙变换姿态四足站立,修长的身体彻底伸展开来,低着硕大的龙首:
  “就凭你?”
  提尔说道:
  “小龙,我见过你的父亲,如果此刻站着面前的是他,我不会意外他说出这句话,不过就算是他,我也会让他收回这句话。”
  狰狞的龙牙外露出来,巨龙感到十分可笑:
  “你?”
  提尔举起左手上的短剑:
  “这把剑叫做正义之剑。”
  乔治说道:
  “你要消灭我这条邪恶的巨龙?”
  提尔回道:
  “不,我是想告诉你,这把剑会随着使用者心中的正义而越发强大,一个真正的英雄只要握住这把剑,哪怕他只是个凡人,也能获得比肩传奇的力量。”
  白龙打了个鼻鼾:
  “呵,要是真如你所说的,这个世界上的传奇会有多少?”
  提尔讽刺一笑:
  “我说的可是真正的英雄?从精神,心智和行为,乃至于灵魂都满足条件的英雄,这个大陆上估计都不会超过十个,而且我手中的这把剑也不是属于凡间的武器。
  “它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心中对正义嗤之以鼻的人完全无法得到它的力量,而如果握剑之人邪恶透顶,那么它反而会削弱使用者的力量。”
  说完,提尔将正义之剑插入地面,然后松开左手,面向白龙。
  “小龙,来吧。”
  提尔的身躯在神力的加持下等比例放大,巨化到接近8米高,他举起双手,奔跑着冲向白龙。
  白龙一跃而起,纤细的双翼以恒定速度拍打着,巨大的身躯在低空高速划过,白龙经过的地方都留下残影和飘零的雪花,他直接飞到了提尔的面前,用一只龙爪按着提尔的肩膀,另一爪整个扣住提尔的脑袋,将他压在了地上。
  提尔此刻没有运用任何花哨的拳法和格斗技巧,以最原始的肉体碰撞发起了反击,肘击,肩撞,嘶咬,怒吼,所有的攻击都是人形生物所能达到的最高效动作。
  巨人和白龙在地上就像是醉汉和野兽一样扭打翻滚着,他们每一次碰撞都会让地面坍塌一点,或者催毁掉一座建筑物。
  好在乔治一早就遣散了周围的居民,只留下了骑士团的成员,不然光是这几秒内他们的余波就会害死数十个平民。
  巨龙找到机会将提尔压在身下,对着他的头颅张开了喉咙,尖锐冰柱和携带着极度低温的气流冲向了提尔的面门,将他的整个头部都化作了冰雕。
  “你这是在挑战提尔的……”提尔的脸上爆发出紫色光芒,崩碎冰层,“荣耀。”
  紫色光芒流遍提尔的皮肤,刚刚战斗中留下的伤害都完全消失了。
  这便是提尔的荣耀所拥有的能力,每过三十秒,就能修复自己身上的所有非致命伤。
  这就是说如果敌人没有造成致命伤,或者拥有克制提尔的荣耀的能力,就无法通过积累伤势来解决他。
  刚刚和白龙那看似儿戏的交手,实则每一次攻击都对准了对方最凶险的地方,提尔通过这种方法试验能否凭借自己永远充沛的体力来战胜他。
  显然不行,巨龙最强大的武器就是他们的身体,而白龙的强项虽然不是肉体,但这不代表他们的肉体就是弱势了。
  所有人都只记得白龙的寒霜,是因为相对于强大的身体寒霜更能体现白龙的独特,而非寒霜更加危险。
  虽然提尔不想继续近战了,但乔治却没打算放过他,他凭借比提尔灵活和矫健数倍的身体,在七八层高的建筑中穿行,绕道了提尔的身后,龙爪伸向提尔的后颈。
  提尔只是微微低头,让龙爪带出一条血痕,紫光再次流动,伤势完全恢复。
  男人扭了扭脖子: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