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23.白龙之殇

  赫文需要花掉大笔的钱,这是计划里最简单的一部分。
  但是没有人会觉得一个随便送钱是聪明人,他还要让人觉得自己是一个优秀的商人,一个图谋深远,一个有着自己欲望的人。
  这样别人才会对他放下戒心,将注意力集中在他伪造出来的目的上。
  白发少女伊妮德陪着赫文在纯白之塔地下三层漫步着。
  “我听说莱特先生还有一位侄女,她今天没有陪你一起来吗。”
  “她还是个孩子,不适合来这种地方。”
  伊妮德疑惑着歪着头:
  “如果她只是个孩子,您为什么要带着她四处旅游,这种生活同样不适合一个孩子吧。”
  赫文面露忧郁:
  “可能是因为,我是她唯一能够依靠的人了吧。”
  伊妮德的神情一下正经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这个样子。”
  赫文摆摆手:
  “没事,我们早已习惯了。”
  “如果方便的话,我能上你家拜访吗,我也想见见您的侄女。”
  赫文点点头:
  “当然可以,不过我不在的时候,荷拉不能出门,毕竟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难免会有许多人对他动歪心思。”
  “即使我是荣誉骑士也不行吗”伊妮德问道。
  虽然伊妮德是乔治的骑士学徒,但她的技艺却比绝大多数正式骑士都要高超。
  初步踏入骑士之道的被称作骑士学徒,接着就是能够加入骑士团的正式骑士。
  而在这之上,则是能够为弱小战斗的英勇骑士,接着是有着自己原则和坚持的荣誉骑士,最后是能够为了正义和公理奋战至死的公正骑士。
  不过所谓的实力不是一场战斗的全部,状态,技艺,智谋,武器,道具,运气,都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毕竟如果战力强大就能胜利,大家还打什么,再者说,如果弱者不能战胜强者,那么暴力和罪恶必然会占领这个世界。
  不过对于传奇,跨阶段战斗就没那么容易了,每一位传奇正如其称呼一般,都是活着的传说。
  据说当初亚瑟王的二十四个骑士团的团长都是传奇,这是一个及其夸张的数字。
  因为现在的十二骑士长只有5名传奇,当初和活圣人对战的8位骑士长中只有两名传奇,不过其中一位却被活圣人狠狠地重伤了。
  赫文记得在他遇害之前,算上自己,众所周知的应该有13位传奇猎魔人,不过他们都各自为伍,并不算什么势力。
  赫文没有说你也不值得信任之类的话,而是合理地拒绝道:
  “即使是伊妮德,也很难在我的敌人手下保护住其他人的性命。”
  伊妮德说道:
  “但是我们骑士比其他的职业要更加擅于守护弱小和对抗强敌。”
  赫文眼神中露出痛彻心扉的悲伤:
  “曾经我的身边有着更加强大的守护者,但我仍然失去了一些很重要的人。”
  伊妮德心中一怔,那是一对何等饱经沧桑的淡蓝色眼眸啊,少女瞬间就沉浸于其中。
  她瞬间就想象出了赫文的过去。白手起家,遇到了一生所爱,挚爱却被仇人害死,接着完成复仇,他的心再次陷入无尽的悲伤和空洞,直到遇到那个和自己如此相像,无依无靠的女孩……
  看到伊妮德红着眼眶,用复杂且感性地眼神望着自己,赫文有些蒙住了,他不过是找了个借口,少女却一瞬间好像被深深触动了一样。
  赫文挠了挠下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好像是件好事,那就没事了。
  白发少女心疼的抽抽鼻子:
  “不好意思……”
  少女声音哽咽,说不出话。
  女孩似乎已经被自己的妄想完全打动了。
  赫文已经陷入了完全的懵逼之中,他连忙换个话题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话说回来,我还没询问伊妮德小姐,你也是乔治的侄女吧?”
  伊妮德点点头,慢慢平复自己的心情:
  “没错,所以我们家族的身体内也存在着白龙之血,不过犹豫太过于稀薄,这份血脉只能让我比寻常人天赋好点,而且还会有许多副作用。”
  “什么副作用?”
  少女拿出手帕,擦了擦眼睛:
  “我的母亲似乎被白龙之血影响,变成了一个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打败和放弃的强者,但是她似乎很难真的爱上别人。”
  说道这里,少女的神色有些落寞。
  “唉。”赫文轻叹一声,但他没有什么资格去劝道别人。
  少女重新展露笑容:
  “很多人都说,母亲缺失的感情全都继承给我了,因此我才会如此的多愁善感,我很容易因为别人的行为影响到自己的情绪和行为。”
  赫文皱了下眉头,女强人母亲和敏感的女儿,这是一对十分糟糕的组合啊。
  赫文问道:
  “那你的父亲呢?他没有白龙血脉吧,他是怎样的人呢?”
  伊妮德收敛了笑容:
  “一个懦弱的男人。”
  “在大法官阁下面前,也很少有男人能够强硬起来吧。”
  伊妮德摇摇头:
  “如果是莱特先生,我相信你在母亲面前也会和往常一般。”
  赫文尴尬地笑笑,被拿去和别人父亲比较,就算是他也会不太好意思。
  伊妮德看着赫文的表情,噗嗤一笑,解释道:
  “如果莱特先生是我的父亲,我也不会反对啦?”
  赫文突然意识到某个事实:
  “你的父母他们?”
  “他们很早就离婚了,在母亲年轻的时候,没有人能够想象到她会成为大法官,包括她自己,所以她就和一个同样平庸的男人联姻了。”
  赫文接道:
  “然而平庸的只有一个。”
  伊妮德点点头:
  “他们的不和是从一开始最注定的,两人既不相爱,也不理解,不是夫妻,不是朋友,只是两个熟人罢了。
  “再加上父亲受不了呆在家里的压力,常常出去找女人玩,母亲也看不起扶不上墙的父亲,隔三差五就对他恶言相向,在我五岁的时候,他们就彻底离婚了。
  “白龙之血不仅让我比其他人更强大,也让我更早的成熟,让我更早的意识到他们破碎的关系。”
  “我们不能决定自己的出身,只能控制我们的未来。”赫文感叹道。
  少女的笑声如银铃般响起:
  “我知道自己的家世被许许多多的人羡慕,但是我时不时也会幻想,如果我的体内没有这股白龙之血,会不会过得更加开心呢?”