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22.白龙与白狮

  赫文露出了为难地神色:
  “其实我的确遇到了一点麻烦,虽然骑士团的人一直都和我们教会不对付,但既然我都到了弗斯城,我也不想和骑士团那群人起冲突,本来我也是想和他们做点生意的。”
  赫文说的好像是他真的十分讨厌骑士团一样,但亚历克知道这群商人眼中估计只要金钱,不过主教可不管那么多,给了他钱,就是原初之火最虔诚的信徒了。
  “难道他们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主教大人关切地问道。
  赫文满脸担忧道:
  “唉,我来到这里没多久,乔治大人的首席学徒艾贝尔就对我出言不逊,我们在争执起了冲突,现在他一定在想着如何对付我吧。”
  赫文并没有提到荷拉的事情。
  亚历克狠狠地拍了下扶手:
  “岂有此理!艾贝尔竟然对无辜的市民做出这种事情,你等着,我马上就联系乔治,让他亲自带着艾贝尔来向你道歉。”
  赫文轻咳两声:
  “其实他已经和我道歉了,我小小地威胁了一下他。”
  亚历克眼皮一跳,威胁骑士长学徒,这个商人也是个狠角色:
  “那你是想。”
  赫文解释道:
  “我希望教会能够绕过乔治的学徒之类的人,直接帮我引见一下纯白骑士大人,我有一笔大生意要和他谈。”
  “私下谈。”赫文补充道。
  主教疑惑道:
  “发生了这些事情,你还想和他做生意,为什么不和教会做,我们在弗斯的势力不比骑士团弱多少。”
  赫文眨眨眼,义正言辞道:
  “我和骑士团谈生意,是要赚他们的钱,而以我和教会的关系,我直接将钱捐给教会就行了。”
  亚历克根本没信他的鬼话,但还是点了点头:
  “好,莱特先生,我现在就替你安排这件事情,有消息的话,我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两人同时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次日,纯白之塔五层。
  次席学徒梅奥放下报纸,喝了一口茶,问道:
  “有什么新消息吗?”
  和他出自同一家族的肖恩站在他面前,如同一位仆人一样
  肖恩回答:
  “似乎有一位叫做莱特的家伙,仗着自己有几个小钱,就对乔治大人出言不逊,据我的线人说,艾贝尔似乎想要去惩罚一下这个家伙,我们用不用先一步下手。”
  “有几个小钱?你确定是叫做莱特?”
  “嗯,没错。”
  “他是不是有一头短发的年轻男子?”
  “对,您已经知道了?”
  梅奥没说什么,将桌上的报纸摊开来,上面赫然写着一排大字。
  “慷慨的富商莱特先生捐赠5亿帮助教堂扩建,主教大人称此乃天大的善举,莱特先生是最虔诚的信徒。”
  下面还有一张赫文和亚历克握手的照片,双方看起来都很满意。
  梅奥冷笑着说道:
  “别再找那个线人了。”
  纯白之塔八层。
  艾贝尔则是在自己的房内不断渡步,整个脸都阴沉了下来。
  马吉一句话都不敢说。
  “可恶,可恶,可恶!”艾贝尔咬牙切齿道,“这个莱特的动作怎么会这么快,那我现在在其他人的眼中,不就是个傻子吗?”
  马吉问道:
  “那我们还去不去请罪?”
  艾贝尔怒道:
  “请个屁!”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艾贝尔深吸了口气,吩咐道:
  “你去找我的父亲,让他派点人去调查一下莱特的背景,他到底是哪国人,经营着什么产业,他到底有多少钱,还有最重要的,他有什么弱点和秘密可以利用。
  “如果不能变成朋友,那么必需做好和敌人发起战争的准备。”
  而此时,赫文也在纯白之塔内,而且是在塔的最顶层。
  乔治骑士正坐在他的对面。
  赫文喝了口红酒:
  “嗯,这是沃顿的埃德尔庄园产的吧,不过现在随着机械和煤炭电力的扩张,我记得现在的葡萄园是一年比一年小啊。”
  乔治感叹道:
  “是啊,要知道在过去,埃德尔的红酒可是供应给沃顿半城的贵族的,现在却成了稀缺货,不过莱特先生,你不是来这里品酒的吧。”
  赫文回答道:
  “说不定我只是想和尊敬的纯白骑士大人见一面,好好喝喝酒,聊聊天。”
  “这可不像是原初之火最虔诚的信徒啊,莱特先生。”
  赫文站起身来,看向窗外:
  “这里似乎能够看见原初之火的教堂啊。”
  乔治笑道:
  “因为这里是弗斯城最高的地方。”
  赫文说道:
  “但很快就不再是了,最高的地方会变成的教堂的一座附属塔楼。”
  乔治回应道:
  “这多亏了莱特先生的慷慨支持啊。”
  赫文摇了摇头:
  “我只是提了一句,但是主教先生却没有丝毫犹豫,他似乎已经为此刻准备了多时了。”
  这是谎言,但不会有任何人戳破。
  乔治走到了赫文的身旁道:
  “的确有人看不惯纯白之塔高耸与此很久,不过看来,莱特先生并不像是传闻中的那么虔诚吗?”
  赫文摆了摆手:
  “原初之火行事过于嚣张了,不过也是,对于已经成为了数个国家的主要教会的原初之火,柏格兰无疑是块巨大的蛋糕,一块没有主人的蛋糕。”
  乔治不满地提醒道:
  “柏格兰有她的主人。”
  赫文点了点头:
  “龙之王的确让人心生敬佩,如果他还清醒着,活圣人看见他都会夹着尾巴逃跑吧。”
  “哼,知道就好。”
  “但是他已经陷入沉睡了,不是吗?”
  乔治眼神中有一丝怒意:
  “注意你的言行。”
  赫文转头,微笑着看着乔治:
  “不然呢?白龙。”
  乔治的怒意瞬间消退,冷着脸问道:
  “你是谁?莱特先生。”
  莱特摇了摇手指:
  “你应该问我们是谁?”
  “你们?”
  赫文语气十分真诚:
  “坦诚和信任是合作的基础,白龙先生,我们是隐秘于暗处,却仍然保持着洁白的神圣猛兽。”
  “白狮会?”
  赫文点头。
  这是谎言,但不会有人拆穿。
  “既然教会需要面子,我们就让教会把每一份钱都花在维持面子上,而我们可以谈一笔真正的大生意,能让骑士团的真正强大起来的生意。”
  乔治嗤之以鼻:
  “哦,你这么好心?你想要什么?”
  “白龙的血。”
  乔治怒笑道:
  “不可能。”
  “也许你愿意听听我们的计划,虽然大家都说你是因为过去受国王怀疑,才被发配到这里的,但我们都知道,你的任务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